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职业猫

职业猫


睡前故事职业猫

那不是一只温顺的猫。它竖起的每一根黄毛都暴露出野性。这是饥饿的结果。

我认识它,它是九号职业猫。等我再次见到九号猫,已时隔多年。它已经不再是青壮年,毛长体硕掩饰着臃老。它的野性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张显,而是完全隐匿到骨子里。那天,它卧在九号库的地板上,毫无表情。无论你怎样呼唤,它纹丝不动。你蹲下来,晃动手里的美味,它毫无反应。

当我转身离去时,背后却传来一声轻轻的长长的甜甜的嗓音:“喵——”那声音细弱,清而柔,胆壮而发怯。它告诉我,那是一只小小猫。它身上的毛一定细而软,摸起来一定顺而滑。我真的看见了一只小猫,黄白相间色。它走出来了,扭头望望九号猫,就朝我的惊喜款款走来。我就要碰到它了!然而这时,九号猫从喉咙间发出一个沉闷的声响,一个眼神打过来,小猫就瞬间一闪,蹿进高大狭窄的货架间隐藏起来。见我半天没有动静,它才狐疑地探出半个脑袋。

这只尚未出道的小猫,像它的母亲一样,是承继祖业而来。但它还裹着母亲的奶,尚不能独当一面。它稚嫩的瞳眸黄而亮,有着花色一样的质感,身上散发着大片大片九号猫的奶香。一旦它开始涉世,就将和九号猫一样绝缘于旷野。它们都出生在这片容量大得令人惊奇的仓库。

库区里驯养的猫都属于职业一族。它们的称谓世代与库保持同步。一号库配一号猫,二号库配二号猫。依此类推,在编的猫有十几只。护家逐鼠,它们都很职业。大部分猫互不相识,因为没有公共放风时间,更没有机会相互嬉戏。它们彼此陌生,所接受的职前培训大体和我差不多,均以爱岗敬业为荣。

十年前,在一座小县城,我和九号猫坚守在同一个岗位上。但我很早就告别大仓库,另谋出路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库区回访,看见了九号猫。如今又时隔经年,九号猫的小猫早已长成青壮年,不知它被编入几号库。九号猫恐怕已经出局。这是所有从业人员的职业悲哀,并不涉及感情问题,猫也不例外。

和九号猫分开后,我多次在奔驰的火车上路过小县城,瞥见县城边缘上那片外表高大宽阔,里面却永远昏暗阴冷的大库。那从梁上垂下的一盏灯泡,日夜萎靡得跟萤火一样,远不如躲闪在黑暗处的九号猫眼忽闪得那么鲜亮。当初我就是在这样的萤火和猫眼照耀下,开始了文学创作。九号猫是一个日夜在九号库尽忠职守的人,也是惟一和我分享人生乐趣的人。

如今,那片古老的仓库像是死在大地上的一片废墟躺在铁路沿线上。听说,这破旧不堪的东西依然在使用,装着百货、烟酒、鞋帽、茶糖。依然有职业猫,在这个小县城的大仓库内奉献着它们的青春和热血。那些前来库区买办的人,大大小小也算个商人,他们通常不会注意到职业猫,进进出出的货物目不暇接,那是流水般的岁月和账页。谁还会在乎猫呢,一只猫!

只有看门人和库主,常常惦记着猫叫。猫叫防范鼠患,他们彼此挣钱踏实。

因此,这类严禁人工喂养、自谋生路、偶尔见饱的猫,总是在叫。叫是它们的职业特色。除了到处发霉、栓塞的大库,它们没有别的家;除了老鼠,它们没有别的玩伴和吃食。在巨大寒冷的寂寞中,夜里,似乎能听见九号猫撕裂老鼠骨架的声音。

九号猫的小猫,想必就是这样得到母亲的传承。

繁衍在大库里的职业猫,大多样子凶狠,怒目圆睁,是一族永远拒绝人抱的猫。当九号猫在我的供养下,稍稍有点人情味,我却已经远走他乡。假如我一直留下,九号猫会把我当成朋友,让我抱它吗?如果让我重逢九号猫,我只想唤得它的亲近。

但是,人往往不能单纯为了某一项喜好而永远停在一个地方不动。尤其像这样一间昏暗阴冷、破旧沉闷的库,两扇大铁门吱扭一合,人就别想望见天。我们不仅寂寞难耐,还会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不断地得着风湿。

屏息驻足,茫然回眸,如今,我最想和九号猫说说话。哪怕只回忆一下去年冬天驱寒的方法。遗憾的是,我们在同一个库里共度了春秋几载,它却从未开口说过话。但不知不觉中,我和九号猫共同分享了一样东西,那就是美好的青春年华。虽说人猫有别,但我们被分享的方式却差不多。在我胸前,挂着一个胸卡,人们招呼我像招呼九号猫,大声喊道:九号保管员!

多年以后,有一次我坐在哐当哐当的火车上,又经过那个最初激情工作的地方,我似乎听见清晰旷远的猫叫胜过了鼎沸的人声,一声声,一声声,一声又一声……我知道,那已经不是我的九号猫。那是很职业的一类猫。

睡前故事猫有猫的方向

我小时候喜欢猫,喜欢所有的猫。它们伶俐可爱,毛茸茸,暖烘烘,让人不由得想抱抱。我喜欢抱它们,去哪里都抱在怀里,爱抚它们,看它们的眼睛,倾听它们的呼噜声。

但是有一个问题,家里的猫都憎恨我。它们恨我,尽管我知道如何抱住它们,抱得很紧很紧。它们恨我,尽管我知道如何捉到它们———逼入死角,关上房间的门,迅速抓住它们的躯体。它们恨我,尽管我知道如何紧紧揪住它们脖颈儿的毛,使它们四足伸开,但它们还是恨我。它们恨我,尽管我学会把它们塞到床罩下面,压好床罩四角,让它们无法逃脱。它们一看见我,听见我的声音,就恨恨地跑掉。那时我七岁。我爱它们,尽管它们恨我。

我想成为科学家,于是决定研究自己和猫之间的问题。一天我正站在起居室里,斯特里佩,家中最老的那只猫,漫步走入,一直走到我面前(斯特里佩比我年纪还大,我十八岁离家,几年后它才去世)。我抱起它,它便叫起来。我把它放在肩头,抚摩着。它喉咙里发出的呼噜声告诉我,它对此很感惬意。

我踱了一会儿,便把它放到沙发上。霎时间它像是生起气来,把我吓了一跳,我退向壁炉,警惕地看着它。它似乎很愤怒,但并非生我的气,只是甩着尾巴,发着无名之火。过了一会儿,它跃下沙发,坐到地上,依然怒气未消。接着它走出房间,原路返回,回到了前厅,仍然是气呼呼的样子。

它走到楼梯口,坐下,依然生着气。后来它沿着原路,再次走进起居室,一直走到刚才我抱起它的地方,坐了下来。现在看起来它不再生气了,换上一副迷惑不解的表情,它坐了约一分钟,困惑地四下张望。最后它突然起来,向我抱起它时,它正要去的那个方向走去。现在,它看起来心平气和,目标明确。

我吃惊极了,这是怎么回事?作为“科学家”,我得出一个结论:斯特里佩做事是有计划的。它在楼上一觉醒来,肚子饿了。知道食物在厨房里,于是它出发了,下了楼来到前厅。“通往厨房的门关着,没关系。穿过起居室,从餐厅也可以进厨房。阿尔站在起居室,嗯,没问题。他把我抱起来,抚摩我,好的。然后他把我放到沙发上。现在,我在沙发上干什么呢?唉,该死,我忘了要干什么了。该死,该死,让我想想。如果回到楼梯口也许会想起来。啊,对了,我要去吃饭!哈哈,那么去吧。”这是它的心理活动。

“猫做事也有计划,”我思索着,“啊!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如果我抱起它们,爱抚它们,然后把它们放回原先的位置,也许它们会更喜欢我。”

于是我养成了这个终生的习惯,把猫抱起来时,记住它们要去的方向,过后再把它们放回原地,朝向原先的方向。你知道这为什么会成为我终生的习惯吗?因为这很管用。两个月后,家里所有猫都喜欢上了我。

无论谁,都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方向,即使是一只猫。只有对他人的选择和方向给予足够的理解和尊重,我们才能赢得他人的喜爱。

睡前故事城市猫和乡村猫

在郑州市一家宠物医院里,住院的猫们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大黑猫手里拿着一张《大河报》,双眼圆睁,胡须乱颤,慷慨激昂地说:“刚才读了《大河报》刊登了关于我们猫的消息,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人间奇闻,更是我们的奇耻大辱。自古,咱们猫就是老鼠的克星,不要说是那些鼠辈看见我们,就是听见我们的歌声,哪一个不吓得胆颤心惊,魂不附体!而现在呢?生活在那家酒店的兄弟,一个没有集体荣誉感的可怜虫,见到老鼠竟吓得掉头就跑,这成何体统?”

“那么凶猛、那么威风的百兽之王的老虎,还是我们的学生,被人们一贯称之为胆小的老鼠,居然敢欺负到我们头上来,孰可忍孰不可忍!”一只又肥又大的白猫捶胸顿足,怒气冲天地说。

“咱们要以实际行动,痛击老鼠的嚣张气焰,向人类展示我们战胜老鼠的智慧和力量!”一只大黄猫激动得举爪大声倡议道。

“对!”其它猫一致同意。

大黑猫写好挑战书,立即请小喜鹊送给老鼠。

城市猫的挑战书很快传到老鼠那里,大老鼠一见笑了,把挑战书往屁股底下一塞,高喊道:“让屋外小喜鹊告诉那群养尊处优的笨蛋们,我们答应挑战。弟兄们,咱们今晚吃饱喝足,养足精神,明晚把城市猫彻底打败,一洗刷千百年来的奇耻大辱,一举推翻千百年来的血腥统治,迎接我们主宰世界的时代!”老鼠们群情激昂,摩拳擦掌。

第二天夜晚,老鼠们浩浩荡荡地开进宠物医院公园。城市猫们一见老鼠庞大的阵势,顿时胆怯了,没有一个猫敢先跳上擂台。大老鼠一见,大摇大摆地登上擂台。

大黑猫一看老鼠那趾高气扬的模样,肺都快气爆了,立即派大白猫上台应战。

大白猫见大老鼠体壮膘肥,眼露凶光,亮出锋利的牙齿,吱吱地发出怪叫,心跳顿时加速,硬着头皮向大老鼠冲去。老鼠身上的臭味被风吹进了大白猫的鼻孔里,难闻极了。它胃里翻腾,嗓子发痒,只想呕吐,还没等大老鼠扑过来,自个掉头跳下擂台。

“大白猫败了,大老鼠万岁!”老鼠们兴奋地振臂高呼。

大黑猫恼了,立即派大黄猫上台应战。大黄猫心里没有底,问大白猫:“老兄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打,咋就败下阵来?”

“那老鼠身上的臭味难闻死啦!”

原来是这样。大黄猫抖抖精神,跃上擂台,二话没说,就扑了过去,大老鼠身子一躲,顺势给大黄猫一爪。大黄猫见老鼠抓乱了自己的毛,害怕主人怪罪,赶紧收招,用舌头整理,一见大老鼠又冲过来,慌忙跳下擂台。

老鼠连胜两场,士气高涨,又喊又跳。大黑猫一见恼了,没等大老鼠反映过来,一个箭步冲过去,双爪按住它,用牙使劲一咬。老鼠的血味难闻死了,身上的肉一点也不好吃,和鸡、鱼的味道相比,差十万八千里。大黑猫赶紧松嘴,收回爪子,掉头就走,边走边吐唾沫,想把自己口中的异味吐掉。大老鼠吓得魂不附体,被猫咬得钻心地疼,闭眼等死,没想到大黑猫自个松开爪子跑走了。它赶紧爬起来,向大黑猫扑过来。

老鼠连胜三场,群情异常激动,高呼:“老鼠必胜,老猫必败,猫怕老鼠,吔!”

城市猫没了威风,更没了斗志,不知所措。这时一只又脏又瘦的大灰猫,从墙头上跳下来,像流星一般划上擂台,一个漂亮的抓扑,将大老鼠按在地上,一口咬断大老鼠的脖子,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快跑啊,这是乡村猫!”老鼠们惊叫起来,忽地一下,全没影了。

城市猫见了乡村猫的吃像只倒胃口,哇哇吐起来,尔后一致认为乡村猫太脏,太不讲卫生,有损咱们城市猫的高贵形象,得给它赶出城去。于是一哄而上,又抓又咬,乡村猫只好离郑州。

而城市猫们再也懒得和老鼠过招了,看见装着没看见,一味地在主人面前撒娇,设计着各种动作讨主人欢心,得到许多可口的美味佳肴。所以尽管城市养猫的人越来越多,可老鼠也越来越多。

经典童话城里的猫和乡下的猫

有只猫生活在城里,他熟悉城里的一切。

一天,一只乡下的猫来城里做客,城里的猫陪他到外面玩。

“那是什么呀?”乡下的猫指着一座高耸入云的铁架子问。

“那是电视发射塔。”城里的猫得意地说,“电视节目就是从它那里发射出去的。”

他们又来到十字路口,乡下的猫指着一排会变颜色的灯问:“这是什么呀?”

“这叫红绿灯。是用来指挥交通的。”城里的猫说。

在儿童公园里,乡下的猫一下惊叫起来:“哎呀,不好!那两辆车撞在一起了!”

“你喊什么呀!”城里的猫说,“这叫碰碰车,底座是橡胶做的,碰不坏,是孩子们用来玩耍的。”

每到一处,乡下的猫总是问这问那,有时还大惊小怪。城里的猫感到乡下的猫太没有知识了,简直像个傻瓜。

几个月后,城里的猫接受乡下的猫的邀请,去乡下做客。

乡下的猫陪城里的猫到野外去玩。

“这不是动物园里的河马吗?怎么逃到这儿来啦?”城里猫指着河里的一个大动物说。

“这不是河马。”乡下的猫说,“这是水牛,它耕完地后,浸在水里休息。”

在田边,城里的猫指着田里的庄稼说:“种这些草干什么?”

“这不是草,是麦子。麦子熟了,可以磨粉做馒头。”乡下的猫纠正说。

“昨晚刚下过雨,怎么还要给花草洒水?”城里的猫问。

“那不是洒水是喷农药。”乡下的猫解释说,“蔬菜上有了虫子,得用农药杀死。”

城里的猫脸红了,他觉得自己到了乡下,也像个傻瓜。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