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大全 / 九.借刀杀人――曹操借刀杀祢衡

九.借刀杀人――曹操借刀杀祢衡

《三国三十六计》九.借刀杀人――曹一操一借刀杀祢衡

这个智谋故事见于《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祢正平一裸一衣骂贼 吉太医下毒遭刑”。

曹一操一招安张绣之后,听纳贾诩的建议,打算找一位有文名的人去招安刘表。孔融荐出祢衡。谁知祢衡恃才自傲,将曹一操一的手下贬损一番。当时张辽在一旁,一抽一剑要杀祢衡。曹一操一制止说:“我正缺少一个鼓吏,早晚朝贺享宴,可令你担任这个职责。”祢衡不推辞,应声而去。张辽说:“此人出言不逊,为何不杀了他?”曹一操一说:“此人素有虚名,远近皆知,今天杀了他,天下人必然说我不能容人。他自以为有能耐,所以令他为鼓吏来羞辱他。”

第二天,曹一操一大宴宾客,令鼓吏击鼓。祢衡一身旧衣而入,击《渔一一三挝》,音节殊妙,深沉辽远,如金石之一声。座上人听着,莫不慷慨流涕。左右人喝道:“为何不更衣?”祢衡当着他们的面脱一下旧衣服,一裸一体而立,赤身尽露,客人皆掩面。祢衡慢慢穿上裤子,脸色不变。曹一操一叱道:“庙堂之上,为何这般无礼?”祢衡说:“欺君罔上才叫无礼。我露父母一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而已。”曹一操一说:“你清白,那谁污浊呢?”祢衡道:“你不识贤愚,眼浊;不读诗书,口浊;不纳忠言,耳浊;不通古今,身浊;不容诸侯,腹浊;常怀篡逆之意,心浊。我是天下名士,你把我用着鼓吏,这像一一货轻贱孔子。”曹一操一指着祢衡说:“令你去荆州做说客,如果刘表来降,就封你做公卿。”祢衡不肯去,曹一操一便命备三匹马,令二人挟持着他而去。并教文武官员在东门外为之置酒送行。

荀告诉大家:“如果祢衡来,诸位都不要起身。”祢衡到,下马入见,众人皆端坐。祢衡放声大哭。荀问:“为什么哭呢?”祢衡说:“走在死柩之中,怎能不哭?”众人皆说:“我们是死一尸一,你就是无头的狂鬼。”祢衡说:“我是汉朝的臣子,不作曹一操一之一党一羽,怎么没有脑袋?”众人要杀祢衡。荀急忙制止,说:“他不过是鼠雀之辈,用不着沾污我们的刀。”祢衡说:“我是鼠雀,可还 有一性一;而你们只能叫做寄生虫。”众人恨恨而散。

祢衡到荆州,见刘表之后,表面上颂扬刘表的功德,可实际上尽是讥讽。刘表不高兴,叫他去见黄祖。有人问刘表:“称衡戏谑主公,为何不杀了他?”刘表说:“祢衡多次羞辱曹一操一,曹一操一不杀他,是因为怕因此失去人望,所以叫他当说使到我这里来,要借我的手杀他,使我蒙受害贤的恶名。我如今让他去见黄祖,让曹一操一知道我刘表有见识。”众人皆说好。

祢衡至黄祖处,共饮,皆醉。黄祖问祢衡:“你在许都有什么人?”祢衡说:“大儿孔融,小儿杨修。除此二人,别无人物。”黄祖说:“我像什么呢?”祢衡说:“你像庙中的神,虽然受祭祀,遗憾的是不灵验!”黄祖大怒,说:“你把我比成是土木制作的偶像了!”于是杀了祢衡。祢衡至死骂不绝口。曹一操一得知祢衡受害,笑着说:“腐儒舌剑,反自一杀了!”

[评析]

曹一操一老谋深算,决不是黄祖一类的莽汉和蠢人。他要既杀祢衡,又不担害贤之名,不让自己招贤纳士的大计因之受半点损害。经过几番唇舌剑的一交一锋,曹一操一知道祢衡这种人肯定会被达官显贵所嫉恨,所以他便派祢衡出使刘表,企图以刘表无谋无量杀死祢衡,使自己毫无损失地解除心头之恨。刘表竟然识破了曹一操一的如意算盘,竟然也容忍了祢衡的讥讽,但他令祢衡去见黄祖,将祢衡放到黄祖的刀下。不过曹一操一也没有失算,不管将祢衡转置谁的刀下杀戮,都应该说没有出曹一操一的谋算。并且,刘表这个“二传”更有利于曹一操一,它似乎淡化了曹一操一的谋算,似乎减轻了曹一操一杀害祢衡的罪责。

借刀杀人之例说――檀道济量沙充粮止降

公元431年,南朝的宋文帝派遣征南大将军檀道济(?一436年)攻打北魏。大半年来,大小战斗30余次,宋军屡屡取胜。只是劳师远征,后方粮草一时难以供应。进军至历城(今山东济南市郊)时,粮食已尽,军心不定。檀道济只得领兵南撤。但有些士兵在路上投降了魏军,把宋军缺粮的情况报告了他们。魏军于是紧紧追击,宋军处于险境之中。这天晚上,檀道济在军营巡视一圈,见士兵因为吃不饱肚子,怨声载道,他心里也很着急。是啊,眼看就要断粮,魏军又步步紧一逼一,总得想个退兵之计呀!他找来一些心腹商议了一阵,最后想出了一条妙计。

一会儿,营帐之外燃起无数火把,征南大将军指挥数千名士兵往空米袋里装进沙子,一边装,士兵们一边高声数着:“一斗,二斗,三斗……”另有一群士兵来来往往,把沙袋搬到东,运到西,看上去像是在分粮食。就这样忙乎了大半夜。

天快亮了檀道济命令士兵把一袋袋沙陈列在帐外,袋口故意敞开着,上面覆盖少量的米,看上去好像是一袋袋粮食。

此时,魏军中早有人把宋军半夜里分粮食的事报告主帅。主帅很是疑惑,忙吩咐探子去查个明白。天蒙蒙亮时,几个探子打扮成老百姓,来到宋军营帐前,看到一袋袋的粮食摆在那里,几个伙夫从上面挖掘出来做早饭。慌得他们连滚带爬地回到主帅那儿报告。主帅一听,心里暗想道:“檀道济一向诡计多端,分明是军粮足够,却叫士兵来诈降,谎报粮草已绝,让我们紧紧迫赶他们,到时候他再突然来个回马。我得提防着点。”想毕,喝道:“来人啊,把那些来诈降、谎报军情的宋兵给杀了!”

且说檀道济因为兵力薄弱,很难摆脱势众的魏军,他就命令士兵都穿上整齐的铠甲,自己穿着雪白的衣服坐在兵车上,带着队伍慢慢地突出包围困。魏军主帅得知宋军威武雄壮,从容不迫,恐怕宋军有伏兵,不敢再靠上去,反而向后退了几十里。檀道济趁机迅即指挥全军加紧撤退,安全地撤回大本营。

借刀杀人之例说――曹玮应变除叛军

北宋真宗时,宋、夏边境上,两国经常发生战事。

却说这一年,在北宋与西夏国一交一界的渭州(今甘肃宁夏部分地区),北宋兵偷偷投敌的特别多,西夏将军们高兴极了。可是有一天,一个埋伏一在北宋中军帐的西夏军探子向主帅报告了这样一件事:

前天下午,宋军渭州守将曹玮正在和客人下象棋。有个部将向曹玮报告道:“将军,今天又发现50多个士兵叛逃西夏国。”

“知道了。”正在下棋下得兴致勃勃的曹听完报告,镇定自若,一点也没有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报告人的话音一落,他不假思索似地回答道:“慌什么,那是我派过去的!”

曹玮这句话刚出口,好像马上发觉自己说溜了嘴,立即抬起头环顾左右,见在场的都是自己的亲兵,便没说什么。可是,他的亲兵无意中把这一重要情况泄露给西夏国在宋军中的那个坐探。这一情况很快传给夏军主将。

“原来是这样,我本就在疑心这些宋兵是否是真心投诚过来的。”夏军主将恍然大悟。“来人哪,把所有投诚过来的宋兵全部都给我斩了!”一道令下,先后投向夏军的几百宋军,全部给杀了,西夏兵把他们的脑袋一个个扔到国界上。

等到把这批降兵杀完之后,西夏军主将细细一想:“不好,我们中了曹玮的一奸一计了。”正当他后悔得跺脚捶首的时候,渭州将军府内曹玮正在哈哈大笑。原来,曹玮随机应变,用一句假话来借刀杀人。从此,宋军士兵便不敢向西夏军投降了。

借刀杀人之例说――宋太祖假画像杀林仁肇

宋朝建立后,宋太祖通过“杯酒释兵权”稳固了中央政权,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开始了统一中国的战争。

在灭掉南汉之后,宋太祖把进攻目标转向南唐。南唐后主李煜昏庸无能,只知道吟诗填词,整天沉湎于酒色,不理朝政,南唐国力日衰。宋太祖此时有心灭南唐,但又不敢轻举妄动。原来,南唐有一位勇一猛无敌的武将名叫林仁肇,宋太祖认为林仁肇是宋朝灭南唐的一大障碍。可巧开宝四年(971年),李煜派其弟李从善前来朝贡,宋太祖忽然心生一计,当即热情款待李从善,并把他留下任泰宁军节度使。李从善不敢违命,只得报告李煜。李煜也不知宋太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正好想通过李从善探听一些宋朝的情况,便同意他在宋朝任职。宋太祖又派一名使者到林仁肇那里,使者用钱财贿赂林的仆人,搞到了一张林的画像。使者拿着画像回来复命,宋太祖命人把画像挂在自己的侧室。

一天,李从善来见宋太祖,廷臣先把他领到侧室。李从善一眼就看到了林仁肇的画像,不解地问道:“这是我国武将林仁肇的画像,怎么会挂在这里?”侍臣支支吾吾,欲言又止,半天才说:“你已经是宋朝的人了,告诉你也没什么。皇上一爱一惜林仁肇的才干,下诏书让他来京城,他已经答应投降,先送来画像以表诚心归顺。”侍臣又指着附近一座华美富丽的房子说:“听说皇上准备把这所房子赐给林仁肇,等他到了京城,还 要封他为节度使呢!”

李从善立即回一江一南向李煜报告了此事。李煜真的怀疑林仁肇心怀二心,在一次设宴招待林仁肇时,让人事先在酒里下了毒药。林仁肇回到家中,毒一性一发作,七窍流血而死。宋太祖听到林仁肇的死讯后,立即发兵攻打南唐,很快就灭了南唐。

借刀杀人之例说――托哈齐夫斯基之死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苏联有个名将叫做托哈齐夫斯基。1963年,斯大林发动正肃运动时,希特勒接到托哈齐夫斯基似乎也被卷入这场风暴的消息。

托哈齐夫斯基这种优秀的将军,如果遇到正肃,对德国实在太有利了,所以希特勒立刻想到利用这个机会除掉托哈齐夫斯基。

他命令情报单位,捏造托哈齐夫斯基反叛的证据。

这些证据包括,托哈齐夫斯基一伙人与德军将领秘密通讯的信函,托哈齐夫斯基出卖情报给德国的详情以及报酬一览表,德国情报局给托哈齐夫斯基回信的拷贝资料等等。

不久,苏俄以300卢布的价格,向德国买到这些假情报,并逮捕托哈齐夫斯基等八位将军。面对大量“铁证”,使得那些将军毫无辩解的机会。

不消数十分钟的审问,托哈齐夫斯基等人被判死刑,并在十二小时内全部处决。

借刀杀人之例说――威尔逊高价出售品质

早在本世纪40年代,威尔逊就从父亲的手里继承美国塞洛克斯公司。一天,一位德国籍发明家约翰・罗梭来访,向威尔逊谈到了自己正在研究的干式复印机。两人一拍即合,同意双方合伙协作。

经过反复研制,塞洛克斯公司终于制出干式复印机成品――塞洛克斯914型复印机。当时市面上所有的复印机都是湿式的,这种复印机在使用前必须用专门的涂过感光材料的复印纸,印出的是湿一漉一漉的文件,需要它干透才能取走,用起来麻烦极了。对比之下,干式复印机则便利得多。

威尔逊决定把此产品作为“拳头产品”推出。起初,威尔逊打算把首批货以成本价推销,以图开拓市场。他的律师提醒他:这是倾销,是法律不允许的。威尔逊于是将卖价定为2.95万美元。

其实,干式复印机的成本仅2400美元,他却喊出了相当于成本10多倍的高价。这可把副总经理罗梭惊呆了。

当时,法律是禁止高价出售商品的,威尔逊却信心百倍,他解释道:“我不出售成品,而是出售品质和服务,这就够了。”

不出威尔逊所料,这种新型复印机果然因定价过高被禁止出售。但由于展销期间已经向人们展现了它独特的一性一能,消费者莫不渴望能用上这种奇特的机器。

威尔逊早已获得了复印机的生产专利权,“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当威尔逊把新型复印机以出租服务的形式重新推出时,顾客顿时蜂拥而至。尽管租金不低,由于受以前定价很高的潜意识的影响,顾客仍然认为值得。

到了1960年,威尔逊的黄金时代到了。干式复印机一下子流行起来。虽然公司拼命生产,产品仍供不应求。

由于产品被塞洛克斯公司独家垄断,加上已有过的高额租金,所以塞洛克斯914型复印机以高价出售,大量的利润像潮水一样滚滚涌来。

威尔逊的成功在于他的“借刀杀人”,表面上是法律禁止了威尔逊高价出售,实际上是威尔逊借法律这把“刀”,封死了消费者购买之门,把他们一逼一向威尔逊为其准备的租借之路;同时威尔逊还 借超出平常的高租金,断了消费者廉价租用的念头,并为以后的高定价出售做好了准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