首页 / 民间故事 / 哥儿仨与蛇精的故事

哥儿仨与蛇精的故事

哥儿仨与蛇精的故事 [日本]

从前,有兄弟三个。老大叫太郎,老二叫次郎,老三叫三郎。他们在山沟里长大,靠猎熊捕虎过日子,都练就了一身好本领,成了使用刀、枪、弓箭的名手。

那时候,深山里有片长满了梨树和栗子树的地方。可是,进山去摘梨和捡栗子的人,不是失踪就是死亡,总是有去无回。所以,人们管那座山叫葬身岭传说那里有一个吃人的妖精。

有一天,太郎自告奋勇要去除妖,他肩上挎着弓箭,腰里插着钢刀,便匆忙上路了。他翻山越岭,走了一程又一程。他来到一条峡谷里,发现在一块大岩石上有一座很简陋的小茅屋,茅屋前坐着一个白发老婆婆,正在摇着纺车纺棉线。

喂,大哥,到哪儿去呀?XIAOxiaoEDU.com/小小教育儿童故事/哥儿仨与蛇精的故事

老婆婆问道。

我去深山除妖精。

可不能去哟!

老婆婆用嘶哑的嗓音说道,过去进山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你还年轻,赶快回家吧,别去白白送命啦!

不,我一定要去!老婆婆,请你告诉我这路怎么走。

你一定要去吗?

是的,不管怎样也要去。

咳,太任性了。我的话你可以不听,不过,希望你听听前面溪流的呼唤声,自己再拿主意,我这可是好意呀!

太郎微笑着,谢绝了她的劝告,毫不畏惧地向前走去。一会儿,来到了溪流旁。湍急的溪流哗哗地唱道:赶快回家!哗啦啦

迅速回家!哗啦啦

什么回家回家的!

太郎啪地一声拍了一下刀鞘,又嘣地一声拉了一下肩上的弓弦,毫无惧色,一直朝前走去。不一会儿,又来到了一片竹林边。竹林迎着风沙沙地唱道:赶快回家!沙啦啦

迅速回家!沙啦啦

什么回家回家呀!

太郎又啪地一声拍了一下腰间的刀鞘,嘣地一声拉丁一下肩上的弓弦,毫无顾忌地朝前走去。下一会儿,他又来到了一个深潭旁。潭上有一座独木桥,桥下的水面上漂着一个葫芦,葫芦一起一落地唱道:后退,后退!嗨啦啦

回家,回家!嗨啦啦

太郎觉得一路平安,早已把老婆婆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他心想,前面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于是毫不理会,迈开大步朝葬身岭

奔去。不大工夫,便走进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树林。树林茂密的枝叶纵横交错,阴森怕人。突然间周围又变得明亮起来,他没走多远,只见林中出现了一片荒凉的沼泽。水边草地上站着一个女子,两只眼睛闪着青光。

年轻人,请问你到哪儿去?

女子微微笑着问道。她的笑容显得非常漂亮,妖艳迷人。太郎一下子被她迷住了,便忐忑不安地回答说:进深山来除妖精。

啊,那深山还远着哩,请在这儿歇歇脚吧!

那女子说着,便坐了下来。

太郎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

站着干啥?还不快坐下歇歇。

女子说。

太郎解下肩上的弓箭,坐了下来。那女子凑近他身边,又说:坐着不如躺下好,请躺下睡一觉吧!

太郎放下刀,刚一躺下,那女子叫了一声亲爱的!

一下子现了原形,变成一条大蛇,把太郎紧紧地缠住了

次郎和三郎在家里等呀等呀的,不见太郎回来,次郎便要去接应哥哥。

咱们俩一块儿去吧。

三郎说。

不用,妖精没有什么了不起。你留在家里做做饭什么的,等我们回来。

次郎也勇敢地向葬身岭奔去。

他走了一程又一程,也来到了小茅屋前边。

站住!

老婆婆果断地向次郎喊道。她苦口婆心地劝次郎回去,但他只是微微一笑。

次郎继续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他听到了溪流的歌声:后退,后退!哗啦啦

回家,回家!哗啦啦

次郎照旧朝前走,不一会儿,又听到了竹林的歌声:后退,后退!沙啦啦

回家,回家!沙啦啦

他还是朝前走,又过了一会儿,听到了葫芦的歌声:后退,后退!嗨啦啦

回家,回家!嗨啦啦

次郎仍一步不停地朝前走,很快便闯进深山老林,登上了葬身岭

次郎和太郎一样,也再没有回来。

最后,三郎又朝葬身岭奔去。

与两个哥哥相比,三郎的武艺并不怎么高强,但他的耳朵像兔子一样机警,鼻子像猎犬一样灵敏,眼睛像山鹰一般犀利。他走到峡谷中的小茅屋前,也像哥哥一样,向白发老婆婆打听了去葬身岭的路。老婆婆目不转睛地看着三郎,微笑着说:孩子,你进深山除妖,我很放心。

飞溅奔腾的溪流唱起欢乐的歌儿:前进,前进!哗啦啦

上山,上山!哗啦啦

欢腾的竹林也随风唱起愉快的歌儿:前进,前进!沙啦啦

上山,上山!沙啦啦

独木桥下漂舞的葫芦也唱起胜利的歌儿:前进,前进!嗨啦啦

上山,上山!嗨啦啦

就这样,三郎进入茂密的深山老林,走近了沼泽。沼泽边上也站着那个妖艳迷人的女子。

三郎先生,你到哪儿去?

女子问道,接着又微微一笑。

哎,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真奇怪!

正当三郎疑虑不安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走到他跟前:你要去除妖精的那座山还远着哪,请先在这里歇歇脚吧!

三郎十分警觉,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站着干啥,还不快坐下。

女子催促着,三郎便假意坐了下来。

坐着不如躺下好,请躺下睡一觉吧!

那女子说着,便把身子靠近了三郎。三郎真地躺下来,但他闭上右眼的时候,就睁开左眼;闭上左眼,就睁开右眼,紧盯着这个可疑的女人,手里紧握着刀把。那女子迫不及待地突然扑过去,又要搂抱三郎

哎呀!

只听她尖叫一声,仰面倒在地上。她的嘴被刀刺破,鲜血直流。三郎拿着沾满血的钢刀站了起来:妖精,快还我两个哥哥!

话音未落,三郎的钢刀已刺进了那女子的腹部。

那女子转眼间变成了一条大蛇,疼得直打滚。三郎接着又用刀划开了它的肚子,救出了奄奄一息的太郎和次郎,大蛇很快便死去了。

后来发现,在沼泽边上一棵大树的背后,人和各种野兽的骨头堆成了小山,还有许多生了锈的刀、枪和箭簇等。

葬身岭上的大蛇被劈死了。附近的老百姓再也不必担惊受怕,可以喜气洋洋地进山摘梨和捡栗子了。

李威周编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