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大全 / 狐精之案

狐精之案

青石镇上有家一胡一记粮油铺,掌柜叫一胡一德发。他原先只是个小伙计,幸蒙陈老掌柜的女儿垂青,才入赘东家,成了粮油铺的掌柜。一胡一德发一精一明能干,深谙为商之道,而一胡一陈氏勤俭持家,小日子倒也过得红红火火。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一胡一德发已年近四旬,可一胡一陈氏一直没有给他生下一男半女。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一胡一德发就跟一胡一陈氏商量娶妾的事,一胡一陈氏倒也贤淑,一口答应下来。于是,一胡一德发从怡春院买了一个名叫惜玉的姑一娘一回来做小妾,从此夜夜春宵,倒把一胡一陈氏冷落一旁。

过了三个月,惜玉有了身孕。这可把一胡一德发高兴坏了,对惜玉更是悉心一爱一护。

这天,一胡一德发带着两个伙计去乡下收购粮食,在城门口遇上一个年轻道士向路人化斋,他就取了几文钱施舍给道士。那道士也不道谢,直盯着一胡一德发的脸看了半天,才说:“这位施主,你印堂发黑,形容枯槁,最近可曾遇上了不祥之物?”

一胡一德发一愣,接着呵呵笑道:“道长说笑了。”他向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以为这道士不过是想借机讹钱。因为急着赶路,他也不想计较,又取出几文钱给那道士。谁知道士坚辞不受,还 把刚才收下的钱一枚枚数出来,还 给一胡一德发。道士说:“收取身遭大难之人的钱财,必遭天谴。施主既然不信贫道之言,还 请自重。贫道就住在城西城隍庙里,三日之内,你家中若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可以到城隍庙来找我,再迟可就来不及了。”

一胡一德发虽然觉得这道士颇为奇怪,却也没放在心上。等他办完一事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一胡一德发心里牵挂惜玉,就和两个伙计连夜赶着大车回城。途中经过一片荒僻的坟场,一胡一德发忽然听到几声沉闷的打雷声,不禁有些奇怪。他寻声望去,却见有个手持长剑的黄衣人,正在坟场里来回奔跑。

借着月光,一胡一德发认出那人就是白天见过的道士。道士口里大声念念有词,似乎在驱赶着什么,可坟场里却什么也没有。就在一胡一德发和两个伙计看得一毛一骨悚然时,那道士渐渐焦躁起来,喝道:“疾!”举起手中长剑迎风一晃,那长剑顿时通体发出蓝色光芒,他轻轻一挥,竟将一块墓碑削成两截。

一胡一德发和两个伙计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逃也似的离开坟场。回到家里,一胡一德发来到惜玉一房里,跟她说起这件怪事。没想到惜玉只听了一半,忽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一胡一德发慌忙叫人去请镇上的名医杜宝斋。不一会儿,杜宝斋匆匆赶来,可查看了半天,却诊断不出是什么病。

之后的几天,惜玉时而说胸闷,时而说头疼,经常无缘无故晕过去。一胡一德发接连请了几位郎中前来诊治,可没有一个能对症下药。时间长了,一胡一德发发现惜玉的病有些蹊跷:只要他一靠近惜玉,惜玉就觉得身一体不适;而他一走开,惜玉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奇怪的事情还 不止一件。连着几夜,一胡一陈氏都梦见一只红一毛一狐狸在她家后院悠闲地散步,怎么赶都赶不走。次日醒来,圈养在后院的鸡鸭就少了几只,而门窗完好,地上则多出一摊新鲜的血迹。

一胡一德发这才恐慌起来,想起那个道士的话,就直奔城隍庙。那城隍庙是座废弃已久的破庙,早就无人居住。一胡一德发急匆匆赶到庙外,却听到里面传出敲钟声、诵经声和一些其他的声音。一胡一德发呆了呆,推开门一看,庙里只有道士一个人在蒲一团一上闭目打坐。

一胡一德发觉得很奇怪,就问道士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道士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也不回答,只问一胡一德发为何事而来?一胡一德发把家中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那道士脸色微变,叫一胡一德发把外衣脱一下来。一胡一德发莫名其妙,依言脱一下外衣。只见外衣内侧贴着一张黄色符纸,上面用朱砂写满了奇奇怪怪的弯曲文字。

道士揭下符纸仔细看了看,放入袖中,解释道:“这道驱妖符是我们上次见面时,我偷偷贴在你背上的。但凡妖一精一闻到这道符纸的气味,就会烦躁不安。看来贫道所料不差,你那小妾惜玉就是狐一精一所变。”一胡一德发将信将疑,道士又说:“一胡一施主若是不信,今晚就和贫道在后院守候,不出三更,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