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失去伴侣的鹅

失去伴侣的鹅


睡前故事失去伴侣的鹅

一只鹅站在父亲的卡车后面,全神贯注地看着保险杠上自己的映像。建华,它整理几下羽毛,或者对自己的映像嘎嘎地讲话。我被眼前这一幕逗乐了。四个小时后,当我注意到这只鹅还站在那儿时,我就感到事情有些蹊跷了,于是我就这奇怪的问题向父亲请教。

“爸爸”我说,“那只鹅整天都站在你的车后面,你知道为什么吗?”

“哦,我知道。”父亲不假思索地答道,那是一只公鹅。一年前,它的伴侣死了,它从此就孑然一身。整整有一个月,它每天都到处寻找那只母鹅。后来有一天,它经过我车后的保险杠时,看到了自己的映像。我猜,它肯定认为它看到的是那只母鹅。这以后,它天天都要与它的伴侣在一起。

其实这只鹅并不孤单。父亲的农场里还有十几只鹅。但是,这只鹅更喜欢与它的伴侣在一起。父亲的车停在那儿,它就急急地走到哪儿,然后深情地注视着保险杠上的映像,兴高采烈地说个不停。

我被这只鹅忠贞的感情打动了。这是多么强烈的感情呀,甚至在伴侣离去后,它还坚定不移地徘徊在与伴侣貌似的映像旁边。“爸爸,”我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认定它是思念母鹅呢?”

“这很自然,”父亲说,“世上万物生来都需要一个伴。生活,因为需要想着别人,因为有人分享快乐、分担忧愁,从而有了意义。”

我相信,许多动物与人一样也需要有同甘共苦的知音和为之牵肠挂肚的伴侣,也会因为痛失它们而伤心欲绝肝肠寸断。

那只公鹅是把保险杠上自己的映像当成了故去的伴侣,所以生活依然有着幸福和希望。可是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父亲卖掉了卡车,换了一辆小汽车。“爸爸,”我向父亲打听,“那只公鹅还到你新车的保险杠前表达爱情吗?”

“哦,”父亲答道,“新车的保险杠涂了玻璃纤维,没有光泽,它又一次失去它的伴侣了。执政一周,它一直寻找不辍,走遍了农场的每个角落,凄惨的叫声不绝于耳。但是,它再也没有找到。”

那么,它有没有努力和别的鹅融洽相处呢?我问。

“没有。”父亲说,声音有些苦涩。“它对感情太投入、太执着了,在哀痛中度过了几日,然后就死了。”

是的,没有伴,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爱情故事好伴侣是树洞,差伴侣是修理工

朋友某天上班迟到,领导非常严厉地批评她。她回家向老公诉苦,老公完全站在领导一边:“你迟到了还不让人说?”她反复强调领导的态度也有问题,老公坚持认为,就事论事她不占理。朋友说,我真后悔告诉他这件事。

另一个男性朋友,他跟弟弟关系紧张,见面必大吵,每次向老婆倾诉,老婆都客观分析对错,如果怎么做,问题就可以避免。男性朋友问她:“你觉得我是道数学题,需要你来求证答案?”

是的,道理你们全对——迟到该被批评,关系不好要反省自己,这些简单的对错,路人都可以告诉我。而你和路人的区别在于,你是我最爱的人,我不想听你说“你错了”,我想听你说“我懂你”。

夫妻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亲密关系,超过我们和父母的关系,也超过我们和子女的关系。它比前者更平等,比后者更自由。

感情越好的夫妻谈论的东西越私密,好爱人是属于彼此的树洞。我们关系的分量,就是靠袒露內心最脆弱、最不愿示人的那一面来证明。

我那个女朋友,不止一次被领导修理。当她倾诉时,渴望丈夫懂得的信息是——迟到只是领导整我的借口,我受伤的自尊,想在你这里修复安放。

至于那个男性朋友,他和弟弟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妈妈的偏心让兄弟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当他倾诉时,他渴望妻子读懂的信息是——尽管我年过40,内心依然住着受伤的小孩。

细想一下,当伴侣开口倾诉时,Ta的困惑,你用心体会了吗?Ta欲言又止的伤痛,你帮Ta承担了吗?所有反复强调对错的人都没用。因为你置身事外。

健康婚姻的本质,就是追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共情体验。家从来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家是讲共情的地方。

《纸牌屋》里克莱尔和安德伍德的婚姻,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一个是美国总统,一个是第一夫人,脸上的面具瞬息万变,但他们从不评判对方,不管对方说出多惊世骇俗的话,彼此只投以深深的注视。

他们二人世界的对错标准,和世俗世界的对错标准,从来不一样,他们高度认可对方。这就是我们说的三观高度一致,真正的灵魂伴侣。

我们在婚姻中很难做到完美。当我开口向你倾诉时,是我的情绪生病了,需要你的拥抱、安慰、亲吻。请陪我骂陪我哭,然后再告诉我——软弱放在我这里,坚强那个面具,请继续对这个世界演好。别说“你错了”,说“我懂你”。这是我想在你这儿得到,也只有你可以给的安慰。

民间故事李良审鹅

汉高祖刘邦平定淮南王英布叛乱后,在返回长安途中,路经沛县。南北征杀十余年,第一次回到家乡,重见故乡父老兄弟,真是无限的感慨。

这一天,高祖在沛宫摆宴,款待乡亲父老,乡亲们都为本乡出了个皇爷而高兴,正当尽兴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吵嚷,高祖好生奇怪,忙放下酒杯问道:“门外为何如此吵嚷?”高祖话音一落,县令一旁“刷”地站起,伸过头去往外侧耳一听,才慢慢安下心来,转身跪在地下向高祖叩头道:“皇爷恕罪。令早卑职来拜皇爷,遇一乡民拦路喊冤,状告本城店主霸鹅。因奉皇诏,卑职不敢耽搁,……不想他们闹了上来,使皇爷受惊,卑职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高祖听后沉思起来,他听说这个县令昏庸无能,靠着做郡守的岳父才得以重用,今天我何不亲眼看看这位县令的本领!高祖暗暗拿定主意,连忙吩咐:“官清民安,民事为大,尊县不妨即速审理!”没等县令回答,高祖就已离开桌案,向大家拱手招呼道:“此处为堂,我等暂且一避!”

县令一听,吓出一身冷汗,心中连连叫苦。你想,一个小小的县令,能有多大的胆量敢在皇帝面前审案?何况这样的一个无能之辈!县令不敢推托,只好硬着头皮擂鼓升堂。那乡民被差役带到堂前跪下,哭诉道:“……二十只鹅为小民所养,指望卖鹅来购买农具开垦荒地,养家糊口。昨晚下店,不料店主霸鹅,反诬小民刁赖……求老爷为民做主哇!”

县令听罢,装模作样,手指店主大喝一声:“店家,你平白无故霸鹅,该当何罪?”谁知那店主没有害怕,听到喝声就扑腾跪在地下,连忙分辩:“老爷容禀:小店家闻高祖皇爷将要返乡驾临,就备鹅二十只,孝敬老爷以备皇爷受用,不料这乡野流贼,仗着如今皇爷法宽,爱民如子,就胆大包天,来得我店,见鹅起意,生出这谋鹅的歹毒之心……求青天老爷明察。”

县令听完,觉得店家说的也有理,心想,这可怎么了结呀……随后眼珠一转:咳,村夫流民,判轻判重谅他也不敢怎样,再说,本县若连一个村民也治不了,在皇爷面前,不是显得大大的无能了吗?想到这里,忙吩咐两边:“野夫民贼,骚扰本县——给我拿下,重责四十,收入南牢,听候发落!”那乡民毫无惧色,连声高喊冤枉,被差役强行架出。

其中的破绽,高祖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心想:天下要有这样一批“青天”,将要造成多少冤案啊,我这汉室江山,要不了多久就会败在这批人的手里……高祖忍着怒气走进大堂,冷冷地问:“青天大人,此案可理清断明了?”

县令一听高祖这口气,知道不妙,吓得浑身发抖。停了一会儿,高祖又问:“此案审理得如何了?”县令猜不透高祖的意思,吓得面色如土,哪里还敢哼一声,急忙跪在地上,连连叩头。

高祖抬头环视一周,微微一笑道:“诸位父老兄弟,县令大人不作回答,想必案子没有结果!既然如此,店主岂能逍遥?”说着又向众人摊开两手,轻轻说道:“战场识良将,治世出英才。你们谁能明断此案?”大家心里都很明白,皇爷想招贤理案呀!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哪个敢站出来冒这个大险呀,众人只是你瞅我瞧,谁也不吭一声。

这时,角落里一个身体瘦弱,双目炯炯的人一声高呼,双膝跪在案下道:“皇爷万岁,万万岁,恕小民无罪。我愿意来试一试!”刘邦闻言大喜,忙离座向前双手搀起。大家一见此人,不免一惊:“这不是书生李良吗?”李良直起身,对高祖说:“要将两家唤回,当面说清;并速将白鹅送上,我要审鹅,鹅供为证!”

“审鹅?”众人大吃一惊,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是审鹅!二十只全审——请备二十支笔,二十块帛,要鹅一一招供!”李良说得如此平平静静,连高祖也暗暗吃惊,不禁疑虑重重:此人莫不是疯魔中邪,天下哪有审鹅一说,鹅岂能写字招供?

李良依然不慌不忙,转身对高祖躬身一礼,说道:“请皇爷万岁明天审察!”

第二天,李良开堂审鹅。高祖上坐,店主和乡民跪在堂下,沛城众位父老兄弟列坐两旁,门外还有不少人等候着观看稀奇。李良不急不躁、安如泰山。看看大家等得有点儿不耐烦了,便回头高声吩咐:“将二十只鹅的招供呈来!”

话音刚落,二十个差役一人捧着一块帛,从后堂急急走上来。这时,大家的双眼瞪得像一对对铜铃,目光“刷”地一下落在帛上,仔仔细细地瞧呀瞅呀,可是,帛上除了鹅屎外,别的什么也没有,更没有什么“招供”!许多人由失望变得紧张起来,个个都在为李良担心。

这时,李良站起来,对着布帛看了一会儿,忽地,他皱起了眉头,一声猛喝:“店家!如今真相大白,你开黑店,霸占民鹅,二十只鹅已将实情供出,铁证如山,你还有何话说?”店家自知理亏,吓得两腿筛糠,瘫倒在地,最后只得点头认罪。李良呼叫左右差役,把店家拿下。又转脸对惊呆了的乡民说:“老乡,现在物归原主,把你的二十只鹅赶走吧,换回农具,多开荒地,好好地过日子去吧。”

李良见众人还愣在那里,不知究竟,就指着帛微笑着说:“城里人养鹅,鹅吃的是粮食,屙的是黄屎;乡下人养鹅,鹅吃的是青草,你们看,这块块帛上,不都是青青绿绿的吗?”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这时,只见高祖伸手拉住李良,连声称赞道:“好,好!这才称得上是沛县的青天!”从此,李良便成了沛县县令。

李良在沛县任职多年,百姓安居乐业。直到现在,人们还很怀念李良这个青天县令。

经典童话鹅大哥出门

鹅大哥出门去,走起路来,一摇一摆。他走着走着,觉得口渴了,就到池塘边去喝水,他往池塘里一瞧,看见自己的影子,哦,多漂亮:雪白的羽毛,头上戴着一顶小红帽。他乐滋滋地说:“看我多漂亮,谁也比不上。”

池塘边,大树上,有一只乌鸦,听见鹅大哥的话,笑了起来说:“不错,不错,您长得真漂亮,谁也比不上。”

鹅大哥一听更高兴了,伸长脖子昂着头,大步大步往前走。

一群小鸡,跟着鸡妈妈在捉小虫,他们叫着;“叽叽叽,叽叽叽……”

鹅大哥走来,大声地说:“让开,让开!你们这些小东西。”

鸡妈妈听了很生气:“鹅大哥,你干吗这么神气?”

鹅大哥说:“哼,我才不理你!”

一群小鸭,跟着鸭妈妈学游水,他们叫着。“呷呷呷,呷呷呷……”他们看见鹅大哥来了,嚷着:“快来呀,快来呀,快来跟我们一起游水。”

鹅大哥说:“哼,我才不跟你们这些小不点儿玩呢。”

小鸭子一起叫起来:“呷呷呷,你真不讲理!”

鸭妈妈说:“孩子们,别理他。”

一群小青蛙在草地上练习唱歌,他们唱着:“咯咯咯,咯咯咯……”他们看见鹅大哥走来,嚷着:“快来呀,快来听我们唱歌。”

鹅大哥说:“哼,我才不听你们这些小把戏唱歌呢。”

小青蛙听了很生气,气得胀大了肚皮。

一只小猴子在树上玩儿,看见鹅大哥,问他:“鹅大哥,鹅大哥,你到哪里去?”

鹅大哥看也不看他,说:“哼,不用你管,你这个小东西。”

鹅大哥越来越神气,胸脯挺得高高的,脑袋抬得高高的,一双眼睛望着天,前面有个大泥坑,他也没有看见,一脚踩了个空,“扑通”掉到泥坑里去了,沾了一身的泥,大白鹅变成大黑鹅了。

鹅大哥急得哇哇叫:“谁来救我,谁来救我!”

乌鸦在天上飞过:“谁啊,谁啊,谁掉到泥坑里去?”

“是我,是我,是我大白鹅。请你快来救救我吧!”

乌鸦说:“哦,原来是漂亮的大白鹅呀。你呀很神气,请你自己救自己。我没工夫来救你,对不起,对不起。”说完话,就飞走了。

哲理故事树和鹅

有一个人下山去看朋友,走到山路上时,看见几棵巨大的树,枝叶茂盛,可是伐木的工匠却站在一边,谁也不去砍伐。这人便问:“这么大的树,你们为什么不动手去砍伐呢?”工匠说:“这些树木质不好,没有什么用处。”这人想了想才明白:这些树正是因为没有用,所以才能长得这样高大。

下了山之后,到了朋友家,两人相见十分高兴,主人忙吩咐仆人杀鹅请客。仆人问道:“我们家的鹅一只会叫,一只不会叫,杀哪一只才好呢?”主人不假思索地说:“杀那只不会叫的好了。”

这人又糊涂了:刚才山上的树因无用而未终其天年,而今这只鹅因无用而被杀,到底是有用好还是无用好?

人生哲理:生存是一门学问,太强了树大招风,招人嫉妒;太弱了被人看不起,被人一脚踢开,把握好之间的度,才可以游刃有余。

哲理故事瓶中鹅

有一个人出门,无意中,捡了一枚鹅蛋。鹅蛋还留着余温,鹅蛋躺在一个草窝里,草窝还有破碎的蛋壳。

他把鹅蛋带回家,听见蛋内有啄壳的声响,他惊奇,这是个活鹅蛋。晚上,炕台焐着的鹅蛋裂开了缝儿,一个毛茸茸的雏鹅破壳而出。

他不知怎么怜惜是好,就拿来曾养过鱼的瓶子,将小鹅放入瓶中。透明的瓶子,他看着小鹅,很可爱。

一天一天过去,瓶中的小鹅渐渐长大,来回走也不能走了,固定在瓶中,只能吃,只能叫。

再过些日子,鹅的身体已不能动了,挤满了瓶子。

他发愁,再往大里长,瓶子束缚了鹅,鹅恐怕憋死在瓶中。

他舍不得损坏瓶子,也期望鹅好生地长大。他便去慕名拜访普愿禅师,给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普愿禅师听了他的苦恼,突然唤着他的名字,大吼一声:出来!

他本能地应了一声,呆呆地站着。再去瞧瓶子,瓶内已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