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灯塔·海雁·矮人

灯塔·海雁·矮人


睡前故事灯塔·海雁·矮人

英格兰北部沿海,有一大片沼泽。这里广袤、荒凉,只有一座废弃的灯塔,显示出曾经有过人的踪迹。

1930年春末,菲利普·雷亚德尔在这里找到了爱的归宿。畸形的身体使他远离了社会。沼泽地迎接了他,他是专画鸟类和大自然的画家,住在灯塔里,拥有一艘16英尺长的小帆船。他是所有鸟儿的好朋友,并以自己的柔情和耐心赢得美丽的野鸟们的了解和信任。菲利普偶尔会在附近的镇上露面,拿几幅画换日用品,这些画赢得了人们的喜爱。但是他那离群索居的生活方式却叫人们难以理解,称他是“住在灯塔里画画的怪人”。

三年来,从未有人来看望他。然而一天,一个女孩带着一只白色大鸟,向灯塔走来。“什么事,孩子?”那个“怪人”的声音低沉,两眼放射出激动而喜悦的光芒。“这只‘迷途公主’受伤了,先生,它还活着么?”女孩胆怯地问。“活着,活着。进来吧,孩子,进来吧。”好奇心使女孩忘记了恐惧,她看着画家给这只被猎人打伤的加拿大雪雁细心地“做手术”。“迷途公主”睁开了圆眼睛,女孩高兴了:“太谢谢您啦!它可以重新自由地飞翔了。”

女孩要回去了。“你叫什么名字,孩子?”“弗丽丝。”他忽然感到有一种留恋之情:“你……明天再来看看它好么?”弗丽丝迟疑了一下,答应了。

弗丽丝常来看望海雁,她不再害怕菲利普了。第二年初夏,北去的大雁起飞了。“迷途公主”也和雁群一起飞上天空。从此,弗丽丝就不再到灯塔来了。菲利普又重新体会到孤独的含义。

十月的一天,秋风凄厉,海涛汹涌,菲利普听见一声高亢的鸣叫,随后便看见大鸟梦幻般地从天而降。啊,是“迷途公主”!他立即赶到镇上找到邮局局长:“请您转告住在威克尔德罗斯渔村的弗丽丝,‘迷途公主’回来了。”弗丽丝得到消息,立即向灯塔跑来,一路上她兴奋得几乎发狂!雪雁飞去又飞回,年复一年,弗丽丝也渐渐长大。

1940年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声打破了沼泽地的平静。五月的一天,他俩站在堤坝上,目送最后一群大雁起飞。“迷途公主”突然离开了雁群,像一个美丽的精灵在他们上空盘旋,然后轻盈地落在他们面前。“‘迷途公主’不再迷途了,他选择了这个家。”菲利普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弗丽丝心中一掠而过。她惊慌地低下头:“我……我得走了。它留下,你不会再感到孤独了。”弗丽丝慢慢远去了。菲利普依然伫立在防波堤上,风儿吹动他身边的野草。她似乎听见他的低语:“再见,弗丽丝。”

三周后的一天傍晚,弗丽丝又来到灯塔。她发现小船点起了出海的灯,突然感到了一阵恐惧。画家告诉她,一支英国军队被德国人围困在敦刻尔克海滩上,他要驾船去营救他们。弗丽丝第一次发现他并不丑陋。弗丽丝呆呆地望着暮色的大海中远去的船影。

几天后,在伦敦的小酒馆里,有些刚从敦刻尔克撤退回来的官兵,谈起一个神秘的驼背矮人和一只雪雁的传说——那天,他驾着一条小帆船,冒着德国人的轰炸,往返于营救舰与海滩之间。两天两夜了,一只白色雪雁始终叫着在他头上打转,后来,撤退的官兵看见那条弹洞累累的小船漂在海上。那只大雁仍然守在船头,直到小船沉没才展翅高飞。弗丽丝仿佛听见那个灵魂的呼唤:“永别了!”她在心里回答:“菲利普,我爱你。”

后来,一个德国飞行员把这座古老的灯塔当成了军事目标,将它炸毁。从此,这座灯塔就在这片荒凉的沼泽上消失了。

意林札记

每个活在世上的人都有对世界的留恋,热爱生命、热爱生活是全部内容,只不过每个人爱的方式有所不同。也许生活冷落了你,你对社会自我封闭,但当社会需要的时候,看似毫无用途的人,看似对社会冷漠的人都会自觉走到爱国的行列中,这就是人性最美的地方。

睡前故事一只海雁的故事

一只海雁的故事

“会长先生:今天我将一只白额海雁放生了。它是我去年秋天从街上买来的。它已在我家养有一个冬天,很是驯服,但一到春天,它又野性发作,想来是希望恢复自由吧。现在我已将编号为109 的‘C’形编码铝圈套在它的脚上。希望再有看到者将消息告诉本人。”

写信人写完信,然后写上地址、姓名、日期。他封好信,站起来,叫儿子:“米沙,走,我们一起放海雁去!”

海雁这时正蹲在鸡舍旁边,在恼怒地用嘴巴扯那根拴在它腿上的绳子。

它浑身的羽毛光洁漂亮,体态匀称、结实,胸脯突出,额头上醒目地横着一道新月形斑纹。

当父子俩走近它时,它大叫着拔腿就逃,但是绳子拉住了它,使它一个趔趄,一头摔倒在地。米沙的父亲赶紧抓住它,要儿子为它解绳。海雁死命挣扎着,要一个成年人才勉强擒得住它。绳子终于解开了。父亲说:“好,米沙,现在和海雁告别,祝它一路平安!”

米沙想再抚弄它一会。他刚伸出手去,海雁发出了咝咝的叫声威吓他,吓得他赶紧将手缩回去。

父亲微笑着说:“怎么,不大敢?没关系。来,看我抓住它的脖子。你从我口袋里把铝圈和小钳子掏出来。”

父亲抓住了海雁的脖子,米沙将小圈掰开套到雁脚上,再用小钳子将小圈的两头小心地夹拢。父亲双手将海雁向空中一抛,放了出去。

海雁拍动双翅,开始在离地不高的地方飞起来,当它感觉不到有什么东西再拴住它时,突然冲向高处,飞过围墙,超过了屋顶。

“唝!唝!”高空中响起了它欢乐的叫声。

不一会儿,海雁已成了一个小黑点。米沙父子一直目送着它,等它完全消失了,父亲才吩咐米沙将信投到信箱里去。

海雁正在远离地面的高空飞行。高空中,风在呼啸,四周飘浮着白云。

下边的地看上去是一片乌黑,只有在山谷里,还残留着几处积雪。田地、森林、村庄和河流在下面不断地向后推移,徐徐消失。

海雁不知飞了多久,开始感到浑身软绵绵的,翅膀也越来越沉重了,它稍稍飞低一点,以便能清楚地看到觅食地点。但是,单独觅食是危险的,当你钻进水里吃东西,或者在地面上寻找食物时,很难发现背后悄悄逼近的敌人。

终于,前方远处出现了一条狭长的明晃晃的水面。海雁发现有鸟类在灌木丛里游动。

“唝!唝!唝!”它用洪亮的声音向它们招呼。

“哇!哇!哇!”河面上传来野鸭回答的叫声。

这不是同伙,然而对于孤独、疲乏和饥饿的海雁来说,它还是高兴的,海雁放慢飞速,在空中盘旋几圈,然后沉重地降落到野鸭们的身边,水溅起来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一群野鸭立即汇合拢来,包围了它。才一会儿,它们就在一起觅食了。水里有的是水草和水生小动物。

突然,正当一只野鸭发现一头大隼的翅膀在灌木后面掠过时,那鸟已经出现在它头顶了。“呷”的一声绝命的叫唤,顷刻之间,惊动了整个鸭群。

这种袭击真是迅雷不及掩耳,野鸭们甚至还没有发现危险来自何方,一个同伙便丧生了。它们只好四散而逃。海雁也忙不迭一头钻进了灌木丛中。野鸭们也都钻进水里,奇怪,有一只野鸭却莫明其妙地向空中窜去,这下,正中游隼的下怀。空中飘起了一团绒毛。这只空中强盗,双爪抓住猎物,去对岸悬崖上停下来享受它的美餐了。

这只会飞的强盗就一直若即若离地跟着野鸭群,一起飞向北方。只要肚子一感到饥饿,它就会很快地赶上它们,猎一只来充饥。

现在,它吃饱了,就再不去逮其他的鸟类,于是,借这个好机会,海雁急忙展翅上路了。

一个和煦而清明澄洁的夜晚降临了。积雪已经消融。苍茫的天际隐隐约的地闪烁着几颗稀疏的星星。下面的村庄里,昏黄黄的灯光正在一盏一盏地渐渐隐灭下去。

村庄的正上方,天空中响彻了海雁“唝唝唝”洪亮的叫声。农家的家鹅骚动起来,它们大声拍打翅膀,发出尖利忧伤的鸣叫,作为回答。这时海雁正信心满怀地展翅高飞。前方等待它的是大海,它将踏上万里征途。

海雁在云杉树枝杈的掩护下,倒栽在紧靠岸边的水里。它感到自己在这里是安全的。这里是沼泽,底部长着缠脚的长水草。不久,海雁感到一条腿搅进了水草里。恰恰在这时,密林里清晰地传来树枝“嚓嚓”一下脆裂的声音,有一双眼睛闪出黄色的光芒,正透过灰蒙蒙的云杉一眨不眨地盯住它。

海雁想叫,但是一阵颤慄堵住了喉咙,它吓得浑身都不会动了。才一会儿,它恢复了勇气,一使劲扯断了缠住它那条腿的水草。借助翅膀的力量,它开始大叫着贴着水面逃开去。受惊的野鸭从沼泽里飞了起来。与此同时,密林里传来狐狸恼怒的叫声。

野鸭群和海雁在水面低飞盘旋。它们还没有吃饱,所以不想飞离此地。

然而四周有许多隐藏于黑暗之中的凶恶狡猾的敌人,它们只好停聚在沼泽中,免遭毒手。

天亮了,一直跟随其后的游隼追了上来。它疾如旋风,紧追不放,在村庄上空飞掠而过。马上,它将追上野鸭群了。眼下它的目标是放在海雁上,因为海雁是非常难得的美味。

海雁也已经恐惧地发现了它,尽管它使尽力量,游隼还是越来越逼近了,看上去,越来越清楚了。它头部的血管在梆梆作响,胸膛里心都跳痛了。因为在高入云端的稀薄空气里,呼吸是很困难的。

突然,游隼停止了上升,转眼之间,它在空中停住不动了,尔后,转过身子,猛的箭一般向侧面飞去。这是因为下面另有一只游隼正向上朝它飞来。

那只长住在城市里的游隼飞速冲过来拦截了它的去路。这时,两只游隼已处在同一个高度。

这只游隼打从太阳一升起就不息地追赶鸭群,已经疲惫了,不过它的个儿比敌手大。但是那只城里游隼养精蓄锐,血气方刚。它大声发出挑战的呼声“希阿!希阿!”,直向敌手扑去。乡下游隼一听到这盛怒的叫声,就丧失了勇气,急忙转过身子逃命要紧。就这样,城里游隼将这只嚣张的乡下游隼赶出了城。在它的领地里,它不允许别的鸟儿来入侵。

两鹰之争,好歹救了海雁的性命。它趁着它们相斗相逐的机会,已经飞抵大海之上,在万里海途上,加入了另一批旅行者的队伍。

春秋两季,万里海途上总是一片喧闹。这条路上,每年两次有黑压压的一批批长翅膀的旅行者结伴而过。

芬兰湾已经解冻,只在近岸的礁石和浅滩上还滞留着一些冰块,它成了候鸟歇脚的掩蔽所。

精疲力尽的海雁在其中一块冰上降落下来。它刚刚同自己的旅伴——野鸭分手。现在。饥饿折磨着它。它在水底寻觅起食物来。过了好久,它才吃饱。自从获得自由以来,它第一次感到吃饱了肚子,也休息够了。

森林后面的一处地方传来了嘹亮的鹤唳。从海上传来大群白颊鸭闹闹嚷嚷的叫声和海鸥拖长了声音的呻吟。

海雁带着新的力量,游到海里去寻找自己的族群去了。

就在第二天夜间,它无意中找到了同类。这夜,它实在困极了,就转过头钻到翅膀上层的羽毛底下睡着了。夜里,它的肩头被猛烈地推了一下,它醒了。它利索地从翅膀底下抽出头来,睁大了眼睛。周围漆黑一团,弥漫着浓重的夜雾。它又被推了一下,这一下直接推在胸口上,差点儿把它推倒,这时它的耳边响起了很响的沙沙声。

“唝!”海雁用尽平生之力叫起来。

“唝——唝!”同一个声音从黑暗里在它周围前前后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原来,领头的老公雁在黑暗中遇到了海雁,打算用嘴巴去啄它,把它从冰块上赶走。但是一等它叫出声来,老公雁就认出它来了。

海雁很激动,它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族里来了。而且更使它兴奋的是,它遇上了它的丈夫——雄海雁。在它被捉之前,它们一直是亲密无比的一对。

久别重逢,这是一件多么今人愉快的事呀。

领头的老公雁发出了集合的信号。群雁顿时聚成了一堆,静了下来。头雁又叫了一声,徐徐张开翅膀,沉甸甸地升向天空。群雁跟在后面,边飞边排成人字形雁阵。重获自由的雌雁飞在自己丈夫的后面。它发现林间空地上一棵枯树顶上停着一只游隼,只是大家并不害怕,因为游隼在这时候是没有能力对付整群的海雁的。

飞了好久,雁群在村寨外面的一片秋播田里降落下来。海雁们向四面八方散开,占了很大一片地面,啄食葱绿的嫩苗。整个雁群里只有两只老雁一动也没动。它们伸长了脖子不时环顾四周。

村子那边有一匹马向它们慢慢走来。它好像是挣脱了马缰,一段绳子在马颈底下晃荡。马只要没有人跟随其后,海雁们是不怕的。然而放哨的雁咯咯叫了。雌海雁猜不透为什么马匹使它不安。海雁开始从四面向中间靠拢,聚成一群,所有的鸟儿都盯着那匹马儿瞧。是了,这马不知为什么腿特别的多。最后,一只正放哨的海雁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地面,向那头奇怪的动物飞去,绕着它飞了很大的一个弧形。但它还没飞到离马一半的距离,很快就折了回来,并且发出了逃跑的警报声。群雁都咯咯咯叫起来,拍起翅膀跟着头雁起飞,匆匆忙忙地边飞边整队形,躲在马后面的猎人,眼看再也藏不住身,索性跳到一旁举枪瞄准,“砰”地一声向飞走的雁群追打了一枪,然而,它们早已飞远了。猎人气得在它们后面直挥拳头。

清晨的微风从岸上吹来,干枯的芦苇丛开始沙沙作响。

海上传来了海鸥刺耳的尖利的叫声。

海滩上有一个人工挖成的掩蔽所,一个猎人浑身披着羽毛,带着一条小小的卷毛狗伏在里面。

不久,有一群大鸟在远离海岸的冰块上降落下来。

沙难上的掩蔽所里发出一阵忙忙碌碌的声音,进出口顿时窜出一只毛茸茸的狗来。它本来在沙滩上坐着,但是掩蔽所里抛出一块黑面包,从它面前飞过,狗便扑过去吃面包。它刚刚抓到面包块吞下去,接着又一块面包从里面飞了出来,落在离它几步远的地方,狗又跑去捡面包吃。

海上的鸟儿看不见有人在抛面包,它们只看见狗在东奔西逐地跑来跑去。雌海雁觉得很好奇,不由自主地游向岸边,把头转来转去,欣赏这条有趣的小狗。这时,掩蔽所里面伸出来的猎枪已经对准了它的胸脯。好奇心使小心谨慎的鸟儿忘却了危险。海雁越来越远地离开了自己的族群。猎枪口在移动,时刻对准着它。阳光映照到钢铁般光洁的冰面上了,变幻出光怪陆离的色彩来。这可疑的光芒射进了海雁的眼睛,海雁恐惧起来,它马上离开水面,转身朝海面飞去。猎人沮丧地大骂起来,野味就在他的鼻子底下溜走了。

几乎与此同时,游隼从埋伏的地方朝海雁扑去,只几秒钟就追上了它。

它宛如一阵旋风,紧靠它的背部上方一冲而过。海雁似乎觉得自己被切成了两半。当游隼在海雁上头飞掠而过的时候,一双锋利的后爪在它的身上扎了一下,就像两把刀子一样剖开了它背部的皮肤。出于恐惧和疼痛,海雁的眼前顿时一片昏黑,它张大了翅膀,伸直了头颈一个倒栽葱坠落下去。这时,游隼又飞了回来,张开了爪子准备趁它未落水前将它接住。

刹那间,岸上火光一闪,响起了震耳欲袭的枪声,坠落的霰弹叮叮咯咯地落进水里。游隼吓得冲天飞走了,而海雁则毫无生气地落入了水中。

猎人爬出掩蔽所,三下五除二脱下了皮靴、包脚布和长裤。他只穿了一件衬衫,朝海边跑去。冰冷的海水刺得他的腿发疼。他飞快地跑了这近一百米的水路。当猎人跑到它面前时,海雁已浮在水里不动了,它的背部全是血。

猎人抓起了它的一只翅膀,把它拖到了岸上,扔在高兴得汪汪直叫的猎狗面前。

捕猎已经结束。在冰块上休息的海雁同族,为枪声所惊动,全扑楞楞飞走了。它们在万里海途上飞翔,去寻找适合自己生存的地方。

“喂,小狗崽,看住它,我到树林里去捡些干树枝来。”猎人对狗说,“水很冷,把我冻坏了。我们生堆火暖暖身子。”

猎人穿上靴子,伸手去抓海雁,想把它放到猎枪前面。这时,他的眼光落到了鸟脚上发亮的小圈儿上。

“怎么,这只雁是有记号的,”他仔细地盯着小圈儿诧异道,“圈儿上还刻着文字和号码呢。”

他头脑里有些紧张,心想这怎么办,万一村里知道了,传开去,主人就会找上门来,他会说这是他的家鹅,我得赔他钱。不,慢着。我得先将这小圈儿摘下来扔进水里,不露一点儿痕迹。

“是呀,得做得天衣无缝!”他终于决定下来。“还是先生火烤热了身子再说。”

猎人将海雁同猎枪和包裹并排放在一起,唤来了猎狗,再一次吩咐它好生看管东西。

“听着,”他临走时又说,“好好看住,野味可不许你动!”

这只狗已经习惯于看管主人的财产,就在这堆东西面前坐了下来。包裹里的面包挺香,梅雁的肉味更香,但它还是没碰,它知道,如果它看守有功,主人是会奖赏它的。

放东西的地方沙沙沙在响。狗转过身去,怔住了:离它三步之遥站着一只活的海雁。鸟和狗静默相对了片刻。狗尖叫着向海雁扑过去。海雁将身子一侧,把翅膀一弓向狗打去。这一下打得又重又巧,正好落在狗最敏感的鼻子尖上,打得它一个趔趄,摔了一跤。猝不及防的刺痛,使狗一时失去了知觉。海雁没有估计到自己的力量,反作用力使它倒向一边。但是它马上站起来,开始一瘸一瘸朝水边迅速跑去。

游隼的利爪没有使它受到致命伤,当海雁看到有人趟着水逼近它时,它既没有力气飞起来,也没有力气钻下水去,失血过多使它十分的虚弱,因此,它只好装死。这一招是任何野禽不学自会的救命绝招。诡计完全成功。猎人以为鸟儿已死,再不去打它。现在,在它躺了一忽儿后,它恢复了体力。

这一击的成功,为它打开了通往自由之路。它奔到岸边,又迅速跑进水里,不久,就消失在茂密的芦苇丛里了。

不一会,猎人抱了满满的一抱干柴回来了。他发现小狗睡着了,他用脚踢踢它。小狗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委屈地轻声呜咽起来。

“你怎么啦?”猎人感到奇怪,“疯了还是怎的?”

这时,他发现海雁不见了。他放眼四望,平坦的海滩上压根儿没有这鸟儿的踪影。

“雁到哪儿去了?”他气势汹汹地冲小狗儿喊。“哼,你这只不中用的东西..”

他突然自己害怕起来,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只海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戴着脚镯子..神出鬼没的..连狗都差点儿死去..”

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收拾起猎枪和包裹,迅速朝森林走去。小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跟在他后头。

深藏在芦苇里的海雁探头探脑地在目送猎人的远去。这时,海上远远传来呼唤的叫声,这是公海雁的声音。雌海雁想去迎接自己的丈夫,但是它无力飞起来,它只好微弱地答应了一声。公雁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它在芦苇荡上空飞了一大圈,落了下来,它不愿意丢下自己的伴侣。

时间日复一日地过去。海雁的族群已经到达故乡,只有一对离开了队伍。

沙滩后面,这对海雁掉队的那个小海湾里,长出了青葱的芦苇。现在,这对海雁正在这儿找可口的食物养伤。良好的食物使雌雁的体力迅速恢复,受伤的背部和翅膀也痊愈了。

米沙和海雁分别已经有半年了,一天,他收到了一封鸟类学会转过来的信。“鸟类学会:

我们认为自己有责任欣慰地告诉你们,你们关心的那只海雁有了下落了,它的脚上有你们给戴上的‘C’形编码铝圈,号码是109。

位于白海之滨,距离阿尔汉格尔斯克城五十公里的普里日依村,有一位教师对我们说了这样一件有趣的事:

有一次,他带了猎狗去追一只秧鸡,当狗追到海岸这一座光秃秃的悬崖时,一只游隼从悬崖上扑向猎狗,斗得好凶。他本想走了的,忽然发现自己的脚边有一只白额海雁正趴在窝里。他连忙脱下上衣,一下罩住了鸟儿的头部,将它提出了危险区,免得它受游隼的伤害。谁知他在它的脚上发现了你们的铝圈,他抄下了号码,就将它放了。

后来这位教师从远处观察,发现海雁好好儿的,它在以往的敌人——游隼的保护下,终于孵出了一窝雏鸟。原来,游隼虽然平日里放不过海雁,但在它孵卵育雏期间,它不但不动它们一根毫毛,反而保护它们,使它们不受其它动物的侵扰。这到底是什么缘故,真是一个谜..”

这封信,使米沙既高兴,又迷惑不解。至于米沙如何去探讨那个不解之谜的,则不是我们这个故事的内容了。 

经典童话长鼻子矮人

老爷!如果有人认为,只是在哈隆·阿尔·拉希德统治巴格达的时代才有女妖和魔法师,甚至认为,我们在城里市场上听说书人讲的妖魔鬼怪的故事,都是虚构的,那就完全错了。就是在今天仍有女妖存在,不久前我亲眼见过一件事,显然是妖魔在作怪。现在让我讲给你们听听吧。

许多年以前,在我可爱的祖国德国,有一座著名的城市,城里住着一个鞋匠同他的妻子,他们过着俭朴的安分守己的生活。白天,鞋匠坐在街道的拐角上修补鞋子和拖鞋,如果有人想托他做新鞋,他也愿意做,不过这时他得先买皮子,因为他很穷,家里没有存货。他妻子卖些蔬菜和水果,这些都是她自己在门口的小菜园里种出来的。因为她的衣服穿得很干净,而且很会把蔬菜摆得又整齐又好看,所以许多人都喜欢买她的。

这两口子有一个漂亮的儿子,他长得眉清目秀,身材端正,虽说才十二岁,个子却长得相当高。平常在菜市上,他总是坐在母亲的身边,要是那些女佣或厨师在鞋匠婆那儿买的东西多了,他就帮他们把一部分东西送到家里去。他这么跑一趟,多半不会空手回来,不是带着一枝美丽的花朵,就是一枚钱币或一块点心,因为这些厨师的主人看到这个俊秀的孩子被领到家里,心里很高兴,总要送些东西给他。

有一天,鞋匠婆又和平时一样坐在市场上卖菜。她的面前摆着几只筐子,里面放着白菜、各种卷心菜,以及别的蔬菜和种子。在一只小筐里,还放着新鲜的梨子、苹果和杏子。小雅各——这是孩子的名字,坐在母亲身旁,用清脆的声音喊道:“到这儿来啊,先生们!瞧啊,多嫩的白菜,多香的卷心菜!太太们,这儿还有新鲜的梨子、苹果和杏子!谁要买?我妈妈要价很公道!”孩子这样吆喝着。这时,一个老太婆朝市场这儿走来。她穿着一身破衣服;一张脸又瘦又尖,老得皱纹纵横;一双眼睛红红的,一个钩鼻子尖尖的,一直垂到了下巴。她走路拄着一根长拐杖,但谁也说不出她是怎样走路的,因为她一瘸一拐,一颠一滑,摇摇晃晃,好像腿上装了轮子似的,随时都会栽倒,把她的尖鼻子撞到地上。

鞋匠婆专注地看着这个老太婆。她每天坐在市场上,至今已经十六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当老太婆一瘸一拐走近她,在她的菜筐前站住了时,她不禁吓了一大跳。

“您就是卖菜婆汉娜吗?”老太婆一边用嘶哑刺耳的声音问道,一边不停地摇晃着脑袋。

“是的,就是我,”鞋匠婆回答说,“您想买点什么吗?”

“要看看,要看看!看看卷心菜,看看卷心菜;我要买的,你这儿有没有?”老太婆一边说,一边弯下腰看着菜筐,把一双又黑又丑的手伸进菜筐里,用蜘蛛般的长手指去抓那些摆得又整齐又好看的卷心菜,一棵棵地送到长鼻子底下闻来闻去。鞋匠婆看见老太婆这样翻弄她珍惜的卷心菜,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她不敢说什么,因为挑拣蔬菜是顾客的权利,再说,她还觉得这个老太婆特别可怕。老太婆把菜筐里的菜全翻遍了,然后嘟嘟哝哝地说:“破烂货,烂菜,没有一棵是我想要的,五十年前的比这要好得多!破烂货,烂菜!”

这些话惹恼了小雅各。“喂,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太婆,”他气愤地喊道,“你先把讨厌的黑手指伸进可爱的卷心菜里,乱捏乱翻,又把菜放到长鼻子底下去闻,弄得这些菜谁见了都不想买。现在你还骂这些菜是破烂货,然而,连公爵的厨师也经常在我们这儿买菜呢!”

老太婆斜着眼睛瞅了瞅这个大胆的孩子,令人厌恶地大笑起来,然后用嘶哑的嗓音说道:“小孩子,小孩子!你不喜欢我的鼻子,我的漂亮的长鼻子?这个长鼻子,让你的脸上也长一个,一直垂到下巴吧。”她一边说,一边踉踉跄跄地拐到另一只菜筐跟前。她拿起几棵最可爱最白净的菜头,狠狠地捏着,捏得菜头吱吱作响,然后又胡乱地扔进筐里,嘴里叽叽咕咕地说:“破烂货,烂菜!”

“你别那么摇头晃脑,叫人讨厌啦!”小孩怒冲冲地嚷道,“你的脖子细得像根白菜茎,一碰就断,你的脑袋要是掉在菜筐里,这些菜还有谁愿意买呢?”

“我这细脖子,你不喜欢吗?”老太婆笑嘻嘻地嘟哝道,“那就让你一点脖子也没有,让你的脑袋缩在肩膀里,省得从你的小身体上掉下来!”

“别跟小孩胡扯啦。”鞋匠婆忍不住地说道,她对老太婆老是翻着挑拣,闻来闻去,真的恼火了。“如果你要买,就快点。你把我的别的顾客都吓走了。”

“好吧,就照你说的办吧,”老太婆凶狠地扫了她一眼说道,“我买你这六棵白菜头,不过,你瞧,我手里拄着拐杖,一棵也拿不了。让你的儿子替我把这些东西送到家吧,我会好好奖赏他的。”

小雅各害怕这个丑老婆子,不愿意跟他去,他哭了起来。但是他母亲严肃地吩咐他去,因为她认为,让这个身体衰弱的老太婆独自拎这么重的东西是一种罪过。小孩眼里挂着泪花,听从了母亲的吩咐,把那些白菜头拾在一块布里包好,然后跟着老太婆从市场上走去了。

她走得很慢,差不多走了三刻钟才来到城里一个最偏僻的地方,最后在一座快要倒塌的小房子前站住了。她从衣袋里掏出一把生了锈的旧钥匙,灵巧地把它插进门上的一个小锁孔里,突然,咔嚓一声,门打开了。小雅各走进门去,马上惊呆了!房子里面装饰得富丽堂皇,天花板和墙壁都是用大理石砌成的,家具是用最美丽的黑檀木做的,上面镶着黄金和磨光的宝石,地板是用玻璃铺成的,光滑极了,以致小雅各滑倒了好几次。这时老太婆从衣袋里掏出一枝小银笛,吹起一首曲子,一种刺耳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轰鸣。马上有几只豚鼠从楼梯上跑下来。雅各感到很奇怪,它们是用双腿直立行走的,脚上穿的不是鞋,而是核桃壳;身上穿着人的衣服,头上戴着最时髦的帽子。“你们这些混蛋,把我的拖鞋放到哪儿去了?”老太婆吼道,举起拐杖朝它们打去,打得它们吱吱直叫,乱蹦乱跳。“你们还要我在这儿站多久啊?”

豚鼠连忙跳上楼梯,拿来一双衬着皮里子的椰子壳,熟练地套到老太婆的脚上。

现在她一点也不跛了。她把拐杖扔掉,一手拉住小雅各,带着他从玻璃地板上飞快地滑了过去。终于她在一个小房间里站住了。这儿摆着各种各样的用具,看样子像个厨房,房里有红木桌子和铺着华丽毛毯的沙发,虽然这些东西更适合摆在一间豪华的客厅里。“坐下吧。”老太婆十分亲切地说,同时把小雅各按在一张沙发的角落里,又拖来一张桌子摆到他面前,使他无法出来。“坐坐吧,你拎的东西一定很沉,人头嘛,可不轻呀,可不轻呀。”

“太太,您说的话怎么这样怪呀?”小孩喊道,“说累,我确实很累,可我拎的是白菜头,是您在我母亲那儿买来的。”

“哎呀,你弄错了,”老太婆笑嘻嘻地说。她打开筐盖,一把抓住一络头发,从里面拖出一颗人头来。小雅各吓得魂不附体;他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不能不为自己的母亲着想。“要是这些人头的事让人知道了,”他心里想道,“人家一定会控告我母亲的。”

“你这样乖,我该赏你一点东西了,”老太婆嘟嘟哝哝地说,“请稍微等一会儿,我去煮一碗汤给你喝,你喝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滋味的。”她说完,又吹起笛子来。首先跑来了许多豚鼠,它们穿着人的衣服,系着围裙,腰带里插着搅拌勺和切肉刀。接着跳进来一群松鼠,它们穿着宽松的土耳其扎脚裤,用双腿直立行走,头上戴着绿色的天鹅绒帽子,看样子像是小厨工。它们手脚麻利地在墙上爬上爬下,把锅、碗、鸡蛋、黄油、白菜和面粉取下来搬到灶上。老太婆滑动穿在脚上的那双椰子壳拖鞋,忽前忽后地在灶边忙个不停。小雅各在一旁看了,觉得她真的在尽心尽力地给他煮什么好吃的东西。灶膛里的火越烧越旺,现在,锅里冒出了雾气,沸腾起来,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老太婆一会儿跑过来,一会儿跑过去,松鼠和豚鼠跟在她后面。每次她从灶边经过时,总要看看汤是不是煮好了,长鼻子一直伸进了锅里。终于,汤翻滚起来,发出嘶嘶的声音。蒸气从锅里冒出来,泡沫直溢,淌到了火上。于是,她把锅子端开,把汤倒进一只银碗里,送到小雅各的面前。

“喝吧,小孩子,喝吧,”她说,“只要喝了这碗汤,我这副讨你喜欢的模样儿,你就会有了。你还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厨师,这样你总算有了一门手艺,可是那种菜呢?啊,那种菜你再也找不到啦。为什么你母亲没有把那种菜放在筐里呢?”小雅各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只是埋头在喝那碗可口的汤。他母亲给他做过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但是没有一样像这碗汤这样好吃。香味从精美的白菜和调料里散发出来,汤甜丝丝的,带点酸味,又很浓郁。当他刚把这美味可口的汤喝完时,豚鼠点起了阿拉伯神香,整个房间里飘起一片淡蓝色的烟云。这片烟云越来越浓,渐渐向下沉落,神香的气味熏得小雅各头脑晕乎乎的;他不时地提醒自己,该回去看母亲了。但他挣扎着刚站起来,又总是迷迷糊糊倒了下去,最后他真的在老太婆的沙发上睡着了。

他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梦。他觉得在恍惚中老太婆脱掉他的衣服,给他裹上了一张松鼠皮。现在他像只松鼠那样又会跳,又会爬了。他跟别的松鼠和豚鼠交上了朋友,其实他们都是些彬彬有礼的人,他同他们一起给老太婆干活儿。起初,派他干的只是一个擦鞋匠的活儿,就是说,他得把那双椰子壳涂上油,然后擦亮,这双椰子壳是老太婆当鞋穿的。他在父亲家里常常干这样的活儿,所以干起来得心应手。大约过了一年,他又做了一个梦。他被调去干比较细致的活儿,就是同另外几只松鼠一起,捞取太阳光线里的飞尘,捞够了就用最细密的筛子筛,因为老太婆认为这种飞尘是最精细的食物。她嘴里牙齿都掉光了,嚼不动别的东西,因此她叫他们用这种飞尘做面包给她吃。

又过了一年,他被调到另一群仆人那儿,他们专给老太婆收集饮用水。别以为他们只要挖个池子,或者在院子里摆只桶,用来接取雨水就行了。其实这事儿干起来要细致得多。小松鼠和雅各得用榛子壳把露珠从玫瑰花上一滴滴收集起来,这就是老太婆的饮用水。由于她喝得非常多,挑水夫们的活儿也就重得要命。一年后,他被调去干室内工作,他的差事就是把地板擦干净。这也是一件不容易干的事情,要知道,地板是玻璃做的,在上面呵一口气都看得见痕迹。他们擦的就是这种玻璃地板,要把地板擦干净,得在脚上缠些旧布,然后踩着布费力地在房间里滑动。到了第四年,他终于调到厨房里工作。这是一件光荣的工作,只有经过长期考验的人才能得到这份工作。雅各在厨房里从厨工当起,一直升到一级点心师,有关烹调方面的技术他样样精通,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使他自己也常常感到惊异。即使是最难做的事,即用两百种食料制成点心,用世上所有的蔬菜熬成羹汤,他也学会了,而且做得又快又好吃。

就这样,他在老太婆手下当差,大约过了七年。有一天,老太婆脱掉椰子壳鞋,拿着篮子和拐杖准备出门去。她吩咐雅各,在她回来之前,要把一只小母鸡的毛拔干净,在鸡肚里填满蔬菜,把鸡烤得黄黄的。他按照要领动手干起来。他扭断鸡脖子,放在开水里烫了烫,很灵巧地拔掉鸡毛,把鸡皮刮得又光又滑,又把鸡的内脏扒出来。接着,他去找蔬菜填鸡肚。他走进蔬菜储藏室,可是这一次却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壁橱,橱门半开着。这壁橱,他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怀着好奇心走到跟前,想看看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他一看,哎呀,里面摆着许多小篮子,篮子里发出一股浓郁扑鼻的香味。他打开一只篮子,看见里面有一种蔬菜,形状和颜色都很奇特。它的茎和叶子都是淡绿色的,上面开着一朵鲜红的小花,还缀着黄色的花边。他若有所思地观赏着这朵花,闻了一下,一股浓郁的香味沁人肺腑。以前老太婆给他煮的汤里也有一股香味,和这香味一模一样。这股香味是那么强烈,使他忍不住打起喷嚏来,而且越打越厉害,最后他打着喷嚏醒过来了。

汉娜转过身来,看见他,吓得大叫一声,朝后缩去。

“你要对我干什么,丑矮人?”她喊道,“滚开,快滚开!我讨厌开这样的玩笑。”

“妈妈,你怎么啦?”雅各吃惊地问道,“你肯定有哪儿不舒服,为什么你要赶走你的儿子呢?”

“我已经对你说过,给我滚开!”汉娜太太怒气冲冲地回答说,“你耍这种把戏在我这儿是骗不到钱的,丑八怪。”

“糟了!她疯了!”小雅各悲伤地自言自语,“现在,我该怎样把她送回家呢?亲爱的妈妈,你理智点吧,好好看看我,我确实是你的儿子,你的雅各。”

“不,现在还和我开这种玩笑,太不像话了。”汉娜大声对她旁边的一个女人说,“瞧这个可恶的小矮人,他站在这儿准会把我的顾客全吓走的,他竟敢拿我的不幸开玩笑。他对我说:‘我确实是你的儿子,你的雅各。’真是个无耻的东西!”

汉娜邻座的女人们站起身来,破口大骂雅各。要知道,市场上的女商贩们都清楚内情,她们责备他不该嘲笑可怜的汉娜的不幸遭遇,她那漂亮的孩子,七年前就被人拐走了。她们威胁他说,如果他不马上滚开,就要狠狠揍他,把他揍个稀巴烂。

可怜的雅各怎么也弄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心里想,今天早晨他像往常一样跟着母亲来到市场上,帮她摆好水果,然后跟老太婆到她家里去,喝了一碗汤,睡了一个觉,现在又回来了。可是,母亲和女商贩们却说七年了!她们还叫他可恶的小矮人!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见母亲不愿听他再说一句时,泪如泉涌,伤心地离开了,朝他父亲白天补鞋的铺子走去。“我去看看,”他心里想,“父亲是不是也不认识我。我要站在门口和他谈谈。”他来到鞋匠铺,站在门口朝里张望。鞋匠在埋头干活,压根儿没有看见他。可是,他偶然一抬头,朝门口望了一眼,不禁吓了一跳,连手里的鞋子、捻线和锥子都掉在地上,大喊:“天哪,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经典童话小矮人的大布袋

街上走来一个小矮人,小矮人背着一个大布袋。这时,有两个巨人在打架。小矮人叫:“别打架,别打架!”“小孩别管闲事!”两个巨人一起对着小矮人扬了扬拳头。小矮人张开大布袋,叫:“进来起来!”“啊!”两个巨人糊里糊涂地缩小了,惊叫着被吸进大布袋。这时,街上有人在喊抓小偷,一个小偷慌慌张张地在逃。小矮人张开口袋叫:“进来进来!”小偷又缩小了,钻进了大布袋。

忽然,一辆卡车闯过了红灯,小矮人张开口袋又叫:“进来进来!”卡车呼呼地缩小,稀里糊涂地钻进了大布袋。小矮人将大布袋背进警察局,说:“你们要处理的人我都带来了!”警察问:“人呢?”小矮人打开大口袋:“出去出去!”卡车开了出来,渐渐变大。小矮人说:“这辆车闯红灯!”两个小人走了出来,渐渐变成巨人。小矮人说:“他们在街上打架,劝不住。”两巨人叫道:“太闷了太闷了!”警察惊奇地说:“啊!真是怪事了!”小矮人将布袋一抖,小偷被抖了出来。小矮人指着他说:“他是小偷。”小偷惊异地叫道:“哇,我的骨头都要散了,这是哪里呀?”“这是警察局!”“再见!”小矮人将大布袋往肩上一放,走了。“再见!”巨人啊小偷啊都被警察带走了。

睡前故事小矮人的南瓜

小矮人喜欢吃南瓜,他每年都要种很多南瓜。

小矮人很勤劳,很辛苦,这一年,他种的南瓜终于获得了大丰收。他数了一下,地里的南瓜一共有101个呢。

小矮人摘下一个南瓜,把它抱回去。南瓜和小矮人的身体差不多大,这样抱回去,要走很多的路,好累的。

把第一个南瓜抱回家,小矮人累得满头大汗。他想:唉呀,地里还有100个南瓜了,这样一个一个抱,该抱到什么时候才抱完啊。

小矮人想到了一个朋友——大脚巨人,说他是大脚巨人,其实他的手也特别大。要是叫他来帮忙收南瓜,一定会很快。

小矮人给大脚巨人打电话,大脚巨人说:“哈哈,收南瓜呀,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真是太容易啦,我马上就来。”

大脚巨人很快就来了,哈哈,对小矮人来说,大脚巨人真是太巨大啦。

“南瓜地在哪里,快带我去。”大脚巨人说。

小矮人站在大脚巨人的肩膀上指路,他们一小会就到了南瓜地。

小矮人把南瓜摘下来,放进大脚巨人的手掌里。这么大的手,一次可以放50个南瓜。

在回家的路上,小矮人是多么开心啊。大脚巨人一双手就可以捧回50个大南瓜啊。

接着,大脚巨人又跑了一趟,把后面的50个南瓜也捧回来了。

这时候,大脚巨人说:“这个……这个……我肚子好像有点饿了,你能煮点南瓜给我吃吗?”

“当然啦,我马上给你煮南瓜吃。”

小矮人就给大脚巨人煮南瓜吃。

大脚巨人个子大,当然胃口也大啦。他吃了一个又一个,吃了一个又一个,煮南瓜真是好吃啊。

最后,大脚巨人一共吃了100个南瓜。他说:“啊,我现在终于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

大脚巨人回家去了。

这时候,小矮人只留下一个南瓜没有煮。这是他今年最后留下来的收成。

小矮人睡觉之前在想:“看来,明年再收南瓜的时候,我还是自己一个一个抱回家来比较好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