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殊死较量

殊死较量


睡前故事殊死较量

在一望无际的沙漠无人的边缘,有一位刚强、友善的维吾尔族老人。他年轻力壮时,以长途运输为生。白天,号称“沙漠之舟”的骆驼是他的运输工具;夜晚,骆驼卧成一个圈儿,他就睡在骆驼圈儿内。

有一年,他养的牧羊犬生了一只独崽儿,按当地习俗,狗生独崽儿是一件很不吉祥的事情。于是他就冒险到狼群出没的地方,从狼窝里抓了一只刚出生的狼崽儿,抱回来与他的狗崽儿配成一对儿喂养。狼崽儿渐渐长大了,非常健壮,机灵善斗,他特别偏爱它,经常用自己节省下来的牛羊肉单独精心喂养。在他的精心调教下,即使遇见它的同类,那只狼也忠于职守,兢兢业业地护卫着他和骆驼。因而,在他心目中,那只狼和那条狗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都是自己和骆驼的忠诚卫士。

一年盛夏,他的驼队在为沙漠深处一支勘探队运送物品的途中,遇上了特强风暴。那是一场罕见的魔鬼搬家似的风暴,狂风刮得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六峰骆驼全被暴风黄沙吹打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和他相依为命的一条狗、一只狼。等到狂风渐渐减小的时候,已是灰头土脸、疲惫不堪了,更糟的是缺水少食,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那个灰蒙蒙的夜晚,他在疲乏困倦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突然被一阵狼与狗的撕咬声惊醒。当他坐起来之后,狼和狗立即停止了撕咬,平静得如同往常一样,一左一右争先恐后地与他亲热起来,似乎想从他手中得到食物。他睡下不久,又被它们拼命的撕咬声惊醒了。那个夜晚,如此这般折腾了几次,引起了他的警觉:在这种特殊的困境中,它们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反复拼命厮咬、双方都伤痕累累还不肯罢休?于是,他佯装睡觉,结果发现,每当他躺下来的时候,狗就机警地蹲在身边守护着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狼;而那只狼,总是全神贯注地盯着他,随时准备扑过来。每当狼刚刚要纵身扑向他的时候,狗就迅疾地扑过去与狼厮咬,竭尽全力地保护。他的狗体形高大,通身油黑闪亮,非常健壮、凶猛,狗的“父母亲”是他的胞弟悉心培育出来专门对付狼的良种杂交牧羊犬。它对付那条狼绰绰有余,所以他有惊无险,安然无恙。

他恍然大悟:在这种饥饿的状况下,对狼来说,它的主人是唯一可食之物了。因此狼的野性与残忍的本质,狗的友善和看家护主的本性,全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弄清了事实真相,他这时再也不敢松懈了。天刚蒙蒙亮,他就把全部可食之物都喂了狼,乘机拴住并打死了它。他和狗一起,靠吃狼肉,不但找到了六峰失散的骆驼,而且按时把物品运到了勘探队驻地。

意林札记

当世界上刚有狼的时候,狗并不存在,那时狼就是狼。是人的因素才使某只狼变成狗的,从此,世上就多了一种忘了它是与狼同一祖宗的动物,那就是狗。狗是被人称作狗那天开始忘记的。所以《殊死较量》中的狗把主人当作了祖宗,因此,无论何时它都对主人忠心耿耿。而狼就不然了,即便主人对它再好,在关键时刻它还会六亲不认。所以狼就是狼,它永远不会像狗那样对待人。

幽默故事较量

非常不幸。波比被劫匪挟持在商场的楼顶。

“应该再去抓个年轻的。”瘦子对胖子命令道。

“人都跑完了,能抓着一个就不错了。”胖子抱怨道。

“至少,要抓个瘦一点的。你看,这家伙比你还胖,架着他真费力。”瘦子一边抱怨一边使劲勒了勒套在波比身上的绳子。

“不许说我胖!”胖子大声地朝瘦子吼,他最反感有人说他胖。

“胖子、肥猪、脂肪面包、肥油……”瘦子狠狠地回应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词。

“你也不是什么好货,瘦猴。”胖子显然找不出更多的词语来攻击瘦子,眼睛急得红红的。

“你们能不能别吵了。”波比扭了扭他圆圆的身体,可能是勒得太紧,有些不舒服。

“老头儿,别动。”瘦子再一次勒了勒绳子,瞪着两眼,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你们抓我来做什么?”波比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

“别说话,老头儿。老实点。”胖子训斥道。

“你们要钱……”波比继续问。

“废话,当然要钱。”胖子说完,把脸转向一边,因为波比满嘴的酒气真让人受不了。

“那……命呢?”波比接着又打了个哈欠。

“命?当然还要命。”胖子凶狠狠地瞪了一眼波比,又迅速地把脸转了过去。

嗯!波比放松地吐了一口气。

“老头儿,老实点。”瘦子警告道,心理却在盘算着如何逃出去。

按惯例,警察早就在下面封锁了街道,布置好了警力,也许狙击手就在对面。

“这是顶楼,你们是出不去的”。波比冷不丁地冒一句话,正好说到瘦子心里去了。

“就是你,死胖子,进了电梯不是说好下地下室,你怎么直接按到了顶楼。”瘦子又开始责怪胖子。

“一进电梯它就自动跑到了顶楼,我又没动。”胖子急忙地解释。

“好累哦”。波比一抖动身体,只见刚才还牢牢拴住他的绳子,一下掉在了地上。

波比笑着说:“绑着不舒服,这下可好多了。”

瘦子似乎还想去拿绳子,重新把波比绑个结实,波比似乎也看懂了他的心事,连忙摆摆手说“不用这么麻烦,你是栓不住我的。”

“你看这是什么?”波比双手合十,默念两句,迅速摊开双手,只见掌心中躺着两枚黄灿灿的金币。

“啊!金币。”胖子一声尖叫,感觉有些失态又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这是耍的什么破把戏。”瘦子显然要比胖子冷静得多,依旧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No、No、No!波比摇了摇头,接着说:“这是‘心有灵犀术’,想什么,就来什么。”

“啊,巫术。”胖子又是一阵尖叫。

“死胖子,他是骗我们的。”瘦子狠狠瞪了胖子一眼。

“我骗你们做什么?你抢劫那点财物,还比不上我手中的值钱呢。”波比冷冷一笑,合上双手,嘴里默默又念了几句,只听哗哗啦啦!一声响,从波比手中散落出大量的金币,全部都掉在了地上。

妈妈呀!这么多金币呀!瘦子和胖子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哥,我们有钱了。”胖子噗地一声跪在地上,伸手把金币紧紧拽在手里。

“你还说这是把戏吗?”波比一边说一边从手里变出大量钞票,花花绿绿,漫天飞舞。

“如果”瘦子想了想接着说:“你能带我离开这里,我就相信你。”

“对、对、对,离开这里。”胖子仰起头附和道。

“当然可以,你们看!”只见波比挥舞着双手,指向后方,在胖子和瘦子身后出现了蔚蓝色的大海……

咚咚咚!

天台上传来警察奔跑的脚步声。

哦!终于来了。波比长长地吐了口气。

“布朗警官,快,解开我的绳子。”波比呼喊道:“哦!上帝,他们把我绑得太紧了。”

“哦,又是您波比。波比桑德斯,著名的催眠大师,你怎么被挟持到这里?”布朗警官迅速解开了绳子,笑着问。

“说来话长。警官,我把他们就交给你了。”波比活动了一下手腕,接着说:“半个小时候后他们就会醒。”

“看来,我得向上面申请开设‘催眠术’,它简直太棒了。”布朗警官想到上几次出警,也是偶遇波比,才化险为夷,催眠术的魔力让他佩服得不得了。

“当然可以,布朗警官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波比!”

人生故事巨人的较量

1940年夏天,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燃烧到了北非沙漠。这一场为期两年零八个月的拉锯战,与两位战争巨人密不可分,他们就是素有“沙漠之狐”之称的德军统帅隆美尔和英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

面对沙漠的特殊地貌,这两位战争巨人展开了多方面的较量。

隆美尔擅长闪电战,常以急行军突袭敌军。可是在沙漠中作战,部队推进越快,后勤补给也就越难跟上,这时闪电战反倒成了劣势。而蒙哥马利则谨慎持重,更擅长稳步推进,更注重训练部队在沙漠中的生存能力。这一着“棋”看似缓慢,但是稳扎稳打,在北非荒漠却是再适合不过了。

如果说战术较量上的蒙哥马利已胜隆美尔一筹,那么注重细节的较量则是他的制胜法宝。

为了适应沙漠的昼夜强烈温差尤其白天高达60℃的气温,蒙哥马利命令,新到北非作战的英军士兵必须于进入沙漠前,在尼罗河三角洲地区适应一段时期。而隆美尔的德军,尽管也在意大利或巴尔干进行适应性训练,但气候条件相差很大,效果不佳。

沙漠的炎热环境,导致粪便和尸体吸引了大量的苍蝇,苍蝇再停在食物上,会导致痢疾的流行。英军战术手册对士兵个人卫生有详细和严格的规定,蒙哥马利巨细无遗地执行卫生规定,对粪便一律深埋处理。而德意联军由于推进过于迅速,没有足够的时间注意卫生保洁,肮脏的环境导致德意联军染病官兵比例是英军的三倍,连隆美尔本人也感染了肠胃道传染疾病,中途不得不回到德国养病,第二次阿拉曼战役初期的前线指挥都不能亲自参加。

荒漠中的穿着影响着士兵的一举一动。隆美尔的士兵军装由亚麻布制成,防热和防冷性差,颜色为深绿褐色,不利于在沙漠中伪装。特别是他们的高筒靴,式样美观,但是在高温下不利于腿部血液循环,当士兵负伤后,靴子难以脱下,无疑延误了救治时间。蒙哥马利注重实用,军士们穿的是土黄色的毛料军服,在沙漠中更加舒适,也更易伪装。另外,部队统一配备的长筒袜、绑腿、厚胶底军鞋也更利于在沙漠中行走。

“适者生存”,从这两位战争巨人的较量中不难发现,大局的决定有时候取决于对细节的关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