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天鹅之爱

天鹅之爱


经典童话天鹅之爱

一天早晨,尼基塔在捕鱼时朝对岸看了一眼,突然惊呆了:在朝霞映照的湖面上,两只洁白如雪的大鸟在静静地徐徐游动,它们低着长长的脖颈,美丽得像从神话世界飞来的两只仙鸟。
从这天起,尼基塔每天都看见这两只天鹅。它们在森林里定居下来,在一个浮岛上筑了个窝。不久,母天鹅下了几个很大的浅黄色的天鹅蛋。
这时,别的鸟都不敢靠近这个浮岛。野鸭只要一落到附近的水面,公天鹅就会凶猛地冲上前,不速之客只好仓皇飞走。
不久,尼基塔看见它们孵出了四只小天鹅,又看见它们温文尔雅地教小天鹅觅食,当小天鹅长得有大野鸭那么大时,它们全家又搬到一条通湖的小河里去了。
将近两个星期,尼基塔一直没见到那几只美丽的天鹅,湖面一下子变得寂寞单调,失去了迷人的景色。
渐渐地,树叶开始发黄,湖边的水草全都倒下,黑夜越来越冷,北风越刮越烈,森林上空不断传来一阵阵候鸟南飞的鸣叫声。一天,小岛上的六只天鹅也纷纷展翅起飞了。它们先在湖上盘旋一周,然后直插云霄,尼基塔向它们挥挥手说:“一路平安!”
忽然,尼基塔发现,有两只天鹅先后离开了队伍,它们慢慢盘旋着,渐渐向森林上空降落,当它们降到水面上时,尼基塔认出来了,这是两只老天鹅。它们为什么又回来呢?冬天的挪威多冷啊,要是它们不肯南飞,冰天雪地的日子恐怕很难熬过。
最后一批大雁也飞走了。湖边也结起了薄冰。两只天鹅搬到了小河口,那儿的河水湍急,从不封冻,但它们一直蜷缩着身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一年的冬季来得又早又猛,第一场大雪跟着北冰洋的寒流从天而降。第二天一早,担心了一夜的尼基塔推开门,眼前已是一片白茫茫,天鹅湖也结起厚厚的一层冰,冰上的雪深得能够没住脚脖子。尼基塔连早饭都顾不上吃,立即踏着冰雪进了湖,他来到芦苇丛中那对天鹅藏身之处,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枯萎的芦苇已被漫雪压倒了,灌木丛里有一堆雪,模模糊糊可以辨得出来,那就是可怜的天鹅,它们紧紧地靠着,两根长长的脖子伸出雪堆,交叉着贴在一起,仿佛在互相鼓励,又像是在诉说着对蓝天的热爱,对夏天和阳光的企盼。尼基塔擦了擦眼睛,喃喃地对那一对死去的天鹅说:“咳,我来迟了一天,你们就这样度过了最后一个冬天。”
过了复活节,新年到了,尼基塔带了两个年轻人,到芦苇丛中小心翼翼地把天鹅挖出来。这时,人们才发现,雌天鹅展开的翅膀上,有一个肉瘤,那是翅骨被打断造成的。雌天鹅无法作长途飞行,只能离开天鹅群,而那只雄天鹅,也毅然放弃了生的希望,留下来陪着自己的伴侣,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睡前故事天鹅之爱

挪威沿海山区的边缘,有一个清丽幽静的湖泊,湖面宽阔,湖水清澈,靠山的那一半湖面,倒映这郁郁葱葱的树影,另一半湖滩上则长满芦苇,湖中水草丰茂,游鱼穿梭来往,一派盎然生机。

浮标看守人尼基塔,就住在湖边一幢小木屋里,他的小屋四周,几公里以内没有别的人家,也很少有人到这里来。但这位老人并不寂寞,他经常打猎捕鱼,着迷的有时连吃饭也顾不上。

每年春风吹拂之际,湖面解冻,一群群天鹅就会回到这里度夏,它们双双对对,浮游在平静的湖面上,时而把头探入湖水,拨水沐浴,时而伸长颈项,引吭高歌。它们生机勃勃的生活在湖面上,给湖面增添了无限生机,正因为有了它们,这个湖也被称之为“天鹅湖”。

一天早晨,尼基塔在捕鱼时朝对岸看了一眼,突然惊呆了:在朝霞映照的湖面上,两只洁白如雪的大鸟在静静地徐徐游动,它们低着长长的脖颈,美丽得像从神话世界飞来得两只仙鸟。

“啊,天鹅!”尼基塔惊奇极了。尽管他见过不少天鹅,但却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天鹅,他情不自禁地赞美起来。

天鹅时而骄傲地环视四周,时而斜视自己在清澈湖水中的倒影,久久停留在一个地方,然后一拐弯,不慌不忙地游到湖湾的另一边去了。

从这天起,尼基塔每天都看见这两只天鹅。它们在森林里定居下来,在一个浮岛上筑了个窝。不久,母天鹅下了几个很大的浅黄色的天鹅蛋。

这时别的鸟都不敢靠近这个浮岛。野鸭只要一落到附近的水面,公天鹅就会凶猛的冲上前,不速之客只好仓惶飞走。

不久,尼基塔看见它们孵出了四只小天鹅,又看见它们温文尔雅地教小天鹅觅食,当小天鹅长得有大野鸭那么大时,它们全家又搬到一条通湖的小河里去了。

将近两个星期,尼基塔一直没见到那几只美丽的天鹅,湖面一下子变得寂寞单调,失去了迷人的特色。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森林上空突然又响起天鹅的叫声。尼基塔冲出小屋,只见那一家子六只天鹅全都在湖上盘旋,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中。他久久地欣赏着这些骄傲端庄的天鹅,分不清哪些是老天鹅,哪些是小天鹅。想到天鹅全家不久就要飞到南方温暖的地方去过冬了,尼基塔不禁有些伤感。

渐渐地,树叶开始发黄,湖边的水草全都倒下,黑夜越来越冷,北风越刮越烈,森林上空不断传来一阵阵侯鸟南飞的鸣叫声。

一天,小岛上的六只天鹅也纷纷展翅起飞了。它们先在湖上盘旋一周,然后直插云霄,尼基塔向它们挥挥手说:“一路平安!”

忽然,浮标看守人发现,有两只天鹅先后离开了队伍,它们慢慢盘旋着,渐渐向森林上空降落,当它们降到水面是,尼基塔认出来了,这是两只老天鹅。它们为什么又回来呢?这件怪事一直萦绕在尼基塔的脑子里。他不禁替这两只天鹅担心起来,冬天的挪威多冷啊,要是它们不肯南飞,冰天雪地的日子恐怕很难熬过。

为弄明白原因,尼基塔到湖边去的次数更多了。

但他发现不了什么问题,只是那公天鹅偶尔突然一边鸣叫,一边展翅而起,长时间孤独地盘旋在森林上空,像是立刻要向遥远的南方飞去。然后,它又降落到水面上,游到母天鹅旁边,用它黑色的大喙温柔地抚摸着母鹅的羽毛。

最使浮标看守人惊奇的是,这两只天鹅看来的确不想飞到南方去了。森林里的侯鸟越来越少,天鹅却若无其事地在小岛周围游来游去,遇到刮风下雨天气,它们就躲避在芦苇丛里。

最后一批大雁也飞走了。湖边也结起了薄冰。两只天鹅搬到了小河口,那儿的河水湍急,从不封冻,但它们一直蜷缩着身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潮打乱了尼基塔的计划。这一年的冬季来得又早又猛,第一场大雪跟着北冰洋的寒流从天而降,“呼呼”的北风呼啸了一整夜。棉絮般纷纷扬扬的大雪也飘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担了一夜心的尼基塔推开门,眼前是一片白茫茫,天鹅湖也冻起厚厚的一层冰,冰上的雪也深得能够盖住脚脖子。

尼基塔连早饭都顾不上吃,立即踏着冰雪进了湖,他来到芦苇丛中那对天鹅落身之处,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枯萎得芦苇已被漫雪压倒,只有一丛灌木还披着雪装挺立在雪地中模模糊糊可以辨得出来,那就是可怜得天鹅,它们紧紧地靠着,两根长长得脖子伸出雪堆,交叉着贴在一起,仿佛在互相鼓励,又像是在诉说着对蓝天的热爱,对夏天和阳光的企盼。尼基塔擦了擦眼睛,喃喃地对那一对死去的天鹅说:“咳,我来迟了一天,你们就这样度过了最后一个冬天。”

过了复活节,新年到了,村里一年一度的冰雕比赛开始了,这是哪些冬天里闲得没事干得村民想出来得花样。尼基塔忙着凿冰捕鱼,哪里有这种闲情逸致?这天他来到湖上,又到灌木丛边去探望那一对天鹅。尼基塔发现,那一对天鹅身上的雪,被北风吹去了,剩下的一层,已经被太阳晒化了又结成冰。透明的冰层下,那一对天鹅看得清清楚楚,它们好像突然被固定在冰块中间,仍保持着临死前的天然姿容,简直生动极了。老渔夫再一次抹去眼角的泪水,飞身返回村庄,宣布他今年要参加村里的冰雕比赛。

比赛的那天,尼基塔带了两个年轻人,到芦苇丛中小心翼翼地把天鹅挖出来,完完整整地搬到村里的广场上。这一对天鹅冰雕,立刻吸引了所有的村民。灯光照射着冰块中的天鹅,它们紧紧贴在一起,各自展开一侧翅膀,想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对方;它们伸长颈项,交叉着伸向天空,眼睛张得大大的,充满着生的渴望;天鹅的嘴微微张开,似乎在诉说着衷肠,祈祷着幸福;全身的羽毛,也在冰层下竖起,好像要作最后一次飞翔。整座冰雕清晰,生动,感人。

这时,人们才发现,雌天鹅展开的翅膀上,有一个肉瘤,那是翅骨被打断造成的。雌天鹅无法作长途飞行,只能离开天鹅群,而那只雄天鹅,也毅然放弃了生的希望,留下来陪着自己的伴侣,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尼基塔的冰雕,无可争辩地夺得了本年度比赛的冠军。全村人还作了一个决定:到首都奥斯陆请最有名的雕塑家,照着尼基塔的冰雕创作一座永久的雕像,安置在湖边公园,让这一对天鹅,世世代代矗立在天鹅湖畔,向人们讲述它们美丽而哀怨的故事。

爱情故事天鹅搭档,爱在肩上飞翔

17岁开始,他就以刚劲有力的臂膀,将美丽的她高高托在肩上,任她飞翔。这一托,就是十年。十年间,他从未失手让女孩摔下一次,因为,他爱她。

天鹅搭档,许个爱情茁壮成长

一曲舞毕,满玲玲鞠躬致谢,一笑起来,两个小梨涡似乎要把甜美都溢了出来。李岩打听到小对手的来路:满玲玲小他一岁,大连金州人,家里穷,9岁时就入了杂技班,文化课、专业课从来都是第一,年纪小小却已斩获大奖无数。

两天后,不服输的李岩缠着父母转到了杂技班,他要与满玲玲同场竞技。

初来乍到的插班生李岩有很多不适应,学起舞蹈来显得很吃力。他决定每天放学后返回练功房补课。

第一次加练,当李岩推开练功房时,已有一个小人儿精灵般满场翻着跟头,待那小人儿站定,才看清正是满玲玲。李岩想要表现一下,也跟着翻跟头。他身高已超1.70米了,一口气连翻四五个跟头,远远看去,倒像一个大号的车轱辘在翻滚。

“你个子高,不适合连续翻跟头,容易受伤。”满玲玲忽然抛过来一句话。李岩涨红了脸,满玲玲笑了:“每个人适合的动作都不同,你是我师弟,有不懂的就问我。”李岩愕然,竟乖乖点点头。

此后,几乎每天傍晚的练功房,都传来两个小人儿的阵阵笑声。愉快相伴中四年很快过去,小天鹅出落得亭亭玉立,师弟也长成了大男儿。

2002年6月10日,满玲玲腰缠丝带在高空翩翩起舞,绸带断裂,导致严重摔伤,尾椎和腰椎骨折,左胳膊骨裂,要住院至少三个月。在偌大的练功房里“孤训”,没有满玲玲陪伴的一个个傍晚,李岩总是走神。

他悄悄跑到医院看她,嘟囔着:“我看以后还是别跳了。”“那怎么行,伤好后,我要加班苦练。“你很爱这一行,对吗?”“是啊,这是小天鹅不会放弃的梦想,在舞台上一圈一圈,一起一扬……”

“小天鹅”陶醉的样子,就这样牢牢地扎在了这个大男儿的心里。不知何时,爱之花蕾悄悄绽放。

三个月后,满玲玲回到学校,因为身体不适合强度拉伸,不能费力做一些高难度动作。老师建议她改练双人舞蹈。舞伴成了难题,杂技班一般都有固定组合了,而且,拥有芭蕾梦的她对舞蹈的要求非常高,所以从小只能独舞。

这晚,满玲玲在练功房嘤嘤地哭,李岩劝着,“今后我陪你舞。”满玲玲看着眼前的“大柱子”,摇摇头。“在我肩上跳,你的芭蕾舞会更美,更清楚!”憨憨的李岩急了。

“啊?肩上芭蕾难度高,风险也大!而且,你当底座,就很少有人会关注你了。”满玲玲喃喃地说。“我就喜欢当底座,你要不肯,那我,那我再找别的鹅吧。”李岩笨笨地伸出双臂,作鹅舞翅膀一样,满玲玲破涕为笑。

这一天开始,李岩要比别人多付出十倍、百倍的汗水,去练习在常人看起来再简单不过的底座,常人的臂力练到两百斤,他就练到三百斤,别人肩膀头各压一百斤,他就压两百斤……这些,只为将他那体重仅八十斤的“小天鹅”牢牢托起。

2003年2月,日本宝冢剧场里,17岁的她在舞台绽放,在18岁的他双肩上翩翩起舞,“单足尖肩上转体180度”、“单足尖站头顶阿拉贝斯”、“单足尖站头顶踹燕”惊艳全场。

晚上休息时,李岩开口了,“我,我这么费心思与你搭档,其实有目的。”“什么目的?”“为了更方便地练好这个项目,咱俩得处对象,你看合适不?”满玲玲低下了头。李岩急了,“行还是不行?不行咱俩还是朋友。”“别闹,我回去想想。”“别想了,你现在回答我。”李岩的咄咄逼人,让已有心理准备的满玲玲开了金口:“那……行吧。”

从练功房到宿舍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很长的小路,小路修在山腰,一边是半人高的铁栏杆,栏杆外就是深蓝无垠的大海。两人肩并肩,静静地顺着小路走着,海浪温柔地匍匐在脚下,夕阳把爱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底座男孩,爱你就将你牢牢托起

2005年秋,就在两人合作渐渐默契时,满玲玲病倒了,暂停了练功,加上李岩想尽办法为她补充营养,短短一个月,满玲玲的体重竟增加到一百零五斤。李岩虽身高1.79米,体重却只有一百二十斤。

当满玲玲再次在李岩肩上踮起脚尖时,仿佛一座山压了上来。李岩使尽浑身力气,努力让自己定位。满玲玲每一次转动,李岩都感觉肩胛骨要断了似的。“挺住!”李岩咬着牙默念,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每一个挪步都小心翼翼,仍无法控制身体在重压下的颤抖。

等满玲玲跃下时,他刚伸出右手,还没来得及与她旋转,就栽倒在地,一记重响砸响整个舞台。好半天,他才挣扎着爬起来,吐出两个字:“没事。”

满玲玲泪眼婆娑,内疚地抱住他,“对不起,我太胖了。”李岩摸了摸她的脸,费力地笑:“你都算胖,还让不让其他女孩活啊?”一周后,李岩出院,医生叮嘱他:腰、肩最好不要承受重压,再出现闪失,可能就残了。“嘘——”李岩让医生小声一点,还好,满玲玲去办出院手续了,这话可不能让她知道。

这边,满玲玲也在暗自行动:买来减肥茶,坚持“过午不食,杜绝鱼肉”两项方针,还增加了训练量。她不知道,李岩也偷偷加大了练功强度:每天坚持上百个俯卧撑和卧推,并且把卧推的重量增加了一倍。一些时日后,李岩的臂力增强了不少,满玲玲也消瘦了很多。

当李岩能轻松地托起满玲玲时,满玲玲却因营养不良导致低血糖昏厥。李岩第一次在恋人面前急哭了:“别为我减肥了。就算你变成大胖子,我也能托起来!”满玲玲笑他傻,可她又何尝不傻?

随后几年,两人的表演越来越默契精湛,惊艳一片。而艺校利用这支舞安排了许多额外节目,以此提高门票费。这不是欺骗观众吗?满玲玲动了辞职的念头,李岩一口答应。

2007年4月中旬,两人瞒着父母从沈阳艺校辞职,“想爱”组合开始追梦,李岩心中只有一个念想:她走到哪,他就托到哪儿。

然而,离开了艺校这个靠山,两人既没名气也没人脉,几乎接不到任何演出,生活异常窘迫。他们只能寄居在同学租的小房里打地铺。为了联系演出和排练,睡眠时间挤得只剩四五个小时。无数次梦醒,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可人儿,李岩锥心地疼痛。多少次想放弃舞蹈回归生活,可一想到五年前,满玲玲得知要失去舞蹈时绝望的哭泣,他不忍心粉碎她的梦。

睡前故事白天鹅和黑天鹅

水草丰茂的沼泽地带,居住着一群白天鹅。它们以雪白的羽毛、高雅的姿态、嘹亮的歌声,获得周围人们的厚爱,白天鹅感到幸福与自豪。

一天,扑簌簌飞来几只黑天鹅。白天鹅群顿时出现了骚动,它们窃窃私语,这只生气地嘀咕,“啊呀,那不是乌鸦的颜色么?”另一只愤慨地表示,“黑得像木炭,太丢天鹅的丑了。”白天鹅们商量着如何驱赶黑天鹅,不再让它们在这一方露脸。

然而,闻讯赶来的人们,见到黑天鹅,无不欣喜欲狂,赞不绝口:

“黑天鹅,黑天鹅,多稀罕的品种,见到你们真是大开眼界。”

“雍容华贵,端庄秀丽,太可爱了。”……

白天鹅们开头是惊呆,继而是自卑,它们暗自叹息道:

“看来,人们十分看重黑天鹅,我们将一钱不值了。”

谁知,人们爽朗的话语清晰地传来:

“白天鹅,黑天鹅,黑白相间,交相辉映,大自然蕴含着的美,多么令人心荡神驰呀!”

白天鹅感动极了,它们欢唱着迎向了黑天鹅;黑天鹅分外快乐,扑打着黑油油的双翅,高歌奔向白天鹅。

白天鹅和黑天鹅很快融合在一起,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

远处,人们摄下了这难忘的瞬问。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