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 同住旅店,劳逸有别

同住旅店,劳逸有别

第二天,阿布。素尔起得很早,继续为旅客理发,把换来的吃喝用品全都交给躺在床上懒得动弹的阿布。格尔吃喝。一天一天地过去了,阿布。素尔每天早起晚睡,为一些旅客理发,而阿布。格尔则不分白昼黑夜地一直在床上昏睡,只要一睁开眼睛,就要吃要喝,再不就是拉屎撒尿。船长每天晚饭时,就给阿布。格尔留出一盘美味佳肴,在海上航行了20天,天天如此,从不间断。船终于停泊在一个码头上,两兄弟也告别船长,登陆上岸。

他俩走进城里,在一家旅店中租了一个双人房间。打开房门,阿布。格尔便像一捆干柴似的扑通一声倒在床上,再也不想动弹,而阿布。素尔则忙着布置房间,到外面去采购一些日用品,买来米面蔬菜,煮饭烧莱,并把饭菜端到阿布。格尔面前。阿布。格尔只管大吃大喝,吃完喝完,一歪身子,又倒在床上去了。阿布。素尔是个闲不住的人,住在旅店中,他依然早出晚归,每天带着工具到街上去给人家理发,不辞辛苦地赚钱维持两个人的生活。阿布。格尔却一如既往,除了便溺,就是吃喝。睡觉,终日无所事事。阿布。素尔对他的行为实在看不过去,便好意规劝他:

“你整天如此,身体就会垮下来的,不如到外面走走,观赏一下这座城市的风光,也算不虚此行。”

他听了,只是说一句”原谅我,我头晕。”又倒到床上,不动弹了。阿布。素尔见他本性难移,该说的也对他说了,就不好意思多管他,自己任劳任怨地每天辛勤劳动,赚钱供养他,就这样,他们在一个旅店里共同过了40天。

不久,阿布。素尔积劳成疾,不幸病倒了,不能外出工作,也无力去采购食品了,阿布。格尔对此视而不见,也不设法求医买药为阿布。素尔治病,依然躺在床上睡他的大觉。后来阿布。素尔的病情加重了,陷入昏迷状态。阿布。格尔饿了两天吃不上东西,实在挺不住了,只好从床上爬起来,他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有找到可吃可喝的。他狗急跳墙,趁阿布。素尔人事不知之时,翻他的衣兜,发现他的钱包,便把他的钱全都偷走,然后溜出旅店。

阿布。格尔受国王赏识

阿布。格尔出了旅店,走在大街上,惊奇地发现这座城市十分美丽壮观,更为让他奇怪的是这座城市里的人身上穿的衣服颜色很单调,不是白色的就是蓝色的。他找到一家洗染店,见里面的衣服。布料全是蓝色的,没有任何别的色彩。他掏出手帕,递给染匠,对他说:

“你把这块手帕染一染,要多少钱?”

“染这块手帕要20块钱。”染匠说。

阿布。格尔说:”这么一块小手帕,在我们家乡染一染只要两块钱就够了。”

染匠毫不让价,对他说:”那你带回去到你家乡去染吧,在我们这座城市里,少20块钱是不行的!”

阿布。格尔又问:”你能给我染成什么颜色的呢?”

染匠说:”当然是蓝色的。”

阿布。格尔说:”我想请你染成红色,或者绿色,或者黄色的,行不行?”

“不行,”染匠断然说,”那几种颜色我都不会染。”

阿布。格尔跟染匠攀谈起来,了解这里染店的情况。染匠对他说:

“在我们这儿共有40个染匠,在这40个人中,谁去世了,我们就教死者的儿子学习洗染。继承他父亲的行业,没有孩子的,我们宁愿空缺这个名额,也不随便补齐这个数字;如果死者有两个儿子,我们也只教会他的长子洗染,只有他死后,我们才能教会他的弟弟。我们的行规,向来十分严谨,而且我们只染蓝色,不会染其他颜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