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我们的动物兄弟

我们的动物兄弟


睡前故事我们的动物兄弟

有一些细节常常使我过目不忘,且难以释怀。一个如我这般懂得现实的无奈与残酷的成年人,抓住这类细节不撒手,似乎有矫情之嫌。但是,它确确实实是一种隐痛和矛盾。

让我们体会一下下面这个片段:……然后,刀子插进去了。仆人稍稍推了两下,让刀子穿透皮肤,长长的刀刃似乎在插进去时熔化了,只剩下刀把斜插在它肥肥的脖子上。起初,这头公猪毫无察觉,它躺了几秒钟,思考了一会。噢!它突然明白过来了,有人要杀它,于是震耳欲聋地叫起来,直到再也叫不出来。

记得读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心里非常难受,眼睛里盈满眼泪。我放下书什么也看不下去了。然后,把我家的爱犬三三搂在怀里,它长长地无言地凝视着我,与我心领神会,我自说自话一般冲着它表了一通决心、抒了一通情。三三在我心中已然成为了全天下所有无辜无助的让我心痛的动物的替代。再然后,我在心里很不现实地默想,猪肉以后不要再吃了。

第二天正好有个朋友聚会。一坐上餐桌,我就抑制不住地向在座的几位朋友复述关于杀猪的这一段文字,并很动情地诉说猪是如何如何的善良、聪明与无辜,说我们人类没有任何理由在万物面前强权与优越!我的筷子也本能地绕开桌上的猪肉。大家也感叹着,叹叹气说,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没有办法,想得太多我们自己就没法活了。

待聚餐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把猪的事给忘了,不知不觉中是否吃了几块猪肉也已不记得。直到离座时,我忽然又想起猪的命运,心里一阵深深的无奈和自责!

另一个细节发生在高尔泰的《寻找家园》中。

大约半个世纪前的大饥荒年代,有一次他和同伴们在深山野林里觅食狩猎,经过千辛万苦他们终于打中了一只羊。他走上前,看到:

“它昂着稚气的头,雪白的大耳朵一动不动,瞪着惊奇、明亮而天真的大眼睛望着我,如同一个健康的婴儿。慢慢地,它昂着的头往旁边倾斜过去,突然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了。它动了动,像是要起来,但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我坐下来。不料这个动作竟把它吓得迅速地昂起头,猛烈地扭动着身躯……”

高尔泰内心痛苦地看着它。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

同样一个恼人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我不知道。

尼采曾在街上失控地抱着一匹马的头痛哭,他亲吻着马头哭道:我苦难的兄弟!尼采被送进了疯人院,而所有无视马的眼神、马的命运甚至虐待马的人们,都被作为正常人留下来享受着现实。我万分地理解尼采的这一种痛苦。

草会口渴,鱼会疼痛,羊会流泪,狗会想念……我们人类既然比它们“高级”,那么我们将如何表现我们作为动物的“高级”和“文明”?我们的成熟一定意味着对生态界弱小者的麻木和漠视吗?对于现实世界残酷的认知一定要以把我们自身变得残酷为代价吗?倘若它们来到这个世间的使命,就是不平等地为了变成人类的腹中餐,那我们能否怀着悲怜、怀着对弱者的同情,让它们活得有点尊严、死得觉着幸福?

这是一个脱离现实的问题,但是,这个不现实的问题要成为一个问题。

动物动物启示录,动物哲理寓意故事

1。懒蚂蚁效应

生物学家研究发现,成群的蚂蚁中,大部分蚂蚁很勤劳,寻找、搬运食物争先恐后,少数蚂蚁却东张西望不干活。当食物来源断绝或蚁窝被破坏时,那些勤快的蚂蚁一筹莫展。“懒蚂蚁”则“挺身而出”,带领众伙伴向它早已侦察到的新的食物源转移。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郑学益在阐述市场营销理念时,以上述现象作类比:相对而言,蚁群中的“懒蚂蚁”更重要,在企业中注意观察市场、研究市场、把握市场的人更重要,这就是所谓的“懒蚂蚁效应”。

2。快鱼法则

“大鱼吃小鱼”以往被视为常理,可是在信息社会的市场竞争中,有时不论大小,“快鱼吃慢鱼”的事时有发生。有人曾经形容说,美国人第一天宣布某项发明,第二天投产;而日本人第三天就将该项发明产品投放了市场。加拿大将枫叶旗定为国旗的决议通过的第三天,日本厂商赶制的枫叶小国旗,及带有枫叶标志的玩具,就出现在加拿大市场,且销售火爆。作为“近水楼台”的加拿大厂商却坐失良机。人们把这种市场竞争中“不快而死”的现象称为“快鱼法则”。

一般的鱼都有储气的鳔,便于上浮和下沉,在水中游动自如。鲨鱼无鳔,只有不停的游动才能避免下沉,鲨鱼少一个生存条件,却成为了“水中霸王”。一般的鱼多一个生存条件,命运却不见得怎样好,有时还是会被鲨鱼吃掉。

有的人条件欠缺,但不畏强手,奋力拼搏,创造生存条件,结果变劣势为优势,出奇制胜,成为强者,人们将这种生存方式称为“鲨鱼方式”。

读书方法除了同类比较法、带题求解法、文理交替法、提要钩玄法等之外,还有一种鲸吞牛食法。对于相对价值较低的书,可用鲸吞式的泛读快读,得其梗概;对于相对价值较高的书,要慢读精读,含英咀华,像牛反刍一样。

非洲草原上有一种吸血蝙蝠,常叮在野马的腿上吸血。不管野马怎样暴怒、狂奔,就是拿这个“小家伙”没办法,不少野马被活活折磨致死。科学家发现吸血蝙蝠所吸的血量极少,远不足以使野马死去,野马的死因是暴怒和狂奔。有的人因芝麻小事而大动肝火,暴跳如雷,以致因别人的过失而伤害自己,自食苦果,可谓之“野马结局”。

毛毛虫有尾随的习惯。法国科学家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让毛毛虫在一个花盆边围成一个圆圈爬行,离花盆不远处放有食物。毛毛虫一个随一个爬了六七个小时,最后又累又饿而死。如果有一个毛毛虫破除尾随的习惯向其它方向爬行觅食,就可以避免惨剧发生。人也是这样,决不能一条巷子走到底,要善于另辟蹊径。

人生故事兄弟,我们是兄弟

林妈妈每天都愁着张脸,这都五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更老!

唉!这人一当了父母,就以自己的孩子为中心了。林妈妈在为大儿子的婚事操心,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没有对象!小儿子都已经有个会走路的胖小子了。

林妈妈经常给林辉安排相亲的,可林辉却是爱搭不理,还说什么“爱情之雨还没有降落在我的身上,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白费力气。”可把林妈妈给气着了,感情儿这是自找麻烦!之后对于老大林辉的婚事,林妈妈表面不在那么意了,可心底却关心着呢。

“大辉,什么时候带个媳妇回来见老妈吖!林妈妈对着刚下班回来的林辉说道。

“唉……老妈呀!我不是说过嘛,爱情之雨还没有降落在我身上,这事儿,急不来!”林辉一边换着拖鞋,一边就拿出了他的手机了,“小弟,两口子要买房子了吗?”

“那是你的事,我才不急呢!嗯嗯,是啊我还正打算把我攒起来的退休金拿出来资助他们,”林妈妈听到一点响声,停止了说话,不过,随即声音又消失了,“大辉吖,刚刚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听到了,那是我手机发出来的。”

林妈妈这才仔细打量起林辉,从刚进门,就开始拿着手机摆弄了,好像以前从没有这个习惯。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大辉,手机有什么好玩的,看你一进门就不曾离过手过。”

“没什么啊,就是手机上的垃圾太多了,我清理清理……”林辉眼角出现一丝紧张,不过还是被正在专注着他的林妈妈看见了。

这下可让林妈妈犯嘀咕了,就是感觉林辉有事满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感觉肚子难受,去厕所的时候,用余光瞥了一眼林辉的卧室,看见有微弱的光在跳动,这就更加坚定了林妈妈的想法—林辉一定有事满着自己!

一连好几天,都发现林辉很晚才会睡。今天是周末,林辉正在家中看篮球比赛,林妈妈几次都把张着的嘴巴又闭上了。

到了晚上林妈妈已经阻止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了,就是想询问下林辉为什么天天泡在手机上……“妈……”林辉的唤声把正在出神的林妈妈拉回了现实中。“和你说个事。”

“是关于我未来媳妇的,你就说,如果不是,那就不要说了。”

林辉白了一眼林妈妈,“在你眼中就只有未来媳妇……好了,和你说正事了。你的未来媳妇有着落了。”林妈妈听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头那个高兴吖!迫不及待的问到“儿子,你真行呀!居然在老妈的眼皮子底下耍了个。给老妈透露透露你们是怎么好上的。”林辉便把来龙去脉给林妈妈说了。

原来,林辉与戴梅是在网上相识的,彼此也见过面了,两人都对双方有好感,就差见父母了。

林妈妈一听是网上认识的,刚才一脸的兴奋换成了严肃“林辉,现实中的女人难道就没有了吗!网上……网上的真实性高还是现在中的真实性高?”

林辉赶忙的说道“妈,她家就在竹宛小区,站在厨房里的窗前还能看见她住的那栋楼。”这下林妈妈才放稍稍宽心了。林辉也承诺在下周之前会带戴梅来家里的。

“妈!”林辉还没有进门就开始叫喊了。“看我带谁来了?”

站在厨房里弄饭的林妈妈听到了声音,转过头看着客厅,便看见刚进门的戴梅。

林妈妈打量着戴梅,五官端正,相貌也算是个美人胚子,心中也比较满意。在林妈妈打量着戴梅的时候,戴梅已经走到了林妈妈的眼前,“伯母,我和你一起弄饭。”

林妈妈对戴梅的形象蛮好,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实干能力,当下戴梅主动要求帮忙,林妈妈也就没有推迟。两人在厨房里配合的还很默契,只留林辉在客厅里对着电视发呆。时不时的,厨房里传出笑声,搞得林辉以为她俩一见如故,而把自己扔在客厅里,心中也有许些唠叨。午饭,吃的很开心,林妈妈宽心了不少,大儿子终于有着落了!

“戴梅,下午我还有一个老客户需要去联系,这是公司交给我的任务,还希望有你的帮助。”还在饭桌上的林辉就对戴梅说了下午的安排了。

戴梅娇笑了一声“就你鬼点子多,知道我是不会在伯母面前拒绝你的!”看着两人当着自己的面,还这样娇弄,林妈妈也不反感,反而很高兴。心中也在想:他们在我面前如此行为,说明两人的感情很深!人与人在一起,感情的深浅占很大关系。想着自己的小儿媳,刚来的时候根本就不会做饭,还是自己手把手的教会的,教会后就呆在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外面全是由林华一人担着,就不像人家戴梅,下的厨房,出的大堂。林妈妈不由的就拿小儿媳欧阳倩与戴梅做起了比较,但也尊重欧阳倩!

“妈,这还有个多月就过年了,我想让戴梅和我们住在一起,年过后我们就打算办婚礼了。”林辉斜躺在沙发上。

“嗯嗯,我尊重你们俩的决定。什么时候请戴梅的父母过来坐坐?”

“我也和戴梅说过这事,可她说她的父母很忙,常常深夜不归。就是感觉一个人呆在空洞的房里无聊!才说要过来和我一起住。”

林妈妈好像想起件事,赶忙又说道“你弟弟的房子已经买好了,不过还要装修,这个年是很热闹了!他们也要搬过来过年,还好你那臭爹留下来的房子够宽!”说道这,林妈妈眼中已停留了不少的伤感。

林华三人也已经搬过来了,与林辉两人的房间相邻,林妈妈就在他们的对面,在这中间就客厅,还有一个书房就与林妈妈那间屋相邻。

天还蒙蒙亮,林妈妈就起来做早餐了,与林妈妈一起在厨房里忙的还有戴梅。欧阳倩起来看见两人在厨房忙着,自己也打算和她们一起弄早餐。可刚走到厨房门,林妈妈就说“你不用进来了,就在外面把餐桌整理好,碗筷拿好就行了。”

林华的孩子—林冲很调皮,一家几个人都要放只眼睛在他身上,林妈妈对他是既严厉又慈爱的,这让小冲儿一会怕他奶奶一会儿又爱粘着……

戴梅听见开门的声音,当下就轻轻的走出来,把门给带上,却见客厅沙发上的小冲儿斜着脑袋望着她。戴梅镇定的走过去摸了摸小冲儿的头,对他说道“小冲儿,怎么就醒了?乖,慢慢再睡。”戴梅的语声很轻,她此时只希望林冲睡着,那样这便只是梦!

林妈妈已经换了拖鞋走进来了,看见戴梅正在抚摸熟睡小冲儿,自己也像小孩般蹑手蹑脚的走开。

事情,事情……之所以有事,便由那个‘情’字所起,这个‘情’是指理由,就是所发生的事的理由!

林妈妈这几天肠胃不好,总是起夜。还没有到厕所,就已经听到里边细微的声音了。

“……好好,年过后,我一定把所差的余额和所有的利息全部归还。”戴梅听到外面有声响,出来看见林妈妈房里的灯还亮着,不过,随即又关掉了,戴梅以为林妈妈听见了她的通话,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径直就向林妈妈房间走去,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轻声说道“妈,我有事和你商量!”没过一会儿,林妈妈便把门打开了,这就更加坚定了戴梅的想法——她一定偷听了我的通话全过程!

戴梅一进门,林妈妈就说“有什么事,你说吧!能帮的我尽量。”

“既然你都听到了我的通话,我也只求你让我在这里过个年,事情的真相我会向林辉说明的,年过后我就选择离开,就让我在林辉眼中留个好的影响,好吗?伯母……”戴梅略带恳求的眼神,甚是可怜!

林妈妈以为她一开口就是借钱的话题,没想到却是恳求自己不要告诉林辉,这与不告诉林辉又有什么关系?林妈妈沉思着,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戴梅看着林妈妈不应声,以为她不答应,又继续说道“我只有一个亲人了,虽然我弟弟好赌,但他始终是我弟弟,我不疼他,又有谁会疼他?对于林辉,我是真心的………………”戴梅又继续说了很多与林辉有关的事情,林妈妈突然间打断了她的自语“你先去休息吧,我考虑考虑……”戴梅出了房门,林妈妈独自在屋中跺步,觉得戴梅是个情义之人。对自己弟弟的好,那是义!至此时还想着林辉的感受,这便是情!

早餐林妈妈没有起来吃,戴梅也没有起来吃,也许是太累了吧!

闲来无事,林妈妈便去超市买蔬菜。在路上,林妈妈不断的思考应该怎样做,对于路上过往的车辆没怎么注意。拐角处的车一个猛刹………………

当林辉兄弟俩赶到现场,已经是于事无补了。肇事者也受到了一定的经济赔偿。这赔款,俩兄弟一致认为,一人保管一半。

林妈妈的突然逝世让戴梅改变了想法。

此后,戴梅在林辉没有在家的时候,就常常刁难于欧阳倩,与林华也常有口角发生。林华夫妻起先还以为是母亲逝世,戴梅心情不好的发泄,看在大哥的面上,也没有过多的计较。

没想到戴梅会变本加厉与林华夫妻出现小摩擦,一向尊重戴梅的欧阳倩也有许些厌烦戴梅了,只是因为自己新买的房子还没有装修好,只能先住在这,林华是想着自己母亲尸骨未寒,也不想让别人笑话自己家,才没有选择离去。偶尔,林华向林辉说起戴梅的反常,林辉有时还会大发雷霆,说林华对戴梅存有偏见。

这大年小年都还没有过完,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对于团圆饭,林辉林华两人都是在外吃的,兄弟间为一个女人闹的如此僵硬!

还没有进屋的林辉在走道上就听见自己家中的吵闹声。急忙赶回去,一眼就看见欧阳倩在和戴梅争吵着,一旁的林华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下火甚,走到戴梅和欧阳倩之间止住了两个女人的争吵。

戴梅愤怒的向林辉说道“林辉,你看你的好弟弟好弟媳是怎么欺负我的!”说着用左手指了指脸上的痕迹。五个手指印很清晰,在林辉看来是惊心!

直步走到林华面前,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掌送了出去,眼中是怒意,也像敌意!一个大男人的力气又能小到哪里去?林华没有哼出声,拉着发呆了的欧阳倩出去了,在离开之前说了一句话“这个女人不简单!你好自为之。”

林辉问起他们争吵的原因,戴梅说“小冲常常把我的衣服拿进他们的房间,都是乱扔在地下,今天自己的衣服又少了好几件,于是进去拿,没想到他们居然说我是进去偷东西,这还不算,还,还……还打我,林辉,我长这么大,爸妈都舍不得打我……”原本林辉心中对林华还有一丝懊悔,只是现在已全被憎愤给填满了。

马上就是元宵节了,林辉高兴着回家想要告诉戴梅,他们的元宵假期。也打算和戴梅商量应该怎样度过这一年一度的元宵!

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叫喊着戴梅,就好像彩票中奖般。可呼喊了一会儿也不见回应,更别说人影子了!房屋里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这就让林辉摸不着头脑了。打戴梅手机,对方是关机的,林辉心下焦急,便拨通了林华的号码。

林华快速赶来,和林辉一起去戴梅家。按了很久门铃也不见里面有应声,当下林辉林华两人都很着急。便去找值班人员,值班的告诉他兄弟俩“这家人早就退房走了……”

‘退房走了……’林辉心中不断的出现这几个字,那这么说,这房子是他们租的,而不是自己的!心灰意冷的往家中走去,林华默默的走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大哥。回到家中,林华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哥,你看看你的钱有没有少……”林辉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在里面翻箱倒柜的都没有看见母亲事故后的赔款以及自己的银行卡……懵了,瘫坐在地下……‘难道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走了出来,像发疯般跑了出去,任林华如何追赶,叫喊,林辉都不回应。

“哥,我们回去吧,小倩和冲儿都在家里等我俩回去过元宵节。”林华看着瑟缩在一墙林辉说道。

林华和欧阳倩都找了几天了,也不见着林辉,今天,终于让林华在这里找着了。

“如果当初,我听取你的意见;如果当初,我能冷静下来,听听你的解释……可是,就是没有这‘如果’。”“哥,我和你之间不需要如果,况且圣人都会犯错。哥,记住……我们是兄弟!兄弟间没有坎!”林华说的很坚定。

俩人脸上洋溢着笑容,互相敲打着对方的胸口。

动物动物寓言

奇耻大辱

牧羊人:“过来,该给你剪毛了。”

绵羊:“剪掉了毛,我就是赤身裸体,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

牧羊人:“你要是不长毛,就该挨宰了。裸上几个月,换来生存权,还是值得的。过来吧!”

绵羊:“真是奇耻大辱啊!为了苟活于世上,竟然要被人类扒光衣裳。”

牧羊人:“大惊小怪!我们人类为了活着,有时候甘愿把自己的骨头献出来呢!”

饿虎不食

饿虎:“胖子留步,快些脱去衣服,让我饱餐一顿。”

贪官:“大王饶命。我乃一贪官,有许多钱,你要多少给多少。请手下留情!”

饿虎:“你是贪官?”

贪官:“下官正是。”

饿虎:“我不吃你,快逃命去吧!”

贪官:“下官能否斗胆问上一句,大王为何今日大发慈悲,饶过本官一命?”

饿虎:“我听老一辈说过,贪官虽然肉多,但五脏俱毒,不宜食用。”

不宜歌唱

蚯蚓:“阁下早上好!”

公鸡:“不好。肚子正饿呢!”

蚯蚓:“饱吹饿唱。阁下正好可以引吭高歌呀!”

公鸡:“是啊,我唱完歌了,你成土行孙跑了。我这顿早餐找谁要去?”

蚯蚓:“阁下真的要吃我吗?”

公鸡:“也只有如此了。经验告诉我,在追求的目标到手之前是不能唱歌的!对不住了,兄弟!”

管理秘诀

狮子派豹子去管理一个部落。豹子每天勤勤恳恳,早出晚归,事无巨细都要过问,就连一只山羊每天吃几斤草都亲自审批。由于豹子精力有限,经常顾此失彼,惹得部落里的动物怨声载道。

“你这么管事怎么行!”狮子望着憔悴不堪的豹子说。

狮子决定带一带豹子。它找来了老狼、狐狸,当着豹子的面给它们布置了任务,然后就和豹子下起了棋。

“大王,”豹子不安地问,“狐狸和老狼能管好部落吗?”

“管不好就吃了它们。”狮子微笑着说,“记住,管理无须事必躬亲,而应主要靠逻辑和打手。”

动物动物座谈会

按照动物委员会的相关要求,家畜界通过认真开展学习教育,广泛听取意见建议,深入查摆突出问题,认真剖析问题根源,开展谈心交心,决定开展一次高质量的民主座谈会。

这次会议紧紧围绕长期困扰家畜们上厕难的问题,会议由家畜界家畜长老马主持。“委员会准备在咱村建一个公厕,今天把大家召集到此,是想听听各位有什么意见或建议,看看厕所建在哪里比较合适。”

首先发言的是山羊。“长期以来,村中心没有一个像样的公共厕所,入厕十分不便,家畜们经常随地大小便。不信,马畜长上去走一圈,简直臭气熏天,什么猪牛狗鸡杂七杂八的排泄物都有,想起来我都头晕。”说罢,山羊捂着鼻子,摆出一个作呕的动作。

这时,黄牛顺了顺嗓子,“建公共厕所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惠民利民工程,我们要紧密团结在以马畜长为首的畜中央周围,统一思想,开拓进取,要把修建公厕当成村里的大事来抓。”

谁知话音刚落,猴子急了。“我说老黄,别整那些啰哩巴嗦的套话。要说修厕所,我是举四肢赞成。不过我建议建在野猪家旁边比较好。因为猪嘛,平时排泄物就多,既方便了它自己,也方便了别人嘛。”

野猪听到厕所要建在它家门口,气得火冒三丈。“你这只死猴子,站着说话腰不痛。你们倒是干净!我呢?难道自产自闻?我全家坚决不同意!”

见野猪态度坚决,老马建议建在黄牛家旁。“什么?马畜长这样不好吧。你看我思想觉悟那么高,怎么能建在我家旁边呢。要知道,我可是一头专吃素,有丁点洁癖,又爱打扮的老黄牛呢。”

“其实呢,这厕所建在谁家旁边都不好,臭烘烘的,令人作呕,我建议最好建在村子中间,一来方便大家,二来都不会有啥意见。”在一旁啄米的公鸡开了口。

山羊一听,眼前突然一亮。“对!公鸡的提议非常不错,建在村中间最合理,我们都赞成。”

老马瞪大双眼,举起铁蹄猛然向地面。“你们成心整我是不是?!谁说建在村中心,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我儿子家就住那里,是不是觉得我年龄大了,要退休了,个个都故意为难我。如果我家住村子口,是不是又提议建在村子口啊!我呸……”

公鸡吓出一身冷汗,结巴地说:“马,马畜长凡事讲个理,我也是对事不对畜嘛。”

“老马,你这话太过分了。”山羊为公鸡辩护。“照目前的情形,厕所建在村中心的确比较合适啊。”

“是吗?别说风凉话!有本事建在你山羊家门口试试。”

“你不是抬杠嘛。行!我不和你争,总该可以了吧。”山羊憋红了脸。

就这样,座谈会开了整整一天,家畜们均未达成一致共识。直到现在,公共厕所依旧没有修建起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