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角马之殇

角马之殇


睡前故事角马之殇

一堆黑点,慢慢地闯入我们的视线,是角马群,大概有上万头角马汇集在一起的样子,它们奔跑着,像一群在沙场上冲杀的士兵。那种气势,让人色变。

接近了桑腾河,空气里满是充满水汽的湿润。这里的草儿也似乎比别处多了几分颜色,显得那样生机勃勃。河对岸,是一望无际的草场,在这个干旱季节里的非洲,那里对食草动物来说不啻是天堂。

我们驾好了摄像机,然后等着角马群的到来。这是一群大型的食草动物,体形壮硕得像牛,力气巨大,一眼就可以看到它们身上绽起的肌肉。这个季节,正是无数小角马群体汇聚在一起,度过桑腾河抵达自己食物充足的天堂的季节。所以我们在这里,等着拍摄那万马奔腾的场面。

隔河相望,对面平坦的河滩上,也成了动物的聚会。绵延几公里的桑腾河对岸只有那么一块河滩是平坦的,其余的地方,都是几米高的土坡。走出自己群体领地的狮子、斑鬣狗都悠闲地趴在河滩上,不时地向我们这边望上一眼。他们都是掠食者,会趁角马过河后体力疲惫的刹那,置之于死地,而后美餐一顿。

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些正静静地落在河滩上的秃鹫。这些食腐动物一向没有捕捉大型动物的能力。成年角马的力气和速度,让狮子、猎豹和斑鬣狗这样的草原杀手都不轻易去招惹,这些秃鹫怎么可能在这里得到便宜?莫非,他们是来“清扫”狮子和斑鬣狗的战场的?

“一场盛大的宴会,不是吗?”身边的动物专家桑顿说。我心里,隐约为那些角马有些担忧。

这个时候,大地的地面忽然好像颤动了起来。远远的,似乎有雷声传来,又像海潮初来的声响。由远及近,那是一幅让人终生难忘的、壮观的图画。一堆黑点,慢慢地闯入我们的视线,是角马群,大概有上万头角马汇集在一起的样子,它们奔跑着,像一群在沙场上冲杀的士兵。那种气势,让人色变。

从内心里,你现在会祝那些狮子和斑鬣狗们好运。估计这些角马冲过河去,一路践踏,就足以让任何敌手的生命湮没在它们的铁蹄之下,更遑论给它们造成多大的伤害。相比于万马奔腾,那几十只狮子,百十只斑鬣狗,根本无法抵挡。

可是,角马群却就那么在桑腾河边硬生生地止步,或许,它们惧怕危险的天性起了作用,让它们只能远远地、不安地看着那些狮子和斑鬣狗。它们根本难以估算出自己可能对对方造成的伤害,只是担心自己个体遇到危险吧。

双方在摄像机镜头里隔河对峙着,大概有十几分钟时间。狮子和鬣狗们似乎还是悠闲地等着大餐厅的食客,而角马们却越来越不安起来,长嘶着,扬起前蹄试探着,后面越来越多的角马不安地向前走,整个群体像开了锅一样骚动起来。

终于,抵挡不住对面天堂的诱惑,最前面的角马们下水了,水花四溅中,几百只角马向着对岸游去。猎人们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在到达对岸后,那些角马根本没有像我想象那样,群体性地发起冲击,在敌人的胆寒中抵达天堂,而是凌乱地、散碎地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拼命奔跑。

狮子和斑鬣狗都行动起来,兴奋地冲向了目标——那些外围的小角马,闪电般迅捷的猛兽只一个闪身,就扑翻了它们,被锋利的牙齿咬穿了的喉管。

尘土飞扬间,每个猎人都得到了自己的猎物。我想,他们应该对这个结果心满意足。而角马们,则不会再有什么损失。

可是,对面同类的死亡阴影似乎吓坏了这些角马们。有些不安的角马开始顺着土坡下去,选择沿着不是平坦河滩的地方渡河。一时间,角马队伍分成了若干股,但是很快就遇到了麻烦,那些几乎是九十度角的斜坡,让它们难以登上,登陆速度的减慢与这边急于下河避过平坦河边上那群猛兽的同类产生了冲突,不断地有角马下到河水里,整个群体变得混乱,角马们互相拥挤着,在河边泥泞的地方,有的角马被挤倒在地上,然后被践踏。

秃鹫们兴奋起来,像是它们的节日。然后,河水上下游一些鳄鱼开始向这里集中。秃鹫不断地在天空盘旋着,不时地俯冲下去在某只角马身上啄食一口。这让角马群更加疯狂。

桑腾河里,密密麻麻的都是角马,它们不知所措地拥挤,拼命地向河那边的土坡上攀登。终于,被无数次践踏的土坡塌了下来,有角马得已顺利地登陆。

几个突破口,让角马群在日落前全部渡过了桑腾河。狮子和斑鬣狗们已经带着自己的食物满意地离开。但是,夕阳下,红色的桑腾河上,得到最多的却是那些秃鹫。河水里,浮现出一个个黑色的、小岛屿似的角马的尸体,那都是被同类践踏而死的角马。

在河岸边上,也有些已经上岸而被拥挤践踏,或者力竭而死的角马成为了秃鹫们的美餐。一只角马,可能在过河的时候被同类挤断了后腿,努力地一次次地想站起来,可是无果。

我们同行的生物学专家估算了一下,这次角马群体的损失,应该在三百只以上。无语,惊叹于大自然的残酷外,还要惊讶于角马的命运,原本,这不应该是它们所要付出的代价!

哲理故事非洲角马的生存

每年旱季,非洲角马为了寻找水草丰富的地方都会开始迁徙,它们常常数十万只甚至上百万只集合在一起,每天要走数十公里。

角马集体迁徙的过程中充满了危机,陆地有狮子、猎豹围追堵截,水中还有可怕的鳄鱼、河马等。为了安全,角马高度警惕,迁徙时会保持一定的防御队形,因此可以共同应对一切危险。

肯尼亚有一条马拉河,这是角马迁徙所要经过的最后一条河。它们从这里渡河后,就能到达梦想中的“伊甸园”。

这条河也是角马的伤心之河。经过长时间在陆地上与狮子、猎豹的斗争,角马以为在这里不会再被它们围追堵截,因此,专司警戒的角马开始放松,防御队形也不再保持,它们慢慢沿河寻找可以渡河的最佳地点。可就在这时,早已隐蔽在不远处的狮子突然杀出来,让急于渡河的角马措手不及,四处逃窜,有的不管水中情况如何,盲目地开始渡河。可当它们游到对岸时才发现,原来河岸太陡峭,根本爬不上去。此时,狮子依然没有放弃追捕,早已吓坏的角马更加惊慌地过河,结果,前面的上不去,后面又一批批涌过来,导致很多角马不可避免地被踩踏致死。

角马过河惨剧发生的原因,在于它们没有始终保持一颗警惕的心,遇到突发情况时乱了阵脚。生活中的我们也会遇到这种情况,因为没有做最坏的打算,当意外发生时,我们只能仓促应对,最后输得很惨。

九十九步都走了,却输在了最后一步上,这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啊,但世事往往如此。所以许多成功的人在即将要获得胜利的时候,会更紧张、更小心、更谨慎。同学们,如果你们一直在努力学习,表现一直优异,那么,为了不让长期以来的努力和心血毁于一旦,就尽己所能,再多坚持一会儿,把学习当成一生的事业来做,永不停息吧!

哲理故事非洲角马的生存法则

在非洲广阔的草原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大型动物,角马是其中的一种。角马长得像牛,生活在非洲的东部和南部。雨季期间,雨水充足,大地一片生机,广阔的草原上散布着一匹匹非洲角马。但到了旱季,为了寻找新鲜的草料,非洲角马不得不离开这里,它们聚集起来,数量多达150万头,成群结队地去寻找食物,每天要走48公里。

在非洲肯尼亚有一条马拉河,每年的10月份,都有上百万头角马从3000公里外的坦桑尼亚迁徙到这里。

马拉河中有两种动物是角马们在渡河时必然要遇到的杀手:一种是世上最大、最为凶残的尼罗鳄,一种是被称为“非洲河王”的河马。马拉河是角马们要渡过的最后一条河,渡过去,就进入了水草丰美的“伊甸园”。渡不过去,它们中的绝大部分将会因缺草缺水而死。每年的10月份和次年的3月份,马拉河都会上演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狂野、惊险和悲壮的瞬间被演绎得淋漓尽致。但是,角马依然乐此不疲,纵然在这场争斗中,更多是充当弱者的角色。

有一年10月,马拉河的河水不再湍急,甚至有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河底,对于人类来说,卷起裤腿就可以过河了。成千上万的角马聚集在马拉河岸边,这个地点是角马每次的必经之地。河里的尼罗鳄和河马依然在注视着角马,等待着丰盛的大餐。这时,几头年幼的角马发现在离准备过河的地点不远处河水很浅,而且尼罗鳄和河马在那里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于是,不少年幼的角马聚集过去,准备从那里过河,躲避尼罗鳄和河马的攻击。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几十头看上去像是头领且年老的角马过来驱赶那些年幼的角马回到原处,不允许它们从较浅处过河。角马们注视着这个举动,没有一头出来阻止。接着,角马开始过河。后果可想而知,角马死伤众多。

这一场面被《动物世界》摄制组真实地记录下来。工作人员问导游,角马明明知道马拉河里有凶恶的尼罗鳄和河马。为什么不从较浅且没有尼罗鳄和河马的地方过河,而是依然选择以前的路线呢?这不是找死吗?

导游说,是的,角马知道河浅处没有尼罗鳄和河马,从那里过河可以说是很安全的。但是角马也知道,马拉河像今年这样的情况难得一见,很多角马一辈子也遇不上。如果角马尤其是那些年幼的角马选择了从较浅处过河,并顺利到达对岸,那么次年3月,它们又要回来,再经过马拉河时,面对成群的尼罗鳄和河马,它们还敢过河吗?年幼的角马是角马种群繁衍生息的希望。它们过不了河就意味着死亡,那对整个角马种群意味着什么呢?所以,角马必须要教育年幼的角马放弃那老天疏忽的“恩赐”。以免丧失了抗争命运的本能,而是选择始终贯穿角马生命的危险———与尼罗鳄和河马的斗争。

面对鲜有的安全和屡见的危险,角马为了更好地生存和繁衍生息而选择后者,这就是角马的生存法则。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角马面对凶险的生存环境能繁衍至今的原因之一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