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听故事 / 会说话的蛋

会说话的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寡妇,她有两个女儿,名叫罗丝和布兰奇。她们住在一个农场里,家里很穷,坏运气似乎甩也甩不掉。她们养了几只鸡,种了一些豆子和棉花,勉强度日。

姐姐罗丝脾气暴躁,自私自利,连豆子和鸟蛋也分不清;妹妹布兰奇温柔可爱,待人友善,像蟋蟀一样灵敏。不过,妈妈更喜欢罗丝,因为她们简直一模一样:不但脾气暴躁、说话刻薄,而且喜欢装腔作势。

妈妈要求布兰奇做所有的家务活。每天早上,布兰奇要用装满热炭的熨斗熨衣服;到了下午,要到田里摘棉花,然后剥豆子做晚餐。布兰奇做这些繁重的家务活时,妈妈和姐姐却在凉快的走廊里,紧挨着坐在摇椅上,摇着扇子,讲一些蠢话。她们讲的无非是发财了就搬到城里,然后穿时髦的裙子,打扮得珠光宝气,去参加化装舞会。

一个大热天,妈妈让布兰奇去井边打桶水回来。布兰奇来到井边时,看见一位老妇人,裹着件破旧的黑披肩,热得快要晕过去了。

“快,孩子,给我一小口水喝,”老妇人说,“我快渴死了。”

“好的,大婶。”布兰奇边说边把水桶洗干净,舀了一勺干净、清凉的井水给老妇人,“你想喝多少都行。”

“谢谢你,孩子,”老妇人一口接着一口,很快就喝完了,“你乐于帮助别人,上帝会保佑你的。”说完,老妇人沿着小路,走进了深深的树林。

布兰奇回到家时,妈妈和姐姐觉得耽误太久,对她破口大骂。

“水热得都快开了。”罗丝吼道,把水倒在了走廊外。

“哎哟,你可怜的姐姐等着这滴凉水,快要渴死啦!”妈妈尖叫,“这么一点点小事,你都办不好!”

她们对布兰奇又骂又打。小女孩吓得跑进了树林里。她害怕回家,又无处可去,伤心地哭了起来。

突然,在小路的拐弯处,那位穿黑色破披肩的老妇人出现了。她看见布兰奇,轻声问道:“可怜的孩子,什么事让你哭得这么伤心啊?”

“妈妈和姐姐打我,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布兰奇边说边流泪,“我害怕回家。”

“好啦,孩子,别哭了!你跟我回家吧,会有晚饭吃,还有干净的床睡。不过,你要答应我,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能笑。“

布兰奇发誓,她绝对不会笑。于是,老妇人牵着布兰奇的手,走进了森林深处,遇到狭窄的路时,灌木丛和树枝会在她们面前自动让开,又在她们身后自动合上。

很快,她们来到了老妇人破破烂烂的小木屋前。一只长着两个头的牛,越过栅栏盯着布兰奇看,它的角像螺丝钻,叫声像骡子。布兰奇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情,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因为她不想伤老妇人的心。

在院子里,布兰奇又看到了一群五颜六色的鸡,有的一只脚跳来跳去,有的三四只脚或者更多的脚跑来跑去。这些鸡都不会咯咯地叫,而是像鸟儿一样啾啾地叫。尽管这么奇怪,布兰奇还是信守诺言,始终没有笑。

她们走进小木屋,老妇人说:“孩子,把火点上,我们做晚饭。”于是,布兰奇从后门外的木柴堆里拿了几根引火柴。

老妇人坐在壁炉旁,取下自已的头,像摘南瓜一样放在膝盖上。她先梳了梳灰白的头发,然后编了两根长长的辫子。看到这些情景,布兰奇好害怕。不过,老妇人对她很好,什么也没做,布兰奇继续点火。

过了一会儿,老妇人把头放回脖子上,对着墙上的镜子照了照,点点头说:“嗯——嗯——不错!”

然后,老妇人给了布兰奇一根阵年的牛骨头,说:“将这根骨头放在锅里做晚饭吧。”

布兰奇已经很饿了,这根骨头看上去实在太小了,根本不够两个人吃,不过,她还是按照老妇人说的做了,她问:“大婶,是要熬一锅汤吗?”

老妇人笑着说:“孩子,看看锅里!”

布兰奇看到满满的一锅浓汤,正咕嘟咕嘟地冒泡。

接着,老妇人又给了布兰奇一粒大米,要她到石臼里碾碎。布兰奇用重重的石杵使劲儿地碾,她觉得自已傻透了。可就在这时,石臼里源源不断地流出大米来。

吃完晚饭,老妇人说:“孩子,多么美妙的月夜呀,跟我一起来吧!”

她们坐在后面门廊的台阶上,一会儿,许多兔子从灌木丛里跑了出来,在院子里围成圈儿,所有的兔先生都穿着燕尾服,兔小姐都穿着连衣裙,它们后腿站立,开心地跳个不停。一只大兔子弹起了班卓琴,老妇人跟着一起哼唱。

布兰奇不停地鼓掌。兔子们跳起方块舞、弗吉尼亚风土舞和踢踏舞。布兰奇很开心,一点儿也不想离开。她一直坐在那里,不停地拍手,最后睡着了。老妇人把她抱进屋,放在床上。

第二天早上,布兰奇醒来后,老妇人对她说:“去挤牛奶吧。”

布兰奇照做了。她从长着螺丝角的双头牛那儿挤出了一桶最甜美的牛奶。布兰奇和老妇人就着早餐咖啡喝完了牛奶。

“孩子,你该回家了。”老妇人对正在洗盆子的布兰奇说,“相信我,从这里离开后,一切都会变好的。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你出门后先到鸡舍去,有些蛋会说,”带我走吧”,你就带走;如果你听见有些蛋说“不许带我走”,你就别碰。在你快到家时,从左肩向后一只只仍掉鸡蛋,鸡蛋一碎,就会有奇迹发生。“

布兰奇来到小小的鸡舍,发现所有的窝里都是鸡蛋,一半是金蛋、银蛋或钻石蛋,另一半和家里的鸡蛋没什么两样。

所有普通鸡蛋都说:”带我走吧!“所有特别的鸡蛋都喊:”不许带走我!“布兰奇多想带走一只金蛋、银蛋或钻石蛋呀。可是,她还是按照老妇人的嘱咐,只拿了那些普通蛋。

布兰奇与老人挥手告别后,独自踏上回家的路。半路上,布兰奇一只接着一只往左肩后面扔鸡蛋,鸡蛋打碎时,各种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一会儿是钻石和红宝石,一会儿是金币和银币,一会儿是丝绸衣服和精致的缎面鞋。还有一辆火柴盒大小的马车,眨眼间变成了漂亮的大马车;一匹蟋蟀大小的马,一下子变成了白褐相间的大马,拉起了马车。

布兰奇把所有的宝贝放进马车,然后,像高贵的小姐一样驾着车回家了。

布兰奇一回到木屋,妈妈和姐姐就盯着那些华丽的服饰。”你从哪里得到这些东西的?“妈妈一边问一边让罗丝帮忙把珠宝衣饰搬回家。晚上,妈妈破天荒为布兰奇做了一顿晚饭。从布兰奇能端锅那天起,这还是头一次。吃饭时,妈妈一直夸布兰奇是个多么乖巧的女孩,让她仔细讲述这段经历——关于老妇人、树林里的小木屋,还有会说话的蛋。

等布兰奇睡着了,妈妈把罗丝拉到一边,说:“你明天早上也去趟树林,找那个老太婆,像你妹妹那样,拿些会说话的蛋。记住,你要带回更多金银财宝和漂亮衣服。你一回来,我就赶走布兰奇,她的东西也就属于我们了。然后,我们搬到城里,像之前想的那样,成为贵妇人。”

“为什么不在今晚赶走布兰奇呢?我可不想去树林里找什么疯老婆子。”罗丝嘟哝道。

“这些东西远远不够两个人用,”妈妈咆哮起来,“照我说的做,不许违抗!”

第二天早上,罗丝拖着两条腿懒洋洋地走进树林,不过她很快就遇到了那位裹着破烂披肩的老妇人。

“我那乖妹妹布兰奇告诉我,你有一座漂亮的房子,还有很多好东西,”罗丝说,“我好想去看看。”

“如果你想看,就跟我来吧,”老妇人说,“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能笑。”

“我发誓不会笑。”罗丝说。

老妇人带着罗丝,穿过带刺的灌木丛和树枝,来到了树林深处。

当她们快到小木屋时,罗丝看见了那头长着两个脑袋、叫起来像骡子的牛,也看见了那些长得很好笑、叫起来像鸟儿的鸡。罗丝叫起来:“如果说有什么值得看的话,这就算一个!真是世界上最蠢的怪物!”说完,罗丝就笑啊笑,直到笑倒在地。

“嗯——哎——”老妇人边叹气边摇头。

到了屋里,老妇人让罗丝生火煮饭,罗丝却不停地抱怨,弄得满屋都是烟。老妇人给罗丝一根陈年骨头,让她放进锅里煮,罗丝刻薄地说:“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晚饭了。”说完把骨头丢进锅里,锅里什么变化也没有,骨头还是骨头,最后只熬出了一锅清汤。老妇人又给罗丝一粒大米,让她到石臼里碾碎,罗丝却说:“这么一粒米,还不够喂苍蝇呢!”她没有去碾米,最后她们连米饭也没有吃上。

“唉——”老妇人又叹了口气。

罗丝饿着肚子上了床,整个晚上,她只听到老鼠在地板下吱吱咬,猫头鹰抓住窗户呼呜叫。

第二天早上,老妇人让罗丝去挤奶。罗丝照做了,不过因为嘲笑双头牛,最后只挤了一点点馊牛奶,根本不能喝。她们只好吃着过期的奶油,喝完了早餐咖啡。

当老妇人从离肩上取下头、梳理头发时,罗丝飞快地跑过去,抓起老妇人的头说:“不给我和我妹妹一样的礼物,就别想我还给你!”

“你真是一个狠毒的姑娘,”老妇人的头说,“不过,为了恢复我的身体,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你到鸡舍去,有些蛋会喊,‘带走我吧’,你就带走它们;有的蛋喊,‘不许带走我’,你就别碰,在你回家的路上,从右肩向后扔出鸡蛋。”

罗丝确认老妇人没有骗她后,把头放在走廊上,任由老妇人的身体绕着小木屋找来找去。然后,她跑到鸡舍。所有普通的蛋都说:“带走我吧!”而所有金蛋银银蛋和钻石蛋都喊:“不许带走我!”

“听你们的?我才不会这么傻!放过这些宝贝?没门儿!“罗丝才不管那些蛋在喊什么,随手抓起金蛋、银蛋和钻石蛋,跑进了树林。

罗丝一直跑啊跑,直到看不见老妇人的小木屋。她拿出鸡蛋往右肩后面飞快地扔出去。没想到,从蛋壳里钻出来一大堆鞭蛇、癞蛤蟆、青蛙和黄蜂,还有一只又大又老的灰狼。它们拼命地追罗丝,就像猪追赶南瓜一样。

听着它们可怕的嚎叫声,罗丝一路狂奔,跑回了妈妈的小木屋。妈妈看见一大群野兽在追赶女儿,想用扫帚赶跑它们。但是,黄蜂、狼和其它野兽紧追不停。罗丝和妈妈被逼进了树林……

罗丝和妈妈浑身是泥,又气又累,伤痕累累地回到家。她们发现布兰奇已经住进了城里,就像一位贵族小姐——不过,她仍然善良又大方。

后来,罗丝和妈妈一直想找到那位奇怪的老妇人的木屋,还有那些会说话的蛋,可是,她们再也没见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