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被犬教育”

“被犬教育”


睡前故事“被犬教育”

自挪威回来后,我就发誓不闯红灯。

说来你难以相信,那不是被人教育而是“被犬教育”的结果。

挪威的卑尔根本来就一个“静”字,清晨,只有海鸥在啼,海风在吹,风很腥但腥得很清冽。

大概时间还早,四周静得没有一辆车,我从绿顶的“大皇宫”出发,徒步前往“市政广场”,那是在挪威生活的日子里,我天天要进行的晨练。蒙蒙晨曦中,始终有一条黑背白肚的爱斯基摩犬——玩家们叫作“哈斯奇”的在我前面不徐不疾地走着。我不知道它是不是一条流浪犬,也不知道它这么早起来干什么。走了一会儿,远远地见它突然在路边严肃地蹲下,背朝着我,不停地扫着尾巴。

和我们一样,挪威所有的主干道和支马路交通,都由自动灯控制着,那狗蹲着,起初我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这是一条阒无一人的小马路,它在等谁呢?是等它旧日的主人,还是等它昨晚的伙伴?我这么想着,一看左右没车,便悠然自得地直闯红灯过去。

但它突然冲我身后狂吠一声,声音粗砺而且伴着伤风状的咆哮。

我那时已经走过斑马线的一半,不禁回头乜它一眼,那是一条典型的“哈斯奇”,脸上烧着“三把火”(黑脸上,两处上眼睑和印堂上,各有一簇锥形白毛,行话所谓“三把火”),长得异常雄骏。我不明白它为什么要对我龇牙咧嘴,我哪里惹着它了呢?

四周依然寂无一人,我不禁好奇地踱回去,想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尖尖的嘴,尖尖的耳朵,长得实在太像狼了。它的头温顺地搁在了两只前爪上,友善地看着我,轻轻地摇起了尾巴。“你寂寞了吗?”我想着便慢慢蹲下,给它挠几下痒痒。

现在我几乎可以肯定它是一条流浪犬了,因为缺乏照料,它那一身黑毛不仅虬结如麻,而且还大片脱落,有的脱落处还有血痂。

突然,它竖起了耳朵,站了起来,两眼一瞬不瞬地看着交通灯,绿灯一亮,便箭一般地蹿了过去。

那一瞬间,我感到眩晕:它能看懂交通灯?它比我还遵守交通规则?这,对我意味着什么?

我跟着它几乎横穿卑尔根地看个究竟。

它始终优雅地慢跑着,穿过挪威音乐家格里格的青铜雕像后,又是一条寂静的小马路,又是红灯,“哈斯奇”再次蹲下了,还回过头来,友好地向我看看,我现在可以确定:这是一条已经弄懂并且遵守人类交通规则的爱斯基摩狗。

为了确认这个事实,我试图在它眼皮底下再闯一次红灯,结果,它的面孔再次变得很难看,眼睛陡然三角,上嘴唇威胁地掀起,露出了白厉厉的牙齿。

天哪!它不但自己不闯红灯,居然还干涉人类闯红灯!是受过集训,还是有过创伤记忆,或者干脆是一条一开始就看我不顺眼的变态犬?

高纬度苍白的太阳升起了,街上的人流越来越稠了,“哈斯奇”欢快地轻吠一声汇入了人群。当我看到所有的路人都敬畏地、自觉地肃立在没有车辆通过的红灯两侧,而“哈斯奇”俨然以他们中的一分子,沾沾自喜地厕身于恭候红灯的行列时,我对它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

这真是一个令我汗流浃背、而且无地自容的早晨,直到离开挪威离开德国离开奥地利才渐渐地缓过劲来:“以狗为鉴”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可以,且不说日本人以“犬”入姓,我们华佗的“五禽戏”似乎还师承得更广些,而那位卧薪尝胆的勾践更是号召他的子民直接向一只发飙的青蛙学习……

辣椒如果会辣,小又何妨。

民间故事难忘“猴犬大战”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难忘“猴犬大战”。

我一直养狗,可是,自从去年一次“猴犬大战”之后,我再也不养狗了。

我养的是条狼狗,褐黑色的皮毛发亮,我给它取名“黑狮”,它个高、威猛,在我们这条街人称“犬王”,无“狗”可敌。假日或晚饭后,我常带它去散步。

去年的某日,我们在街口观看一个外地人耍猴,那老猴一身干枯的黄毛,极度的营养不良,一副萎靡不振、衰老落魄的模样。但它翻筋斗、钻火圈、学关爷耍大刀却身手矫健,赢得观众一片喝彩声。

可能是“黑狮”嫉妒老猴出尽了风头,它一个箭步冲过去,猛地一跃,想把老猴盖住。那老猴仿佛长了后眼,灵巧地将身子往右一闪,“黑狮”扑了空。旋即,“黑狮”竖起前身, 饿虎扑食般将两只前爪朝老猴按去。这是它的绝招,一旦被它按住,它便一顿猛咬,致对方于死地。

我担心“黑狮”伤了人家艺人的“饭碗”,忙叫它“回来”。谁知,平日很听话的它这时根本不听我的使唤。观众们却大叫:“好看!好看!”那艺人呢,他不慌不忙,甚至胸有成竹地把牵猴的绳子扔了,由它们去“猴犬大战”。老猴见没了“牵挂”,身子更加轻巧,左蹦右跳,腾挪自如,“黑狮”连猴毛都抓不着。“黑狮”急了,面对老猴,凌空一跃,箭一般射向老猴。可它落地一看,早不见了敌手。原来老猴已闪到了它的身后。突然,体重只有“黑狮”三分之一重的老猴就地一滚,圆球似的滚到“黑狮”两条前腿之间,闪电般将右臂向上一托,一把抓住“黑狮”的下巴,左臂则伸到“黑狮”右眼的前面,猴爪在离它右眼2公分处,做了一个向下抓的动作,好像在警告“黑狮”:“我只要用力一抠,你的眼珠子就下来了。”

“黑狮”被老猴这一迅雷不及掩耳的凌厉攻势惊呆了,一时竟如被雷击般地不敢动弹。它明白,这是老猴放自己一马,不然,自己的狗眼早就掉到地上了。“黑狮”自知不是对手,不禁满面羞愧。

悠地,静静的人群中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接着是一片叫好声,齐声为老猴喝彩。我不忍再看,转身离去。

回到家,我心中还在生“黑狮”的气:它自己逞能,却让我也丢尽了脸面。待它回来,我一定要关它的禁闭。可是,直到天黑了,“黑狮”还没回来。此后,“黑狮”再也不回来了。我知道“黑狮”的脾性,它是无脸面见我这个主人。

打“黑狮”出走之后,我再也不养狗了。

以上是为您提供的小故事:难忘“猴犬大战”。

睡前故事义犬“太子”

义犬“太子”

丹妮拉·保兰姬一打开卡车的门,爱犬“太子”就飞速地从车里跳了出来,快乐地摇着尾巴。今天她们想在犹他州后面的山上沿着崎岖的山路上进行耐力跑训练。当丹妮拉做准备活动的时候,“太子”不时地用鼻子蹭着主人的腿,还抬起头盯着丹妮拉,好像在说:咱们快出发吧。

“太子”总爱这样。丹妮拉第一次在收留所看到它的时候,它还是个满身邋遢的小家伙。丹妮拉觉得它长得有点儿像卡通片《狮子王》里的袋獾,于是就给它起名叫“太子”,跟“袋獾”谐音。现在,这个接近70磅、英俊健壮的杂种犬已经成了丹妮拉训练时固定的陪练。

丹妮拉调整好运动手表。对于她和“太子”来说,在午饭前跑回来是很轻松的事。她早餐吃得很简单,准备跑上十英里回来后洗个澡再吃午饭。做完热身,丹妮拉拍了一下“太子”,然后开始慢跑。2006年12月的一个星期三,犹他州冬天的早晨异常冷清,空旷的山地里只有他们两个。

丹妮拉三十五岁,身高5英尺4寸,体重120磅,至今仍然是世界级“沙漠山地两项”极限耐力运动前500名记录的保持者。今天她训练的内容只是两个小时的常规有氧训练,这样冷的天气很适合极限运动。

“太子”远远地跑在前面,一会儿工夫就没影儿了,但是丹妮拉并不担心。她沿着怪石嶙峋的山路渐渐奔向山顶,这里的地貌很奇特,四处都是红褐色的岩石。在靠近顶峰的时候,她意外地踩到了一块黑色的冰块,脚底一滑,丹妮拉径直朝着悬崖滑了下去。她的手试图抓住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抓到。在下落的过程中,她的脚还是钩住了一块石头,但很快那块石头也碎了。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丹妮拉感到她的腿还有知觉,因为脚趾还可以活动。但是当她试图站起来的时候,一阵钻心的疼痛立即袭遍了全身。她听见自己痛苦的尖叫声在山谷里回荡,她的骨盆和椎骨都跌碎了,她的下半身瘫痪了,都怪这该死的体重。丹妮拉看了看手表,已经中午了。估计自己距离卡车有六英里远,她很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沙漠的峡谷里了,一丝恐惧瞬间穿过脑际。然而更可怕的是,她独自一人生活,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爱犬“太子”的声音。

“太子”从山顶跑到了丹妮拉躺着的地方,它似乎也感觉到事情有多么严重,乖顺地蜷缩在她的身边,试图用自己厚厚的“皮大衣”为丹妮拉取暖。保持这样不动,疼痛减轻了许多,现在她要想一想怎样才能从这个峡谷中逃生出去。如果能跟着“太子”沿着小路到达峡谷底部,那么她就有可能爬回到卡车那里去。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最大的可能叫了一声“出发!”峡谷底部距离她所在的位置有几百英尺,大约有城里的两个街区那么远,但这是一条遍布怪石山路。“太子”听到主人的命令,立即蹿了出去,沿着小路快速跑了下去。跑了一段突然停住,发现主人还在原地未动,于是又跑回到主人身边。丹妮拉紧咬牙关,集中精力,开始了“长途跋涉”。五个小时以后,丹妮拉到达了谷底,但她已经遍体鳞伤,身上的长跑服也被石头刮成碎片了。她爬了700英尺,而她的目的地——那辆卡车,停在六英里以外的地方。(译者注:一英里约等于5280英尺)

丹妮拉看了一眼手表——下午5点,黑夜马上降临了。在黑暗里爬行将会非常危险。就在她精疲力竭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枕头大小的冰洞。她用尽力气凿碎了一些冰,支撑着让自己的身体倾斜着靠在洞口,开始拼命吸洞里面的水。这时候水成了她能够生存下去的关键。如果她想继续往前爬的话,那么将非常需要水分的补充。丹尼拉想把她的水瓶伸到水洞里灌满水,但是里面全是泥沙,她只好用瓶盖一下一下地从小水洞往瓶子里舀水,舀了将近50下,才把瓶子灌满。最后她终于停了下来,因为冰冷的水快把她的手指冻僵了,这时的气温将近零下20度。

夜晚终于到来了,丹妮拉爬到“太子”旁边,伸手摸了摸它,“太子”安静地卧在她的身边,还不时地用舌头舔她的手,像是在安慰她。丹妮拉用胳膊搂着“太子”,感到特别温暖,于是她抱得更紧了。幸好丹尼拉那松松的黑色长跑裤子是羊绒混合织成的,里面那层薄薄羊绒多少还能起到一点儿御寒的作用。

时间在漫漫地流逝……

丹妮拉企图想忘记自己身上的伤痛和寒冷,她凝视着明净的夜空,一边和“太子”说话,一边数着天上的星星。严重的伤势让她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但是如果真的一动不动,那么她的体温将会降到死亡线。所以必须动起来,她尽力伸展着胳膊,轻轻地晃动着脚,尽可能地把头抬起来,努力地让身子离开石头坐起来,哪怕是一点点。她像在跟疼痛做着一场艰苦卓越的斗争,她知道自己不能放弃、不能气馁,这是一名好运动员的基本素质。当她数到1000次的时候,她感到腹部开始有了感觉。由于体内受伤,她的肚子已经肿胀起来。丹妮拉调整了一下呼吸,运动一次,休息五秒,然后继续。整个晚上,她只是润了几下喉咙。她知道如果自己喝太多水,就得去小便,而尿液就会在她的腿上结成冰。

星期四的第一缕晨光终于倾泻下来,丹妮拉熬过了一个晚上。清晨,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坚硬的红色岩石以外,周围没有一样活的东西。视野里,只有一棵刺柏树,让整个峡谷显得更加寂静。丹妮拉在自己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块塑料包装的运动饼干,这是她在耐力长跑中经常带的东西。她把那小块东西喝下去,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等太阳出来好让自己的身体温暖起来。她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她听见自己的骨头互相碰撞的声音,她大叫一声,痛苦地倒下了。再怎么说,她也还有六英里的路需要跋涉。

丹妮拉转了一个身,朝着卡车的方向开始爬行。她用尽全力使劲地往前拉着自己的身体,不管她怎么努力,一次还爬不到一英寸。由于长时间和地面摩擦,她的手指,关节和膝盖流血不止。她从天蒙蒙亮开始一直爬到下午四点,但是却因为到处找不到水,只好又爬回到那个有水的冰窟窿,一天时间白白浪费了。

夜幕降临了,气温也又开始下降了,痛苦和饥饿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丹妮拉已经开始出现了幻觉,她梦见了一块地毯从她身上滑落,她开始疯狂地寻找那块地毯。还感觉到有动物过来袭击她,她赶紧叫“太子”过来,待在她的身边。当她听见“太子”脖子上的项圈叮当声以后,她说,“好狗,别离开我!”而“太子”整个晚上一直用身体暖着丹妮拉冰冷的身体。

星期五的早晨到了,对丹妮拉来说,她刚刚度过的是个极其残忍的夜晚。她的手指完全失去了知觉,她绝对不可能再坐起来了,她快被冻僵了。生存的信念迫使她决定最后再试一次,看看能否爬出去。“太子”紧张地向前试探着,它也又饿又累,但它始终陪在主人的身边。

“太子,我受伤了”,她说,“你去求援吧”!她虚弱地抬起一只手朝“太子”挥了挥,“太子”往前跑了几步,又跑了回来,恋恋不舍地用鼻子蹭着主人的手掌。过了一会儿,它跑开了。它能明白主人的意思吗?没有了“太子”丹妮拉突然感到一阵绝望。她眼看着太阳慢慢地从天空滑过。三个小时后,她又爬回到那个冰洞喝水。她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太子”,她叫道。“太子”!

“太子”脖子上的项圈的铃铛声早已听不见了,它已经离无影无踪。

警官约翰·马歇尔此时正在路口等他的搜寻小分队,尽管穿着两层衣服还外加一件厚外套,可是约翰还是冷得直打哆嗦。他和同事的任务就是要找到丹妮拉·保兰姬。但是面对这片1万公顷的荒瘠的土地,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去哪儿寻找。

星期四下午,丹妮拉的一个邻居突然意识到她已经两天没有见到丹妮拉了,于是她给丹妮拉的父母打了电话。她的父母报了警,因此警察们开始在所有可能发生意外的地点开始寻找丹妮拉的车——她那辆“福特征服者”。是一位警官想起山地中有一条很偏僻的小路,结果他们在那里意外地发现了丹妮拉车。于是马歇尔紧急集合他的搜寻小分队。时间很紧迫,再过几个小时天就黑了,完成搜救任务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了。马歇尔知道丹妮拉是个极限运动员,他知道她会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的。

“我们现在找的不是一个旅行者”,马歇尔对他的部下说,“我们要找的这个女人是去那里征服一条她从来没有跑过的险径,她非常坚强,如果她在那片区域出不来,那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马歇尔尽可能地像一个耐力长跑者那样去思考,把搜寻目标缩小到几条可能的路线。集合完毕后,他们跳上山地越野车,开始了艰难的搜索。

当马歇尔的车转过弯,就要离开那条峡谷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150英尺的河床下面有个什么东西在动,他仔细地看过去,原来是一条狗。他知道丹妮经常带着狗一起跑步,但这条狗像是一只生了病的野狗,身体摇摇晃晃,努力支撑着向前跑着,像是有什么信念在迫使它前行。马歇尔想,如果它是丹妮拉的狗,那么丹妮拉一定是遇到什么大麻烦了。他知道狗这种动物轻易不会离开主人,除非有重大事情发生。

这只狗沿着峡谷跑过来,但是在30英尺外的地方停了下来,马歇尔吹了一声口哨,伸出一只手,想引那条狗过来好抓住它,但是那条狗摇摇尾巴,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接着它又跑到大路上,用头猛撞地面,最后停在了丹妮拉的卡车处,用鼻子嗅着卡车,回头望望山谷,接着又跑回到河谷下面去了。

马歇尔把队员分成几组,按不同的山路分头行动。就在此刻,他朝峡谷下面瞥了一眼,看见那条狗还在不远处,像是故意等在那里。他急忙找来有经验的驯犬员,带着饼干,食物还有水,想要用这些东西抓住那条狗,但是那条狗根本不理会这些,它转过头向峡谷下面望了望,又转回头看着搜救队员,嘴里发出低声的呜咽。马歇尔被这条狗的表现弄糊涂了,但他感觉这条狗在队他们说些什么。也许它就是丹妮拉的狗。

“让那条狗走”,马歇尔通过无线对讲机告诉他的队员,“不要再抓它,我再说一遍,不要抓它,让它走,想办法跟住它!”

搜救队员里有个叫百革·格哈特的队员正在前面探索去路,那条狗从他身边经过,然后放慢了速度,开始跑向一条怪石嶙峋的路。最后那条狗突然不见了。格哈特从山地越野车上下来,地上的狗爪印把他引向了一条他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小路,接着,他看见了鞋印。

丹妮拉好半天没有听到“太子”的动静了。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生命的结束,她已经完全放弃了与伤痛、饥饿和寒冷的抵抗。

朦胧间,她远远地听到了“太子”颈圈的铃铛声,她起初以为是幻觉。但是几分钟后,太子奇迹般地出现在她的身边。它已经跑不动了,喘着粗气,费力地把头伸向那个冰洞里舔水喝。丹妮拉似乎还听见了汽车引擎发出的轰鸣,但转瞬又消失了。循着蛛丝马迹,格哈特已经关掉了山地越野车的引擎,小心地一边搜寻一边前行,他静静地听着沙漠里传来的各种声音。突然,他听到了微弱的求救声:“帮帮我!”他拿起了对讲机。

马歇尔的山地越野车风驰电掣一般赶到了丹妮拉躺着的谷底,那条狗紧紧地靠着它的主人,格哈特半跪在他们身边,在召唤直升机。

丹妮拉和所有的人都泪流满面。虚弱至极的“太子”还在舔着主人的脸,好像在说:我们得救了。

名人故事教育“富三代”

中国有句老话:“富不过三代。”所谓一代创,二代守,三代耗,到了第四代就彻底败了。

如今,我家也有了第三代,她叫Megan,刚刚4岁。至于怎么教育和培养Megan,我一直在思考。后来,我看到了“富不过三代”的原文,终于知道其实祖先早已替我们想好了答案。原文讲:“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

我之所以能成为今天的水饺皇后,最大的原因是我的脑海中始终印着两个字———责任。因为我要对两个女儿的未来负责,所以我拒绝了公援金,做起了小贩;因为我要对自己的客户负责,所以我坚持用心认真地监督品质,实现自己对顾客的承诺,直到现在。为了打破富不过三代的传言魔咒,我要让Megan也学会去承担责任,培养她的责任心。

前一段,有朋友来我家时带来一只可爱的比熊狗。Megan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小狗,想让小狗留下陪她玩。我就告诉她:“留下当然可以,但你一定要担负起‘爸爸妈妈的责任’,平时喂小狗狗吃饭喝水,还要整理它的大小便!你能做到吗?”Megan认真地点点头。

开始时,她做得很上心,但是后来就有些不耐烦。这正是我担心的。我很认真地对Megan说:“答应外婆的事一定要做好,这是Megan的责任,否则外婆就把小狗送回去了。”Megan马上大哭起来,边哭边跑去弄狗狗的便便。虽然4岁的她还不能完全明白责任的意义,但是她已经进入了“责任”这门课的课堂,只要不断督促,未来一定会顺利“结业”的。

通过对Megan的培养和交流,我觉得世上没有天生败家的富三代,只有后天没有教好的富三代。父母和长辈作为孩子最专业的老师,只要多给予下一代品德和性格方面的教育,引导他们多一些责任,少一些享受,将来一定可以富过三代!

作者简介:臧健和,“湾仔码头”品牌创始人,被称为中国的“水饺皇后”,曾荣获“世界杰出华人奖”。


历史故事万历皇帝:害人的“优质教育”

万历皇帝朱翊钧是在其父隆庆皇帝英年驾崩后仓促登基的,那年他才十岁。他这一登基,解决了当下中国家长背负的两大难题,一是就业问题,二是望子成龙的重大夙愿。

如果不是分数决定命运,无论老师还是家长,大概都懂得社会实践对学生的重要性,然而苦于应试压力太大,很多学生不得不放弃实践机会。但是万历皇帝不用,整个大明帝国就是他的教育实践基地,经邦济世就是他的实践课题,这没有人比得上。

万历拥有全国顶尖的老师、大明国第一大学士、先帝临终前的顾命大臣、内阁首辅张居正。万历从十岁就开始享受现代博士生都享受不到的学习待遇,接受张居正一对一的教育。万历理所当然地得到最好的物资和生活保障,时刻有内相冯保相伴左右,且冯保既是保姆,还兼职帝王之术的一些副课教育与指导。李太后也是一个美丽外表下掩藏着不凡思想、有远见卓识和历史责任感的家长。虽然儿子有了最好的老师、最好的保姆,她却一直在乾清宫与儿子对面而寝,亲自监护并培养儿子的学习和生活习惯,非礼勿听,非礼勿视,直到万历大婚。在张居正对万历开展教学(议政)时,李太后也参加旁听,关键时候还参与教学活动(参政和监督张居正的辅政)。可以说,李太后作为陪读母亲丝毫不亚于当下中国任何一位望子成龙的母亲。

这就是万历享受的最主要的教育硬件,内臣和外相联手,家教与“国教”配合的“优质教育”。而这“优质教育”优的地方主要在于张居正。至少在明朝,首辅是否忠君事国,张居正可算第一人。

为了找到与10岁小孩沟通国事的渠道,启发儿童的心智和灵感,张居正使用“荒唐邸报”的方法循循善诱;为了体恤小孩天性、张扬童心,张居正在万历生日时送给他宫外小孩无人不玩无人不爱的风葫芦(空竹),从而配合“经筵”系列讲座,提高学习兴趣和效果;为了警醒小皇上政事不可懈怠,张居正在御座两侧创设贴满文武官员姓名的围屏。当小皇上潜心诗文时,张居正提醒他,作为皇上对诗文浅尝即可,不要学李后主,做了词人丢了江山,要把精力放在帝王之道的大学问上来。张居正还亲自编写“乡土教材”《帝鉴图说》,讲述前朝皇帝的是非功过。在万历刚刚亲政偶犯风流之事未遂,李太后欲废其帝位时,也是张居正以辞去首辅之职相“要挟”,才保住了万历的皇位。张居正极尽一个师相之能事,对万历的教育辅佐呕心沥血,披肝沥胆,无愧于先帝托孤,无愧于李太后的信任。张居正为臣之道堪称一流,为师之道也不同凡响。

以张居正为主对万历形成的“优质”的立体教育,应该说在万历的学龄期还是很有成效的。这个小皇帝听话、好学,虽然贵为人君,却很在意母后和师相的教诲,不霸道、不狂妄,也未曾真正放荡,甚至也没有很明显的缺点和错误。当了两年皇帝(12岁)就留心朝廷政事的细节,能独立秉断是非,表现出仁慈和节俭,颇有一代明君的气象,这让老师和母后都非常欣慰和满意。但是,万历为什么在恩师张居正尸骨未寒时就要掘墓几近鞭尸?万历为什么在新政已挽大明王朝于倾倒并呈盛世之兆时却被中断?后来的万历为什么变成一个不理朝政任凭江山社稷风雨飘摇的昏君呢?

是的,最好的教育可能调教出好学生,却不一定能培养出好人才,更何况是英明帝王。特别是人为的强加和蓄意拔高的“优质教育”,说不准造就出的就是“歪瓜”和“裂枣”,一旦体制和历史给予他们机会,无疑将误国误民,成为国家和社会的祸害。

万历皇帝所受的“优质教育”,实际上窒息了小孩的天性,整个教育过程,几乎没有让他暴露出什么劣根性。即使露出某些问题的端倪,也不可能得到相应的鞭挞和纠正。实际上,对小孩进行柄国教育违反了教学规律(其他儿皇帝当得成功并不一定是教育的成功,而是机遇和条件的偶然),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千方百计的呵护反而是对幼苗的温柔式摧残。万历名义上拥有最大的教育基地,实际上他被封闭得比民间儿童还可怜,整个学龄基本上没有走出过紫禁城。在他的成长期,永远没有难倒他的问题,永远不需要他为解难题而伤脑筋,因为他身边随时有人提供正确答案。然而,一旦他挣脱了“优质教育”的束缚,他就经不住一点儿香花毒草的诱惑,他的个性因为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可以不受任何羁绊任其驰骋,终于导致万历在张居正百年之后突然变成一个可怕的暴君。不得不说这是大明朝“优质教育”的失败。万历皇帝毁于这种教育,张居正一世英名毁于这种教育,而毁于这种教育的又岂止这二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