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雪地猎狍

雪地猎狍


睡前故事雪地猎狍

北大荒野生动物中,野雉多,狍子也多。所以有“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雉飞到饭锅里”的夸张说法。

狍天生是那种反应不够灵敏的动物,故人们叫它们“傻狍子”。人觉得别人傻,在当地也这么说:“瞧他吧,傻狍子似的。”

狍的确傻。再傻,它见了人还能不跑吗?当然也跑。但它没跑出去多远,就会站住,还会扭头望人,仿佛在想——我跑个什么劲儿呢,那人不一定打算伤害我吧?往往就在它望着人发愣之际,猎枪响了……狍真的很傻,很少见那么傻的野生动物。

夜晚,一辆汽车在公路或山路上开着,而一只狍要过路。车灯照住狍,狍就站在路中央不动了。它似乎想弄明白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亮的一片光会照住它?司机一提速,狍被撞死了。

我在北大荒当知青的6年间,每年都听说过汽车撞死狍的事。不但汽车撞死过狍,连拖拉机也撞死过。当年,团里有一批“东方红”履带式拖拉机,即使挂到最高档5档,又能快到哪儿去呢?但架不住傻狍子愣是站在灯光中不跑啊。

狍的样子其实一点儿都不傻,长得还很秀气。狍的耳朵比鹿耳朵长一些,眼睛比鹿眼睛还大。公狍也生角,却不会长到鹿角那么高,也不会分出鹿角那么多的叉儿,一般只分两叉儿。狍不会碎步跑,只会奔跃,但绝不会像鹿奔得那么快,也不会像鹿跃得那么远。狍虽是野生动物,但又显然太缺乏“野外运动”的锻炼。

狍,傻在它那一双大眼睛。

狍的眼中,尤其母狍的眼中,总有那么一种犹犹豫豫、懵懵不知所措的意味。我这里将狍的眼神比做仿佛到了该论婚嫁的年龄,但仍然缺乏待人接物的经验,因而每每陷于窘状的大姑娘的眼神。这样的大姑娘从前是很有一些的,现在不多了。狍发现了人,并不立即逃跑。它引颈昂头,凝视着人。也许凝视半分钟甚至一分钟之久。要看它在什么情况下发现了人,以及什么样的人,人在干什么。狍对老人、小孩儿和女人,戒心尤其不足。

我在连队当小学老师的两年,小学校的校长是转业兵,姓魏,待我如兄弟。他是连队出色的猎手之一。冬季的一天,我随他进山打猎。我们在雪地上发现了两行狍的蹄印。他俯身细看了片刻,很有把握地说,肯定是一大一小。顺踪追去,果然看到一大一小两只狍。体形小些的狍,在我们的追赶下显得格外灵巧。它分明是想把我们的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雪深,人追不快,狍也跑不快。看那只大狍跑不动了,我们也终于追到猎枪的射程以内,魏校长的猎枪也举平瞄准了,那体形小些的狍,便用身体将大狍撞开。然后,它在大狍的身体前跑来跑去,使魏老师的猎枪无法瞄准大狍,开了3枪也没击中。魏校长生气地说:“我的目标明明不在它身上,它怎么偏偏想找死呢!”

傻狍毕竟斗不过好猎手。终于,它们被我们逼上一座山顶,旁边是悬崖,它们无路可逃了。

在距离它们只有十几步远处,魏校长站住了,激动地说:“我本来只想打那只大的,这下,两只都别想活了。回去时,我扛大的,你扛小的。”

他说罢,举枪瞄准。狍不像鹿或其他动物。它们被追到绝处,并不自杀。相反,那时它们或目不转睛地望着猎人,或凝视枪口,一副从容就义的样子。那一种从容,简直没法细说。那时它们的眼神,就像参加奥运会的体操选手,连出差池,遭到淘汰已成定局,厄运如此,只好听天由命。某些运动员在那种情况下,目光不也要望向计分牌吗?那是运动员显示最后自尊的意识本能。狍凝视枪口的眼神,似乎是要向人证明——它们虽是动物,虽被叫做傻狍子,却可以死得如人一样有自尊,甚至比人死得还要有自尊。

悬崖的边上,两只狍一前一后,身体贴着身体,体形小些的在前,体形大些的在后。在前的分明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子弹,它眼神中有一种无悔的义不容辞的意味,似乎还有一种侥幸——或许猎人的枪里只剩一颗子弹呢!

它们的腹部都因刚才的奔跑而剧烈起伏。它们的头都高昂着,眼睛无比镇定地望着我们。体形小些的狍终于不望我们,将头扭向大狍,仰望大狍。大狍则俯下头,用自己的头亲昵地蹭它的背和颈。接着,两只狍的脸偎在一起。

我心中顿生恻隐。正奇怪魏校长为什么还没开枪,向他瞥去,却见他不知何时已将枪放下了。

他说:“它们不是一大一小,是夫妻啊!”

我不知说什么好。

他又说:“看,我们以为是小狍的那只,其实并不算小,它是公的,看出来没有?那只母的怀孕了,所以显得大……”

我仍不知该怎么表态。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鄂伦春人不向怀孕的母兽开枪是有道理的。看它们的眼睛,人在这种情况下打死它们,是要遭天谴的呀!”魏校长说着,干脆将枪背在肩上。后来,他盘腿坐下,我就陪他吸烟,陪他望着两只狍。

我和魏校长在山林中追赶了三个多小时,魏校长可以易如反掌地射杀它们,甚至可以来个“串糖葫芦”一枪击倒两只,但他决定不那样做了。

那一刻,夕阳橘红色的余晖,漫上山头,将雪地染得像罩了红纱,两只狍在悬崖边相依相偎,身体紧贴着身体,眷眷情深,根本不理睬我们两人的存在。

经典童话雪地上的小雪人

冬天来了,雪花飘飘洒洒,大地披上了白衣,一群可爱的孩子堆起了一个小雪人,玩呀闹呀,直到他们觉得冷了,才跑回了家。

傍晚,小雪人孤零零站在雪地上,看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大树上,飞来一只小麻雀,小麻雀喳喳叫着,苦苦寻找食物。可是,雪花铺盖了大地,小麻雀去哪找吃的呢?他急得哭起来。

“小麻雀一定饿坏了……”小雪人的心呀,担心极了。

过了一会儿,小麻雀飞走了,小雪人看见一个男孩儿跑出来,他对男孩儿说:“你能给我一把黄米粒吗?”

男孩儿吓了一跳,不过,他答应了小雪人的请求。男孩儿回到家,捧着一把黄米粒跑出来。

“谢谢!”小雪人接过小米粒,他的手臂高高地举起。

“小麻雀,你快来吃吧……”从那以后,小雪人天天在心里默念这一句。

日子像流星一样划过,一转眼,春天来了。小雪人等了整整一个冬天,可是,小麻雀依旧没有回来。一滴雪水落到地上,小雪人就快融化了。

小雪人想了个主意,他把黄米粒装进黑礼帽里,挂在高高的大树上,他想:“这样,小麻雀就会吃到米粒了。”

温暖的阳光照下来,小雪人化成了透明的雪水,流进一条小河里。哗啦啦,哗啦啦,听,那是小雪人在和小河一起唱歌。小雪人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一只小麻雀正欢快地吃米粒呢!

爱情故事雪地里的考验

女友A,某晚与男友去郊区参加朋友的婚礼,去的时候天空乱雪飞舞,吃完饭出来已是满地泥泞,没多久车子就陷在混坑里了。男友拿了太平铲,要下车去把四个轱辘从混坑里挖出来,A嚷着下车帮忙,男友摁住她:“乖乖坐着,别冻坏了你!车里有垫子,有书,有咖啡——我每次上车前都会灌一瓶热咖啡,你坐着躺着都行,干体力活儿是男人的事。”A隔着车窗看着他挖泥,铲子小,费力,他在漫天雪花中与天斗,头上腾腾地冒着热气。他整整挖了半个小时,到上车时,身上脱得只剩一件线衫仍喊热。A含泪递给他热咖啡,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喊:“嫁给他!别错过!嫁给他!免后悔!”

一个月后,A闪婚般地成为他的新娘。如今,她过得怎么样?问及A的感受,她苦笑着说:“我现在享受并忍受着一个大男子主义者的粗暴呵护,只要是他的主意,我就不能说‘不’字;只要是他的计划,我就只有顺从。”没错,一个倔强得像驴一样的挖坑吉,一个自认为可以保护交人的男人,他那么爱面子,那么在乎你的柔顺,你嫁给他,自然就不再有“抗命不从”的权利。如果你是百依百顺的小女人,自然很享受这种惟命是从呵护倍至的生活;如果你是特立独行有根有骨的大女人,跟这样的人一起过,能不痛苦吗?

女友B,下雪的时候,她正坐在一个男性朋友的车上。这个朋友是上海人,买了一辆帕萨特,在同一小区招募分担汽油费的人,最后如愿征得一男两女与他同行。这天,车子上陡坡时一阵颤抖,不幸熄火,车主让同车人一起下去推车。同车的一位小姐,穿了裙子和高跟靴,一步一滑溜,推了不到3分钟,就跺脚呵气地要回车里去。车主火了,把车门车窗都锁上:“百年修得同舟济,你就是这样与我同甘共苦的?你要是不推车,我把下月的汽油费退还给你,你另找人拼车好了。”他骂完又哄:“来,一块儿使劲儿,再推10米就可以了,你们是愿意过5分钟就回家吹空调,还是愿意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耗着,等着哪辆车来英雄救美?”

待车子启动后,穿裙子的小姐恼道:“谁找你做男朋友算倒霉了。”车主悠笃笃地笑说:“那可不一定,我这人是很讲理很公平的。你们女人呐,平时老嚷嚷着要男女平等,一遇急难,自己恨不能袖手旁观,只等着有个白马王子能救你们于水火。殊不知,就算真有王子骑着白马来,也需要有个给马添草料的人。坐享其成的美事,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有吗?”

上海男人有着一桩幸福的婚姻,太太是硕士,任职于大公司,下雪那天她自己驾车回家,因为丈夫早跟她打好了招呼:“我不能去接你,我的拼车伙伴今天肯定打不到车,我得信守承诺送他们。”B打电话慰问车主的太太,对方说:“他不来接我没什久,要是他那天对你们发了火,你们多担待,他最看不得女人仗着自己是女人,要求特殊照顾。不过,他的短处也是他的长处,他这么看重平等的男人,不会在任何事上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人,处长了,别人自会感觉出他的好。”

经典童话雪地上的舞蹈

北风呼啸,雪花飞舞,雪精灵给大地铺上了一床厚厚的白毯子。寒冷的冬天到了。

风停了,雪也不下了,冬天的森林里很安静。

猫大姐来到鸡小妹的窗外,说:“鸡小妹,外边不下雪了,我们出去练习舞蹈吧。”猫大姐和鸡小妹是邻居,它们都非常喜欢跳舞。

“我才不去呢,外边多冷呀。”小鸡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说。

“你不是想成为舞蹈家吗ɑ?那就不能间断练习呀。”猫大姐说。

“不去,就是不去嘛!外边太冷了。”小鸡说,“等过了这个冬天,当温暖的春天到来的时候,我再出去练习吧。”

猫大姐说服不了鸡小妹,便独自来到雪地上,一步一步地走着,走得很稳当,走得很认真。

当猫大姐又回到鸡小妹的窗下时,鸡小妹问:“猫大姐,你不怕冷吗?像我这样,待在温暖的被窝里,多好呀!”

猫大姐指着雪地问:“你看,雪地上多了什么?”

小鸡看了窗外一眼,说:“不就是多了一串脚印吗?”

“你仔细看看这串脚印吧!”猫大姐说,“这串脚印,一个接着一个中间没有间断,如果哪个地方间断了,这路,就走不下去了。”

“猫大姐,你是想告诉我,不能间断练习,是吗?”鸡小妹说,“那么,我马上起床,到雪地上练习舞蹈吧。”

鸡小妹和猫大姐一起来到雪地上,它们一边哼着节拍,一边跳着优美的舞蹈。

太阳出来了,照得雪地泛着亮光。猫大姐和鸡小妹的舞蹈,为寒冷的冬天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睡前故事雪地上的脚印

下雪了!
下雪了!
鸡爸爸带着他的孩子们去踏雪。
大地白茫茫一片。
小鸡说:
“雪天真没意思,什么也看不见。”
鸡爸爸说:
“你们往身后看一看,那是什么?”
他们一看,
啊,雪地上留下了他们的脚印,
一排排,一串串,
就像一片片竹叶。
小鸡这里跑跑,
那里跑跑,
雪地上画满了好看的图画。

民间故事雪地田埂上的姐姐

外婆不是我的外婆,是年夜学同窗小泉的外婆。每一次我往她家,外婆都出格热心,拉着我的手聊天说地。我尽管是个不年夜喜欢措辞的女孩子,但外婆只要我是个厚道的听众就行了,另外外婆的厨艺其实崇高高贵,比起黉舍食堂的狗食就像御膳了,因而为了能常常享享口福,只好冤屈耳朵了。尽管外婆的话我一般只是左耳朵入右耳朵出,但有一个故事却是让我留下了深入的印象,那是一个关于女鬼的故事。

故事产生的时间尽对是旧社会。提及外婆的出身彻底是一棵苦菜花或者者小白菜甚么的,她诞生时妈妈难产去世了,5岁时老爹又患了肺病,没多久就走了,因而外婆就交给了从没结过婚的娘舅带,一个乡间汉子又没有经验,哎,外婆的童年很糟糕呢。

哎外婆叹了一声,说:

我七八岁吧,住在乡间,每天随着个爱饮酒的娘舅,东跑西颠,上一顿说不许下一顿,还好乡间人都纯朴,有了个喜事或者者丧葬甚么的,宴客用饭,都是客来自便的。我的娘舅就是这类场所的必到人士。

说不上哪一年了,就是村西的臭兔娶媳妇那年吧,是个下雪的冬天,刚过晌午,我娘舅就拖着我,去臭兔家跑。乡间开的是流水席,娘舅算准了能遇上两顿,跑入门先顺手恭喜了两声,然后一屁股就座下,天昏地暗的起头吃喝。这吃呀。没罢没休的,足足吃到夜深,连第三席的客人都差未几走光了,娘舅才终究移动了屁股,有了归家的意思。

有点喝多了。我只能扶持着他走在乡下的田埂上,满地年夜雪,月光一照,透着冷气。走了没多久,咱们的前面就泛起了一个穿白麻衣的女人的违影,从暗地里望身子挺修长,走路的步子也轻,雪地土只留下很浅很浅的脚迹。她如同越走越慢,没过量久,就以及咱们只差两三步的间隔了。

就在这时候,这女子,忽然归过甚来。

呵呵,月光下皮肤出格白,长患上好水灵的一个姐姐啊!

她对着我笑一笑,然后走到我跟前,望望娘舅,就轻轻地对我说:小mm累了吧,我来帮你搀他好吗?

我那时恨不得有甚么人来帮我呢,况且又是这么大度的姐姐,天然点颔首,赞成了。

因而这个姐姐就扶着娘舅,以及咱们一块儿起头走。只见这姐姐尽管修长但是力气也挺年夜的哦,扶着娘舅感受很轻松的模样,我的确要小跑才跟患上上他们,并且我还时时时的闻声这姐姐在我娘舅耳边说着甚么。可娘舅只会颔首,就如许又走了有一里多地吧。

姐姐停了下来又转头指着一处荒田,对我笑笑说:小mm,我以及你娘舅走曩昔磋商磋商,你是小孩子就不要过来了,就站在这等咱们,行吗?

我内心尽管有点惧怕,不肯意一小我站在地里,可是我不懂否决,就一小我傻傻地站在田埂上望着他们走到遥处,厥后只有了一个迷迷糊糊的影子。

我等了有半个小时摆布吧,左等还不归来。右等他们仍是不归来,望着路边的树木,野草在风里婆娑,内心愈来愈惧怕,并且站在雪地里半天不动,也寒患上不行,越想越冤屈,不由哭了起来,先是呜呜的小声哭,厥后更惧怕了就,哇哇地放声年夜哭。

如同年夜哭之后没多久,就闻声后面有脚步声,逐步地瞥见是我家隔邻的孙家兄弟用一只破藤椅违着他们的老娘走来,他们的老娘是臭兔的姨,以是是尊长,今天的娶亲长短参预不成的。他们由于违着老娘在雪地里走,要非分特别当心,因而就走慢了,还落在咱们后面。

一望到他们,我就像望到了亲人,立刻跑了曩昔,抱着他们年夜哭,干是孙家的娘就问我,你舅土哪儿啦?怎样把你一小我扔在这儿呢?我内心也急,就一五一十的把适才的事全说了。孙家兄弟一听,就说下雪天滑,别不会是出甚么事吧,然后留下我以及他们的娘,顺着我指之处寻曩昔。

又等了半个小时的功夫,就瞥见他们两兄弟,抱着我娘舅过来了。

哇!我娘舅哪里还像人啊,浑身是血,头上更是惨不忍睹,额头撞了一条口儿,血正吱伎的去外冒,我一吓又是号淘年夜哭。

只听孙家兄弟对她娘说,走到前面就瞥见我娘舅一小我跪在一块墓碑上一个劲患上去上撞,头破血流了还在撞,望来是撞鬼了。

因而归抵家,请来了郎中,还好只是外伤,苏息了一会,我舅才气下床走路。

我厥后还屡次扣问娘舅,问他还记患上甚么没有,他总是说不记患了,只有一次他对我说,只记患上有个女的站在一栋年夜宅院前向他招手要他入往,可就是入不往,但鬼摸脑壳了,本身如同非要入往不成。

我听了之后,晚上时常想起阿谁姐姐对我的笑,每一次想到每一次都做恶梦。

厥后我以及娘舅还又往过阿谁墓碑之处,听村里白叟讲,这里埋的是个没出嫁就稀里糊涂去世了的小密斯。

阿谁小密斯为何要害我娘舅呢,我至今也没弄懂。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