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想做国王的乌鸦

想做国王的乌鸦


睡前故事想做国王的乌鸦

森林王国里有一个鸟的部落,由于国王去世,整个部落都在争夺王位,于是,几乎所有鸟都来参加这次的选举大会。

会上由一只饱经风霜的老鹰来判定国王的宝座由谁来继承。燕子说:“我是燕子,我对人友好,从无恶念,我深得大家的心,宝座由我来继承,大家觉得如何?”

话音刚落,黄鹂说开了:“你这怕冷的懦夫,一到冬天,就飞到南方去了,国王怎么能让你做?我看,我最适合,我怎么美丽,又很善良,国王应该由我来做!”

“就你呀!”鹦鹉说:“你徒有一身美丽的装束有什么用,你连中学都没毕业,我看还是我最适合,我可是大学生,文凭这么高,能力自然比你高,国王让我来做绝对没问题的!”

“你――我看全天下就你最没有原则了,叫你学什么话你就说什么,你怎么能当国王呢!照我说,还是我最能担当,我责任心强,并且飞得那么高,可以随时监察你们,还有人比我更合适吗?”

这里,一旁的喜鹊发话了:“像你这种好高骛远并且自以为是配当国王吗?依我看,还是我最合适,你看,我说话从不伤人,他们都喜欢听我说话,有道是:得人心者得天下。还是让我来吧!”

“凭你,生就一副奴颜媚骨,平日就会溜须拍马,拿面镜子照照你自己吧!还想当国王!”麻雀说道,我说还是让我当吧!我人缘不错,我当准没错!“

在场的全都说别的不是,又从不忘多讲一些自己的优点。这时,邮差乌鸦正在天上飞着,看见地上这么热闹,也就不由自主地下去看看。

“乌鸦,你也来参选呀!早点走吧,这没你的事!”在场的都说。

“我不是来什么参选的,我只是来看看的……”

“唉呀!你就上去说说吧!”旁边的百灵鸟说道。

“那好,我就说几句。其实,我并没有什么优点,并且我也不会说话,我知道你们不会喜欢我的。不过,我会努力工作,让你们慢慢喜欢我。”

没过一会儿,那只老鹰上台说:“现在我宣布:国王就是,就是,就是乌鸦……”

全场一点声音也没有。但没过多久,全场爆发出一阵巨响:“啊……”

名人故事一个专做傻事的国王

他是一个傻傻的人。自记事起,他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他却很讨厌这种生活。他以读书为名,逃得远远的。

他来到瑞士,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快乐而知足。当他正打算一辈子这样过下去的时候,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国王被刺杀了,他必须马上赶回去继承皇位。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恩赐,可是他的傻劲来了,他竟然拒绝了。“国不可一日无主,祖宗遗训不能弃,否则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使者跪在门口,苦苦乞求。他听到最后一句,心不由自主地灼痛一下。

1946年,当他坚毅果敢的身影出现在这块广袤辽阔的大地上时,国家一下子安定下来了。他用自己的智慧和胆识平息了叛乱,国家重新进入正常秩序。

几乎可以肯定,谁都没有见过这样傻的国王:他不喜欢待在金碧辉煌的皇宫,却常常跑到贫瘠荒凉的乡下去,在田间和农民们交谈,和他们一起割草、除虫,亲如兄弟。洪灾期间,他更是不顾安危,深入灾区,成天浸在污水中,对灾民们嘘寒问暖。他傻傻的行为把大臣们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然而,他傻傻的行为还远远没有结束

当他得知国家居然还有很多麻风村时,他再次做出一个傻傻的决定:亲自到麻风村看望那些被世界遗弃的人。随后,他成立麻风病研究中心,一次又一次地深入麻风村,把药物亲自送到病人手中,让他们从肉体和精神上都得到救治。

这个专做傻事的人叫普密蓬阿杜德,现任泰国国王。六十年来,他一直为民众做傻事,乐此不疲。当世界上大多数的首脑们,每天都在为挽救自己的威望而发愁时,他却默默接受着民众潮水般的爱戴和祝福。

经典童话小亮不想当国王

小亮特别喜欢昆虫,同学们就给他起个外号,叫“虫子大王”。

一天,爸爸给他买来一架小直升飞机玩具。小亮想:“如果我能变得像蟋蟀那么小,钻进飞机里,到昆虫世界去历险……”本来只是想一想,没想到,这天深夜,他的这个心愿真的实现了。他的身体突然变得小小的,正站在直升飞机旁,他兴冲冲地走进机舱,开着直升飞机离开写字台,从气窗中钻出,飞到空中。

小亮后来曾在昆虫世界里多次历险,但最有趣的就数和蜘蛛经历的冒险了。

那天,在昆虫奥运会上,大会主席竹节虫发表演说。小亮知道,在昆虫世界里,竹节虫身体最长,有的身长十几厘米哩!

竹节虫根本没注意到悬在上空的直升飞机,更不知道小亮正竖着耳朵听他演说呢。

竹节虫的调子很高昂,他说:“人类认为非常古老的庞大的动物恐龙,生活在一亿年以前,可我们昆虫的生命史,至少有3亿5000万年了!如今,恐龙早已经从地球上消失,可我们昆虫,在这个世界上却总是获胜!”

小亮不由得点头,他觉得竹节虫说得挺符合实际,要不是怕竹节虫发现,他非鼓掌表示赞同不可。

竹节虫身体细长,腿也细长,看上去真像条竹节。他越说越激动,不断摇晃着他的细腿。他接着说:“我们昆虫虽小,但我们的足迹却遍布地球的每个角落。在动物世界中,昆虫的数量最多,这是为什么呢?”

小亮正等着听下去,可谁知道,竹节虫摆动着那几条细胳膊细腿,却说不下去了,光是重复着一句:“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全场的各种昆虫都在认真地听,见竹节虫老说“为什么呢”,就不耐烦起来。场上开始乱了。

小亮再也忍不住,就朝竹节虫喊道:“还是让我替你往下讲吧!”蜘蛛也在一旁鼓劲说:“好哇、好哇!”这时,竹节虫抬头看见了小亮,高兴坏了,忙说:“真是福从天降!我正愁讲不下去呢。我的学问全讲光了,你快来讲吧!”

小亮打开机舱门就朝主席台上跳,竹节虫像接篮球一样,用细长的胳膊夹住了小亮,又把他放在台上。

小亮面对众多的昆虫开始演说:“动物世界里昆虫最多,为什么呢?这首先因为,你们昆虫对各种环境,包括非常恶劣的环境,都有极强的适应力,你们一点也不娇气!另外,你们之中的大多数都能飞行,容易选择好的生活条件,也容易逃避地面上的天敌……”

竹节虫带头鼓掌,于是全场的昆虫都鼓起掌来,蝈蝈、蟋蟀还突然奏起乐曲。

小亮接着说:“还有,你们昆虫繁殖力最强,比如,蜜蜂的一个蜂后,一天能产卵3000粒;一对苍蝇一年能有几亿子孙——但幸好,这些苍蝇不能全活下来。再有,你们昆虫的个儿小,一个饭粒,就够几只蚂蚁吃一天的了……”

小亮还没讲完,全场一片欢腾。竹节虫激动极了,他说:“这个小人儿,这么了解咱们昆虫,他真像个虫子大王,咱们留下他,让他当昆虫世界的国王,好不好?”

全场沸腾了,蝈蝈、蟋蟀用力拉琴,蜻蜓、蝴蝶在空中翻筋斗,螳螂们跳起了“马刀舞”……他们还不停地喊:“好,好,好,欢迎小人儿当国王!”

这可是小亮没料到的!小亮急忙喊:“不行不行!”竹节虫不高兴地问:“为什么?”小亮对竹节虫,也对整个会场说道:“昆虫世界的国王,应该是一只昆虫,可我不是!”竹节虫和会场的昆虫异口同声地说:“是,是,是,你就是!说你是昆虫,你就是昆虫!”

小亮又伸胳膊又抬腿地说:“你们六条腿,我,把胳膊说成腿,也才四条腿。不信,你们数啊!”竹节虫指着在直升飞机窗口探头探脑的蜘蛛,问:“他几条腿?”小亮回答说:“是我这四条腿的两倍。”竹节虫想了想,说:“二四得八,他八条腿,你们都不是昆虫。”竹节虫又想了想,然后说:“四加八,再被二除,等于六,把蜘蛛的腿切下两条,给你安上,你就可以当昆虫国的国王了。”

蜘蛛一听说要切他的腿,慌了,刚想驾驶直升飞机逃跑,一想不行,小亮还在下边呢!他忙从机舱门抛下一根绳子,喊道:“小亮,抓住!”小亮乘竹节虫还没弄明白,一把抓住绳子。直升飞机垂直上升,蜘蛛把小亮拖进舱里。

竹节虫见了,大怒,下令道:“昆虫世界,全体出动!快把这架飞机击落!”

小亮用力拉操纵杆,让飞机拼命升高,但成千上万只蝗虫把飞机包围了。这时,直升飞机突然加大速度,猛烈冲撞,小亮还向前后左右上下各个方向发射石头炮弹。

被石头炮弹击中的蝗虫,纷纷落地……小亮驾驶着飞机,载着亲密的伙伴蜘蛛,在蓝天白云中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历史故事乌鸦

德诺小镇,炊烟袅袅,天空被大地染成了橘黄色,又是一个安详美丽的黄昏。

然而,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如诗一般的美好。他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相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气息,一股莫名的气息,让人下意识的远离他,就好像远离死亡一样。他因为工作四处奔走,只是那么敬业的他走到哪里都不受人欢迎,像乌鸦那样惹人厌烦。所以见过他的人把他叫做乌鸦,并且没人想再见到他。

这是乌鸦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当然,也是为了他的工作,一份特殊的,不招人待见的工作。“请问,这是史密斯家吗?我想见见史密斯夫人。“乌鸦开口了,声音很沧桑而且显得很有气势,里面有股说不出的威严。此刻他正站在篱墙外面,篱墙里面是一群夫人在谈天。

“是的,我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人群中站起来一个少妇,显然是刚新婚不久。她走到篱墙边上疑惑的问乌鸦。乌鸦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勉强挤出一个能看的微笑,然后从包里取出一份信件。带着些许犹豫的双手递给史密斯夫人,他的手有些颤抖,但并不明显。待到史密斯夫人接到信件之后,他摘下帽子,稍微低下了头,似乎是在逃避史密斯夫人的目光。

史密斯夫人接到了信件,看到乌鸦的动作之后,眉头皱了起来,她预感到了什么!她身后的几名妇女也离开了座位好奇地向这边走来。

“十分抱歉,您的丈夫,我们勇敢的战士史密斯中士在战斗中表现得很英勇,但是上帝却没有眷顾于他,他在战场上牺牲了……”史密斯夫人在拆开信件开始阅读时,乌鸦有如机械般的读出这段话,本是充满惋惜悲壮之情的语句却在他的声音下变得冰冷生硬,不带丝毫的感情,好像乌鸦聒噪那样。

“啊!”史密斯夫人毫无征兆的晕厥过去,显然新婚不久的她不能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新婚不久的丈夫战死,多光荣!乌鸦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反应,在她倒下之前隔着篱墙拖住了她。可史密斯夫人后面的那些妇人吓坏了,大叫着大喊着冲向乌鸦,从他手中夺回史密斯夫人:“你在干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快报警!”“你这个恶魔!你究竟来这里做什么!”

乌鸦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他只是看着前方那些抓狂的妇人,毫无动作,就只是纯粹的看着,只是此刻他的双眼中隐隐透露出些许的疲惫。妇人们又吵闹了片刻,终于消停下来了,不是因为乌鸦走了,而是她们看见了史密斯夫人手中紧紧攥着的信件,或者说通知书。但是当她们的眼神看向篱墙外的乌鸦时,那厌恶的目光依然不变,即使他一点错也没有,甚至还托住了史密斯夫人,使她没有重重地摔在冰冷的地上。

乌鸦依然站在那里,因为他想把刚才没念完的台词念完,念给史密斯夫人,念出那段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话。要开导她,让她认为丈夫的牺牲是有意义的,是一种光荣。虽然乌鸦很恶心这些洗脑台词,但是这些台词或许能让遗孀好受点,至少能让乌鸦自己好受点。他静静地等待着,不由得回想起三个多月前,就是找到报丧人这份工作的前一天,自己还是大名鼎鼎的海顿将军的时候,因为反对向邻国宣战而遭到内阁那些腐败的老顽固弹劾,一怒之下毅然辞职。然后通过旧部的关系找到这份特殊的,不招人待见的工作,乌鸦的到来就意味着厄运也要来。多年的军旅生活使他说话总是带着威严的气势。其实在念台词的时候,他也想刻意把声音调得柔和些,但体内流淌的军人铁血时刻在警醒他不能对自己曾经的部下的牺牲视而不见!他恨战争!虽然战争成就了他!

直到从回忆中惊醒,视线又回到了这个祥和的小镇,此刻夜幕降临了,周围静悄悄的,除了从史密斯家里传来的抽泣声和悉悉索索的劝导语。静谧的空气在排斥着乌鸦。乌鸦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带着一份坚决和果断。临出镇口回了一下头,最后看一眼属于宁静的这个镇子。从明天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这个小镇开始,宁静将不复存在。因为明天还会有更多的报丧人来到这里,乌鸦,或者说海顿将军,在报丧人中他永远都是最快的。

摸一摸包袱,里面还有一封,就在旁边的诺克镇。这应该是最后一封了。一路上,树上的的乌鸦聒噪。

第二天新闻头条:内阁议员家中遭暗杀,大规模反战游行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