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艾玛一家的故事

艾玛一家的故事


睡前故事艾玛一家的故事

黑鹰夸特在初春的大峡谷飞行,他要为妻子区玛和儿子库恩去远处捕食。

那是初春,库恩更像一只白色羽毛的鸡雏,弱小得让你没有办法相信也是一只黑鹰,很难将他与凶猛傈悍无情捕杀放在一起联想。父亲为他捕来锦鸡,野兔,母亲用利爪撕碎了一口一口喂他。

夸特的家在大峡谷的峭壁上,烈日曝晒着那里,而对库恩来说强烈的光照是难以忍受的,除非万不得已,一般总是夸特独自去猎食,艾玛留在巢中用巨大的身体为儿子遮蔽烈日。

而这个春天有点特别,在库恩还是一只雏鹰时,夸特除了捕食之外又多了一份工作,一次次地衔回树枝,看样子他打算在峭壁的另一头再筑鹰巢。

鸟类学家为艾玛和夸特的行为不解,依照常年的观察,黑鹰一生中几乎只有一个鹰巢,除了黑鹰们严格遵循一夫一妻制,白首到老外,还因为黑鹰一年只交配一次,在冬天孵育一个后代,到小鹰八个月大的时候,他已经能飞行和自行捕食,父母们把他逐出家庭,接下来是又一个后代~~~~每一代黑鹰都遵循着他们的本性刻板地生活着。

夸特一边与艾玛共同喂养着小鹰,一边兴奋地修筑新巢。

接下来的事实证实了夸特筑巢的动机;为配偶筑巢是飞禽走兽们也是整个动物圈亘古不变的求爱方式。

艾玛和夸特交配了。在初春的非洲大峡谷。

盛夏,库恩白色羽毛还未全部褪尽,艾玛在新巢又孵出了她的第二,第三个孩子。又是一对稚嫩的雏鹰。

该隐兄弟的出世把他们夫妻的驱逐行动提前了,或者说混乱了,夸特和艾玛开始猛烈攻击库恩。库恩的体型已经趋于一只硕大的黑鹰了,但还是一只不会捕食,不会独自飞行的黑鹰,被父母驱逐到离家二百米处的平原。狞猫秃鹫等食肉类动物无时不在窥视着这只巨大的婴儿。

盛夏一场大火消灭了许多生命,黑鹰秃鹫狞猫共同称霸这一片峡谷,这是他们的乐园也是粮仓,弱肉强食虽然残酷,但这是天道。大火以迅速强硬的方式变美丽为荒芜变富饶为贫瘠,这些巨型禽兽赖以生存的小便笺销声匿迹。也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和平共处,夸特和艾玛在秃鹫的巢穴周围飞旋,自己一空已经饿了数日了,孩子的嗷嗷待哺自己的饥肠辘辘逼使他们企图猎杀其他巨禽的幼儿。艾玛和夸特遭到了更猛烈的反击,秃鹫大家族群起而攻之。

夸特夫妇不得已只能长途飞行去峡谷之外找寻食物。

在他们的家中,该隐杀北的古老故事正在上演。还不会啄食的该隐,历经几日的饥饿,已经很虚弱,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都显得困难,但被本能驱动着,以并不锋利的牙口从北北的后背下口,一点一点撕裂弟弟的身体,这个杀弟的过程因为该隐虚弱的原因而变得断断续续,终于到了艾玛和夸特飞回时,它们的第三个儿子已变成了一具尸体,夸特急速冲撞妻子的身体,又以更快的速度飞离现场。

夸特在半空飞旋。

接下来我看到了这一生最难忘的一个镜头;艾玛咬住儿子的尸体,用缓慢的速度咀嚼吞咽他~~~~

又一次远途飞行。艾玛夸特夫妻向峡谷外飞去。

解除饥饿,继续活下去,这一切远远比悲伤来得有力得多。

库恩在平原上练习起飞,昼伏夜行的狞猫改变了习性,光天化日之下无声无息地靠近库恩。幸好父母飞过,他们俯冲下来,激烈地攻击狞猫。

而此时独自留在家中的该隐在烈日之下无处可躲,徒劳地挪动身体!~~~~

历经一天,艾玛和夸特夫妻终于看见了一只野兔,奋力捕杀了它。

傍晚时分,艾玛提了整只野兔飞抵鹰巢,而该隐已经死了。

艾玛看着这一切呆滞了片刻,她的反应很现实,她还有一个儿子,一个身形巨大但不会捕食的儿子,她抓起食物,向库恩处赶去。

在离开鹰巢两百米的地方,留下一对黑白相间的翅膀,等待母亲的甚至不是一具完尸~~~~~

在看过这个关于飞禽生活的纪录片后,我反复地跟朋友们说,我很悲伤。我知道我必须写,只有写,才会恢复平静。

生何欢,死何苦,我相信这一切永恒存在着,在我们的也在他们的故事中永恒存在。

经典童话艾玛与蝴蝶

花格子大象艾玛一路上散步,猛听到“你好啊,艾玛!”的声音从树上传下来。

“是你吗,猴子?”艾玛答应说。

“错了,是我,你的表弟。”表弟韦伯哈哈笑着,从后面的矮树丛里走出来。

“你好,韦伯,”艾玛也格格笑着说,“你会口技,会用你的声音耍花样,真服了你了。我要去散步,回头见。”

过了一会儿,艾玛又听到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艾玛暗笑说:“得了,韦伯,出来吧!”

那声音又叫了:“救命啊!我出不去。”艾玛哈哈大笑:“是你的话,韦伯……”可话没说完,艾玛就看到了一只蝴蝶,他让一根倒下来的树干给堵在一个洞里了。

“可怜的蝴蝶。”艾玛说着把树干搬开,让蝴蝶飞出来。

“谢谢你,艾玛。树干倒下来,我正好在洞里,”蝴蝶说,“也许有一天我能报答你。”

“别客气,蝴蝶。”艾玛说。

“什么时候用得着我,叫我好了,”蝴蝶说,“在哪里我都会听到你叫我的。”

“一只小蝴蝶救一只大象,真是天大的笑话!”艾玛一路走一路格格笑着。

这时候,有一条很窄的岔道从大路岔开去。

“这里我还从来没有去过,”他说,“走这条岔道去玩玩。”

没想到岔道从林子里出来,却通到万丈深渊上的峭壁那里。

“太危险了,”艾玛说,“而且岔道只通到前面那个山洞。我得往回走……噢,天啊!我太大了,在这儿没法转身,得先走到前面那个山洞,掉过头来再太太平平地走回去。”

快到山洞的时候,后面岔道开始坍塌了。他赶紧冲进山洞,朝外一看,一段岔道已经塌掉。“哎哟,不不不!”他叫道,“我回不去了。救命啊!”他哇哇大叫。可是没有人答应。

“救命啊!”艾玛再哇哇大叫。还是没有人答应。

“他们离得太远了,”他心里说,“我就叫叫蝴蝶吧。蝴蝶啊,救命!”他大叫着。

他正想再叫,蝴蝶已经来了。

“噢,谢谢老天,蝴蝶你来了!”艾玛说。

“这一回轮到我给困在洞里了,因为路塌掉了。”

“别担心,艾玛,”蝴蝶说,“我去叫救兵。”

韦伯正跟一群象玩得开心,蝴蝶来了。蝴蝶赶紧把艾玛的事告诉他们。说时迟那时快,这些象连忙撒腿奔去救艾玛。

这些象一路跑到峭壁顶上,就看到这地方有多危险,连忙从峭壁边上退回来。韦伯退回树林子里没了影。

有一两只象小心翼翼地从峭壁边上朝下看,看到了艾玛。“我看到他的鼻子了。”一只象说。

转眼间,韦伯急急忙忙跑回来,拖来一根又长又坚韧的树藤。他把树藤的一头扔下岩边,朝下叫道:“把它抓住,艾玛。”

“把这树藤捆住你的身体,紧紧抓住,”蝴蝶说,“不要担心,没事的。”

艾玛把树藤牢牢地捆住自己的身体,叫道:“我准备好了。”

那一大群象抓紧树藤,用力地拉,把艾玛从洞里吊起来,一晃一晃地给吊上去了。

艾玛一脱险,马上感谢大家,特别是谢谢蝴蝶。“真没想到,一只小蝴蝶真救了一只大象。”他说。一下子有一个叫声从下面洞里传上来:“别忘了我。”那些象呆住了。“那里还有谁啊?”一只象说。“那不过是韦伯的声音,”艾玛哈哈大笑,“让我们来挠他的痒痒。”可韦伯已经跑回家去了。

经典童话艾玛过化装节

花格子大象艾玛觉得真没劲。再过两天,又要举行化装节大游行了—-到了这天,所有的象都要把他们的身体涂得五颜六色。颜料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象正在静静地动脑筋,看该在自己身上画些什么花样。

可艾玛没什么好想的。到了这个节日,他向来只有一个做法,就是把全身涂成灰色。其他象都变成了彩象,他做一只独一无二的灰象。

“该去散散步了。”他对自己说。

艾玛一路走一路想:这里太静了,该开个玩笑什么的让这儿热闹热闹。他来到池边,在池水里照照。

“你好,艾玛,”他对水里自己的影子说,“你给了我一个好主意。谢谢你。”

等到他回去,其他象仍旧在静静地动着脑筋。艾玛走到其中一只象的身边,跟他说了几句悄悄话。那只象笑笑,眨眨眼睛,可没说话。于是艾玛躺下来休息。他将要过一个漫漫长夜呢。

天黑以后,艾玛先等其他象睡着,然后开始动手了。

天亮前,艾玛已经把他要做的事做好,他踮着脚悄悄溜到树林另一边,趁天还没完全亮,好睡个大觉。

天亮以后,第一只象醒来,看看身边的象,说:“你早啊,艾玛。”

象一只接着一只醒来,一下子只听到四面八方都在说:“你早啊,艾玛。”“你早啊,艾玛。”“你早啊,艾玛。”

原来,一夜工夫,艾玛把所有的象都涂成了满身花格子,跟他自己一样。现在他们全变成了艾玛,谁也不知道哪一只是真的艾玛。

于是那些象你问我,我问你:“你是艾玛吗?”

“我不知道,”每一只象都说,“今天我可能是艾玛,可昨天我不是。”

这时候有一只象大叫起来:“又是艾玛搞的恶作剧。来吧,我们到河里去,河水一泡,颜色就洗掉了。这样我们就知道,哪一只是真的艾玛。”

所有的象冲到河里,噼里啪啦朝对岸走。

等上了岸,所有的象都呆住了。他们全都是灰色的。

“艾玛在哪里?”他们问道。

“当然在这里,”一只灰象说。“你们不认识我了吗?”

“可你的颜色和我们一样啊。”其他象喘着气说。

“那太棒了,”艾玛说,“我一直都在想,要和你们大家一样。”

“那太糟糕了,”另一只象说。“艾玛不能和我们一样。没有了艾玛,事情就完全不对头了。”

“那我也没有办法,”艾玛说,“除非洗下来的颜色还漂在水上。也许我重新在水里走一次,颜色会回到我的身上,我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快试试吧,”其他象说,“什么办法都试试,只要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那好吧!”艾玛大叫一声,扑通跳下水,飞快地游过了河,钻到对岸的树林里不见了。

几乎是同时,艾玛又气喘吁吁地出现了,不过浑身又是亮丽的花格子。

“万岁!”对岸的象同声吹呼,“成功了,我们又有了艾玛。艾玛,艾玛,艾玛。”

在艾玛身边,忽然从林子里又跑出来一只象。“是你们叫我吗?”他问道。其他象都傻了,鸦雀无声。这只象浑身水淋淋,就像刚从河里游过去。紧接着,艾玛和这只象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骗了我们,”一只象对湿漉漉的灰象说,“你假扮成艾玛,和艾玛合伙骗我们。我们本该想到艾玛的颜色是洗不掉的。这是艾玛的又一个恶作剧。”

所有的象全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跑回河里去,用鼻子吸水喷那两只艾玛,同时大家你喷我我喷你,再次欢呼:“艾玛,艾玛,艾玛。”直到整个森林都给这欢呼声震动了起来。

睡前故事艾玛打雪仗

         一天早晨,花格子大象艾玛遇到一群象,他们看上去不太快活。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艾玛问他们。

“怎么回事?就是太冷了!”一只象回答说,“就是这么回事。”

“还不算太冷。”艾玛说,“只不过比平时冷了一点。你们只要多走走,暖和暖和身体,来吧,跟我来吧。”

艾玛带大家朝他们不常去的方向走去,这条路很陡峭,很快,这些象就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现在很暖和了,艾玛,谢谢你。”一只象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还不行,”艾玛说,“我们要继续走。”

又走了一阵,一只象说:”艾玛,你看这些树,它们在这里,样子都两样了。“

”那是因为我们到了这么高的地方,“艾玛说,“来吧,有些东西我要让你们看看。”

又过了一会儿,这些象来到了一块空地,这里到处是一片白色,他们看了吓一跳。

“雪!”他们叫起来,他们虽然听说过雪,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冲向前去,哈哈大笑,玩起雪来。

“现在真是冷啊。”一只大象大叫。

“冷是冷,可是好玩。”另一只象哈哈大笑。

“现在来看看这个。”艾玛叫道。他在结了冰的湖面上滑冰,其他象十分好奇,一只接一只跟上去,和他一起滑了起来。

很快,那些象全在滑冰,又是滑倒,又是撞来撞去,又是跌个脚朝天,真是开心极了。他们没注意到艾玛已经悄悄地溜掉了。

睡前故事花格子大象艾玛和表弟韦伯

    花格子大象艾玛在等他的表弟韦伯来看他。

“他迟到了,”艾玛说,“说不定他迷路了。我们去找找他吧。”

“韦伯是什么样子的?”一只象问道。

“等着瞧吧,”艾玛格格笑,“不过要小心,韦伯喜欢恶作剧,特别是用他的声音骗人。他会口技。他能让他的声音听上去不是从他喉咙发出来,而是从另一个地方发出来。”

“那太好玩了,”另一只象说,“这就像是在捉迷藏。”

忽然他们听到:“喂喂,艾玛!我在这里呐。”

他们赶紧朝这声音冲过去。

“找我吗?”一只吃惊的老虎问道。

“对不起,”艾玛说,“我们以为是韦伯呢。”

“太好玩了,艾玛,”老虎说,“我听到哇哇叫,也许就是你的表弟韦伯。”

“救命啊!”那声音叫着说,“救命啊!我掉到池塘里了。”

“他是掉进去了,他是掉进去了!我看见了他在池塘里!”一只象说。

“傻瓜!”艾玛说,“那是你自己的影子。继续找吧。他就在附近,可不在他声音传来的地方。”

他的声音甚至从兔子洞底下传上来。兔子跳出来说:“太不好玩了!根本不好玩!简直是胡闹!”

找了半天,一只象说:“我们永远找不到他的,艾玛。别找了,算了吧。”

“韦伯,”艾玛叫道,“我们认输。现在你可以出来啦。”

“我出不来。我给夹在一棵树上面。”他的声音从树上传下来。

那些象格格笑,说:“他真鬼。”

“你再不来,”艾玛说,“我们就不管你,自己回家了。”

“我真夹在一棵树上面了。”韦伯的说话声。

那些象又格格笑。

“艾玛。”一只象说,“韦伯是不是黑白格子的大象?”

“是的。怎么啦?”艾玛说。

“我看到了,”那象说,“他是夹在一棵树上面。”

大家全抬头看。韦伯真是夹在一棵树上面。

“韦伯,”艾玛说,“你怎么会到那上面去的?”

“别管我怎么上来,我可怎么下去呢?”韦伯说。

“我不知道,”艾玛说,“可我们饿了,我们要回家吃茶点。至少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你在哪里。再见,韦伯。明天见。”

艾玛说着就要带其他象离开。

“噢,艾玛,”韦伯叫道,“别丢下我。我要饿死了。”

“哈哈,我只是开个玩笑。”艾玛向韦伯转过身来大笑,“你只要顺着树枝走,这样你会把树枝压下来,我们就可以把你救下来了。”

于是韦伯慢慢地顺着树枝走下去。树枝开始弯下来。等那些象能够到树枝时,他们马上把他拉下来,韦伯也就下来了。

“谢谢,谢谢,”韦伯说,“好了,你们说的茶点在哪里?”

接着他们一起说说笑笑,往家里跑。

晚上躺下睡觉时,艾玛笑着悄悄说:“韦伯,你到底是怎样上了那棵树的?”

可是韦伯已经睡着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