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人熊案

人熊案


讲一个古代人贩子的故事。

1761 年,苏州虎丘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人熊案」。

那是乾隆辛巳年,一名中年乞丐在闹市街头,被老百姓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被围观的原因倒不是因为破衣烂衫,一副獐子鼠目的邋遢奸诈样,而是他手里竟牵着一头一人高的大狗熊,在来回游走!

街面上的老百姓哪见过这种庞然大物啊?一时之间,啧啧称奇的、胆怯又抵不住好奇心想瞧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说也奇怪,别看这熊是头野兽,被乞丐用锁链牵着是老老实实。不但能够像人一般直立行走,还不叫不吼,听话得很。

那乞丐见自己刚一亮相,就圆上了粘子,很是得意。眼中精光一闪,停下脚步,露出一口焦黄的牙板,嘿嘿一笑,拱手大声对周围百姓叫喊道:「列位父老乡亲,老少爷们,花子我今天来到贵宝地,为的是讨口饭吃。不过我一不舞刀弄枪,二不行医卖药,为的就是让大家见见我这头神熊!」

说罢,环顾四周,见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那乞丐继续吹嘘,唾沫星子乱飞:「我这头熊,非比寻常!乃是给观音看护后山的守山大神转世是也。唐僧取经路过观音禅院,还曾被这熊偷过袈裟,有个名儿叫做熊罴(pí)。花子我深入荒山数年,才等到它现身。」

说到得意处,那乞丐捻着狗油胡嘿嘿一笑:「拿它之时,更是一不动枪,二不用剑,单把金刚经从头至尾念诵一遍,再呼以观音之名,这熊就听话地跟随我而来,真是灵性十足啊!」

周围百姓马上就有不信邪的,起哄道:「花子,你当我们是小地方人没见识嘛?什么熊罴西游的,我还是你孙悟空爷爷呐!」

听罢,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那乞丐却并不慌张,不紧不慢地说出一番语出惊人的话:「当年观音收熊罴做守山大神,就是看中它会参禅打坐、读经念佛,有些文气。它既能写字,也能赋诗。如有人愿出一文钱,就可近前观瞧,甚至可以摸摸熊头;倘若愿意拿出百文钱,便可亲眼得见此熊书写唐诗一首!」

话音未落,围观的人就炸开锅了,有人啧啧称奇,有人啐痰骂街说决不可信。

「什么?狗熊能写字,会作诗?这叫花子该不会是个傻子吧!糊弄谁呢?」

可人群中就有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真就上前给出百文钱。

只见乞丐收钱后,在地上铺上文房四宝,那大狗熊立刻如人般坐直提笔,书写起来。真是撇撇如刀,点点似桃,颇有名家之态。

虎丘的百姓们看傻了眼,这可真是亘古未闻的奇事儿啊!真是开了眼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顿时,整个虎丘都嚷嚷动了。人们奔走相告,赶来看热闹、求字求诗的人络绎不绝。

乞丐的钱袋迅速地鼓胀起来,但他绝不贪恋,刚过一个时辰,他便站起身来,向众人告个诺:「列位,花子我要在此地逗留三天,如想求字,明天这时还可以再来。」

说罢,就收拾摊子,领那熊去了。人们议论而散。

但人群中却有那明眼之人看出了些许端倪:畜类无心,哪可能写出如此隽秀之字?那头熊长相奇特,怎么看都怪异得很。

什么熊罴转世,搞不好这其中有诈!江湖中总有一些骗术诡计,要是被歹人得了逞可还了得?

于是,他就在乞丐背后偷偷尾随。

那明眼人眼见乞丐来到一家客栈,把熊拴好,喂了吃喝,然后居然换上一身崭新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去酒楼吃酒了!

等乞丐走远了,那明眼人就走到大熊身旁,仔细观察。

狗熊见有生人靠近,并不惊慌,也不扑击,只是静静地呆坐原地,望向来人。

明眼人对狗熊出声问询:「喂喂,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不成想,那狗熊望向来者身后,见乞丐不曾归来,竟瞬间流下眼泪!

双爪快速比划,嘴里嗬嗬直叫,仿似有什么话要急切地说出来!

明眼人意会,赶紧拿过纸笔递给狗熊。

那狗熊刷刷点点,一桩惊天惨案直面而来!

原来这熊根本不是什么畜生,他是个人!而且有名有姓。

此人名叫金汝利,家住长沙训蒙。小时候在街边玩耍,不想被这恶丐看中,用糖块将其骗至一处窝点。

恶丐和其同伙把金汝利强行捆住,灌下了一种哑药,自此他再也无法出声说话,情急之时也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

但这只是折磨的开始,这伙人每天对金汝利非打即骂,要求他练习书法,背诵唐诗,稍有懈怠便是一记老拳。然而没过多久,一件更加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这伙恶丐把金汝利全身上下剥得精光,又牢牢地绑住。随即,从外面牵进来一头黑乎乎的畜牲。

金汝利定睛一看,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原来竟然是一头剽悍大熊,不知道被这伙人怎么弄的,已经半死不活了。

没等金汝利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忽觉后背一阵剧痛,扭头一看,一名恶丐正在用针刺扎遍他全身!

一时间,全身上下鲜血淋漓!

而其他歹人则开始宰杀那头大熊,并完整地将整张熊皮剥了下来,趁着热乎,竟把熊皮包裹在金汝利身上!

一时间,金汝利连痛带吓,晕厥过去。

等他醒来时,只觉周身疼痛难忍,熊皮竟然严丝合缝贴在了自己身上,就好像一件粘在了皮肤上的「毛大衣」般,连面部也牢牢地裹进了熊脸皮中,永远也别想脱下来了!

好好一个少年,变得人不人,熊不熊。

自此,恶丐带着人熊金汝利行走江湖,骗取钱财,至今已经骗得数万贯钱财。

金汝利写到这里,又指指自己不能出声的嘴,无声地大哭起来。

此时客栈里的人都已围拢过来,众人看完人熊的话,真如肝胆俱裂一样,发一声喊,一拥而上,将酒足饭饱后刚踏进门来的恶丐扭送到官府。

一路之上,那眼明人一边大声向周围之人宣讲人熊惨事,一边带领更多义愤填膺的人们向衙门涌去。

原本太平之年,普通百姓哪听过如此惨恶之事。一时群情激动,齐声咒骂那恶丐。更有那嫉恶如仇的汉子,心慈面软的婆子,挥起手边的东西不住地击打恶丐。

等到一行人闹哄哄的来到衙门之时,这乞丐也就剩了半口气。

人犯、苦主、证人及证词俱在,地方官又细细提审,发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便当堂以「采生折割律」断案,判乞丐杖毙。

那恶丐吓得屎尿横流,被众衙役拖出,当众乱棍打死,围观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而那人熊金汝利则匍匐在地,不住地流泪磕头,最后被送回长沙老家,此事才算是告一段落。

此奇案被记载在徐珂创作的清代掌故遗闻汇编,《清稗类钞·棍骗类·采生折割》中,以警后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