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母亲之歌——海鸥

母亲之歌——海鸥


睡前故事母亲之歌——海鸥

哥伦比亚最大的毒枭拉姆斯最近快气疯了。他有数批总价值上千万的冰毒在海关被缉毒警察一网打尽,不但使他损失了几名得力的干将,还失去了许多老主顾的信任。

毒品接连被查获,拉姆斯开始怀疑沿用了多年的运毒方式。拉姆斯的制毒工厂建在太平洋上的一座小岛,名义上它是一处专供富翁休闲的疗养胜地,实际上岛下是一座规模庞大的毒品基地。拉姆斯用渔船将制毒原料运到岛上,加工成冰毒后,在用渔船运往各地,销售给当地的贩毒黑帮。

以前拉姆斯会让手下将毒品塞进鱼肚,伪装一番后从海关蒙混过去。如今海关动用了先进的缉毒仪器,再用鱼肚字藏毒,风险很大。于是,拉姆斯不惜血本,用潜艇直接躲过还上缉毒警察的缉毒快艇,在近海抛出装满冰毒的浮筒飘走了,三个月后才在一千海里外的海面被一艘捕鱼船捞了上来,拉姆斯的把戏也因此被揭穿了。后来拉姆斯尝试过用人体藏毒、把毒品溶入牛奶、制成假药片等方法云毒,效果都不好,损失更惨重。

眼见一批批毒品打了水漂,拉姆斯疼得心尖子都在颤抖,他忍不住冲手下大发雷霆:“你们这些饭桶,连一个好一点的办法都想不出来,脑袋让狗吃了。”

拉姆斯的手下一个个垂头丧气,一声不吭。这时拉姆斯的儿子敲门进来,向父亲推荐了一个叫史密斯的人。

“史密斯?他是干什么的?”拉姆斯压下火气问。儿子说:“他是个动物学教授,曾因走私罪被判了两年刑。”

拉姆斯不屑地说:“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不过是一个穷疯了的老学究。”但儿子告诉拉姆斯,可不要小看史密斯,他能用鸽子走私。他事先把走私品绑在鸽子身上,然后偷偷地放飞,这样鸽子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飞过边境,将走私品带到他指定的地点。由于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鸽子身上还有玄机,他从中大捞了一笔,后来由于妻子的揭发,这才落入法网。

拉姆斯一听,大感兴趣,马上让人把史密斯带来。史密斯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瘦老头儿,形象猥琐,一口黄牙,一双眯缝小眼射出贪婪的目光。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拉姆斯答应史密斯,只要他帮自己贩毒,每成功一次,就付给他毒资的百分之十作为酬劳。“可如果你失败了,不但一个子都捞不到,我还要把你丢进海里喂鲨鱼。”拉姆斯凶狠地说。

“放心,如果不是我老婆出卖我,我早以是亿万富翁了。”面对拉姆斯的威吓,史密斯不以为然。

按照原计划,拉姆斯要为史密斯购买一批脚力强劲的信鸽。可鸽子运来了,史密斯却皱着眉头说暂时不能用这些鸽子。拉姆斯问为什么,史密斯说:“鸽子飞行是靠地球磁场的引力指引方位的,因此它们记性很好,并且十分依赖自己的旧巢。你弄来的这些鸽子虽然品种优良,但没有经过训练,一旦放飞,它们不但不会听话,还会背叛我们,飞回自己的旧巢。”

拉姆斯忙问那该怎么办。史密斯说:“我要先训练它们半年,才能让它们乖乖听话。”半年?拉姆斯摇头说不行。他心理明白,那些以付了现金的买主正等得心急,别说半年,再有半个月不给他们送去毒品,他们就会翻脸不认人。拉姆斯命令史密斯十天内训好那些鸽子。

“十天?别开玩笑了。”史密斯摇着头说那不可能。拉姆斯阴沉着脸说:“不是开玩笑,十天之内不把货送出去,我完了,你的日子也别想好过。”史密斯考虑了半天,向拉姆斯提出可以用海鸥代替信鸽。他会在海鸥的中枢神经上植入一种遥控装置,十天之内保证把毒品安全送给买主。拉姆斯听后,马上命人去捉海鸥。果然,海鸥比信鸽听话,而且它们身上能绑更多更重的毒品,十天后买主满意地收了货。拉姆斯大喜过望,问史密斯怎么办到的。史密斯得意洋洋地说:“这全靠我设计的那套遥控装置。那些带有电磁脉冲的遥控装置,一旦植入海鸥的中枢神经,它们就得乖乖听我指挥,不然我一摁手里的遥控器,它们的身体就会剧烈疼痛,异常痛苦。因此就算我下令让它们自杀,它们也会毫不忧豫地一头扎进海里。”拉姆斯听后,拍案叫绝。

连续几次用海鸥送货成功后,拉姆斯的野心开始膨胀起来。他命令地下工厂夜以继日地生产毒品,他要把以前的损失尽快地赚回来。正当拉姆斯野心勃勃地想扩大工厂规模时,史密斯却跑来告诉他海鸥出现了异常情况。

拉姆斯来到海鸥笼前,只见那些海鸥毛发杂乱,双目赤红,在笼子里焦躁不安地乱扑腾,还不时发出凄惨的叫声。拉姆斯问:“这些畜生出了什么事?”史密斯说海鸥们到了产卵期,要飞回海岛上产卵,孵化后代,因此性情变得十分焦躁。拉姆斯不假思索地说:“我明天要运一批价值一亿的毒品,你必须让这些海鸥安静下来,乖乖地为我送货。等做完这了趟生意,就把它们全部杀掉,另换一批雄海鸥。”史密斯还想说什么,拉姆斯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海鸥们上路了。可不久,接货地点的人就打来电话,说海鸥今天格外不听话,只在天空盘旋尖叫,却不肯降落,他们无法取下毒品。那可是一亿美元的毒品呀!拉姆斯不敢怠慢,与史密斯一起坐快艇赶到了接货地点,果然发现海鸥们全部都盘旋在半空中,没有一只肯降落下来。“给我开枪打下来。”拉姆斯咆哮道。可枪声一响,海鸥们全都一惊而散。

拉姆斯急了,一把拽过史密斯说:“快把这些畜生给我弄回来,不然我宰了你。”史密斯手忙脚乱地摁动手里的摇控器。受到控制的海鸥又都飞了回来,可仍旧不肯降落。拉姆斯大怒,冲着史密斯吼道:“你不是说用遥控器可以让海鸥乖乖听话吗?”

史密斯无辜地辩解:“我说的全是真的。你看那些海鸥,虽然不肯降落,但它们的身体正在经受着折磨,可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如此坚强。”拉姆斯见那些海鸥痛苦地抽搐着。可他们为什么宁肯忍受巨大的痛苦,也不肯屈服呢?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片乌云,史密斯定睛一看,脸色都变了:“天啊!雌海鸥的惨叫引来了海鸥群。”不一会饿儿,遮天闭日的海鸥拥了过来,围绕在拉姆斯一伙周围,向他们发起进攻。

拉姆斯与手下拔出枪,不停地射击,可数不清的海鸥怎么杀也杀不完。他们抱头鼠窜,但成千上万的海鸥堵住了他们的退路。不到十分钟这群人的身上、手臂上、脸上到处被海鸥啄得鲜血淋漓。拉姆斯惨叫着揪过吓傻了的史密斯,用劲力气大叫:“快,把这些海鸥赶走!”

可史密斯早已自顾不暇。很快拉姆斯便与手下瘫倒在海鸥的轮番攻击下。拉姆斯临死还喃喃自语:“想不到我……竟然输给了这些海鸥……”

史密斯的衣服被海鸥啄得七零八落,身上体无完肤。这时,他猛然想起一件事,不禁用最后的声音说:“拉姆斯先生,我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怀了孕的……海鸥,就算你砍断它的翅膀,它也会义……义无返顾地爬回自己的巢穴生……生育后代,我们输给的是母亲……”

经典童话“茄——子——”

郊游到了最后,是该拍一张“全家福”了。

河马老师调好了自动相机,跟同学们站在了一起。他对大家说:“好了,看镜头,一、二——茄子!”

“咔嚓!”这就拍好了一张照片。

河马老师看照片,看着看着,皱起了眉头。

“熊宝,”河马老师指着照片问,“为什么你不笑呢?”

“因为我不喜欢吃茄子呀。”熊宝委屈地说,“一喊‘茄子’,我就会想起茄子那难闻的味道……我就高兴不起来啦。”

噢,是这样。可这是合影,有一个同学不笑出来,就没有意义啦。

“老师,为什么拍照时一定要喊‘茄子’呢?”熊宝问。

“这……好像是因为喊‘茄子’,可以很自然地露出笑容吧。”河马老师想了想。

“可我真的不喜欢茄子。我喜欢土豆,我可以喊土豆吗?”熊宝问。

喊土豆?这还真没听过。不过,试试吧。

河马老师再次调好相机。

“一、二——茄子!”当然,熊宝喊的是“土豆”,喊得好大声。

再看照片,咦,这次的效果真的好了很多。看来熊宝确实很爱吃土豆啊,喊着土豆的他,笑得可灿烂啦。

河马老师对这张照片非常满意。这时,其他的同学要求道:“老师,再拍一张好吗?”

“为什么还要再拍?照片上,你们都笑得很好看呀。”河马老师好奇怪。

“我们可以笑得更好看!因为我们都有比茄子更喜欢吃的东西呀!”大家齐声说。

第三张照片的效果比前两张加起来还要好。每个同学都笑得开心极了!拍照时,他们的叫喊声五花八门,兔贝喊的是“萝卜”,小松鼠喊的是“松果”,桃花鹿喊的是“卷心菜”……仔细看照片,甚至能看见他们高高翘起的嘴角上,还挂着一滴口水呢!

不过,在拍“全家福”时,还是有一个人坚定地喊着“茄子”,那就是河马老师——没办法,他真的太喜欢吃茄子啦!只有喊茄子,才能让他把嘴巴咧到最大最大!

人生故事活着——挣扎

女人躺在床上,空洞的一间大屋子如无边的黑暗吞噬着她。回想着女儿的电话里的哀求,她悄悄地将手机拿起来,挑出那首丁香花,轻轻地听着,流水一般感伤的旋律霎时间进入心里。

几年前,桃花开的时节,她与女儿站在花下,女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母性的光芒。那是最幸福的时刻,虽然他们一家很苦,又矮又小的房子充盈着生活的激情,至少,女人这样认为。

时间过了,桃花依旧闲来怒放,绚烂的花朵就像这疯长的欲望,压也压不住,男人对物质的痴迷渐渐地露出来,让女人无法忍受。他对金钱的渴望和变态囤积阻滞了家庭的和谐的脚步。搬到一起住,男人的冷漠和脸上的不屑让女人觉得她和孩子都是多余的,因为男人只对他的物质在意。

而她,在意的是心里感受。电话那头女儿的话让她再一次陷入沉思,泪奔腾在心里。孩子的冀盼是母亲的爱抚,而她,此刻在一间大屋子,冷的彻骨,没有温情。

为了清净,只有如此。女人租住的房子离孩子很近,可是这些天下来,恍如隔世啊!孩子想她的话语很直白,她思念孩子的情绪是无法言表的,她认为,空屋子只要有孩子,立刻温暖如春!就像孩子刚出生那会儿,她不停地唠叨,妈妈会给你最完整的母爱,让你如花般绽放,然而,一切如梦。

多么渴望自己像猫儿蜷缩在爱人的怀中,多么渴望自己生活的平凡些,女人的这些想法都被男人的冷落去除得一干二净。在男人心里,女人不能苛求太多。她想了又想,觉得这辈子对男人也没要求别的,只是一个女人的情感上的温暖啊。她的要求不过分啊!一遍一遍地听丁香,一遍一遍的想自己的桃花四月天,不知不觉泪水奔流!

人生故事英雄介绍——吕轲

暗夜组织的修罗场内,常年被黑暗笼罩,只有唯一的入口处,有一束幽幽的亮光照进来。亮光微不可察地闪动了一下,却逃不过苍麟警惕的双眼,须臾,一阵强大的魔气弥漫开来。苍鳞是个高手,但他知道,自己并非来人的对手,尤其是,那人已化身为暗影……夜刃,我以为,我们是朋友。黑暗的空间内没有任何回应,只有带着魔气的刀影闪了一下。刀光突袭而来,苍鳞还来不及还手,冷硬的刀锋便已在脖颈,他几乎可以触到刀内浓厚的怨魔之气。苍鳞,你该知道叛离暗夜组织的后果!我,只是执行任务。任务?我们为何要因任务二字,违背自己的意愿!?夜刃并未作答,只唤醒战鬼之力,瞬间化身为金铠战士战魂。苍鳞趁机挥剑一路后退,却依然抵挡不住夜刃的攻势。终于,一双镰刀从后背刺过他的胸膛。夜刃,我……选择了一条绝不后悔的路!而你,比我强大的你……为何不敢为自己一战!夜刃此刻如同一个冰冷的将军,任凭鲜血溅上他的铠甲。束缚双眼的缠布下,少年没有任何表情。那束光又闪了一下,修罗场内再无一人,恢复了寂静。

民间故事无间道——八哥

刘宇两口子工作忙,没工夫照顾母亲,做了一通思想工作后,准备把母亲王婆婆送进养老院。进养老院之前,王婆婆提了个条件:“我一定要带上养的八哥,否则免谈。”

刘宇想都没想便答应了,只要母亲安心住下,多几个条件也成啊!

为了让母亲生活得舒适些,刘宇多出了钱,安排了一室一厅独居的房间,还另外请了专门的工作人员照顾,可没想到进院没几天,王婆婆突然打来电话,嚷嚷着“不住了”,要回家。

那会儿,刘宇正在外地出差呢,他匆匆赶了回来,急着去了养老院。王婆婆见了儿子,一叠声地“控诉”那个伺候她的工作人员。那护理员是个男的,身强力壮,可其实也没让他出多少力、做多少事,主要是伺候老人休息,口渴时倒点水呀什么的。刚开始几天还行,到后来越来越不像话,不仅不照顾老人,甚至经常恶语相加……

刘宇气炸了肺,直接找到养老院领导讨说法,可那工作人员却矢口否认,坚决不承认有这回事儿。

领导觉得挺为难,没证据呀,刘宇也很无奈,安抚过母亲后,他便把这事儿忘了。没过多久,王婆婆又打电话给儿子,这回老人坚决不愿再呆在养老院啦!

一接到母亲的电话,刘宇马上又赶到了养老院。

母亲说的情况,跟上次一模一样,但那个工作人员还是不承认自己有过错,院领导表态说:“这样吧,如果情况属实,我们一定严肃处理,还老人一个公道!”

这事儿还真有点棘手,既没人证也没物证,不好调查啊,双方正争吵着、僵持着,王婆婆的那只八哥突然开口了:“老东西,老东西……”嗨,这是在骂人哪!

刘宇一听,不由得眼前一亮,冷笑一声,说:“我已经知道事情真相了,我的母亲没有说谎,我要求院方严肃处理,并向我母亲道歉!”

那工作人员很不服气,辩驳道:“凭什么?你把证据拿出来看看!”

刘宇对着八哥打了个手势,那八哥又开口了:“老东西,老东西……”刘宇指着八哥说:“它说的话就是证据!”

那工作人员冷笑道:“你打个手势,这八哥就会说句‘老东西’,那都是你们训练出来的,这事儿院里的人都知道啊!”

刘宇没有正面回答,突然问道:“听口音,你应该是东城县人,对吧?”那工作人员一脸茫然地点了点头,刘宇慢悠悠地说道:“你说的没错,这只八哥是我家老爷子在世时训练出来的,我母亲喜欢叫老爷子‘老东西’,八哥都学会了……”

大家都不明白了,刘宇说的这番“证据”,分明是对那工作人员有利嘛,工作人员一脸得意,刘宇却“哼”了一声:“我家老爷子是玩鸟的行家,我家的八哥自然也和别家不同,它的舌头被修剪成了圆弧形,这样学的话就更加形象、到位,甚至还能学各地的方言,你再听听这八哥说的‘老东西’,是不是你们东城县人的口音?”

刘宇又打了个手势,那八哥瞪着小圆眼不停地说道:“老东西,老东西……”仔细一听,八哥憋着嗓子说的话,东城口音很重啊……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故事,如果大家有好的故事可以联系小编,小编会为大家整理分享!QQ:112198054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