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睡前故事 / 树叶和虫子

树叶和虫子


睡前故事树叶和虫子

从前有一条虫子叫“树叶”,有一片叶子叫“虫子”。

一天,“树叶”把“虫子”吃掉了。另一片叶子看见了,就大喊:“树叶吃虫子了!树叶吃虫子了!”恰巧一只蒲公英飞来了,听到了喊声,心想:只听说虫子吃树叶,没听过树叶吃虫子。她急急忙忙飞走了,飞到一棵桃树前说:“你知道么,树叶吃虫子啦!”桃树吃惊得说:“真的?”“嗯,是真的,我得赶去植物报社去了!”说完又飞走了,来到植物报社后,蒲公英说了全部经过。

第二天电视、报纸全登出了特大号新闻“树叶吃虫子了”。

睡前故事树叶、树叶,飘呀飘

小兔搬家来到一片居民小区,这里路两边都长着一棵棵叶子葱荣的树,小兔觉得这里的环境真美。他想象着夏天可以在树荫下乘凉,秋天可以到树林里采蘑菇,还可以和朋友们在树林里玩游戏。

天气渐渐变得暖洋洋的了,太阳一早就爬上了山坡,小兔一觉醒来,揉揉眼睛,“哇,今天天气真好啊!”于是他伸了个懒腰,就往外跑。刚走出家门,看到地上有好多枯黄的树叶,一阵风儿吹来,地上的树叶哗啦啦地随风跳起舞来。而树上却又有很多树叶随风飘落,就像一只只蝴蝶在空中飞舞。“咦,怎么回事?不管它,先把地扫干净再说。”于是小兔就拿出扫把开始扫地上的落叶。花了好长时间终于把地面扫干净了,看着干净的地面小兔开心地笑了。可是到傍晚地面又是很多落叶,到第二天早晨小兔开门看到地上的落叶更多了。接连几天都是这样。

“咦,这究竟是怎么了?”小兔觉得很困惑,自言自语地说道,“树不是要在冬天才落叶的吗?现在是春天了,怎么还会落叶呢?是树生病了吗?”

小兔这样想着,就跑到树跟前,对着树左看右看,看到树上的叶子有很多黄的也有不少绿的,树叶比较大,就像一把把小扇子。又一阵风吹过,又有很多树叶哗啦啦地在空中飞舞了。小兔索性就捡起一片树叶,抱着树儿就问:“树儿树儿,你生病了吗?”小树好像听懂了小兔的话,回答道:“没有啊!”

“现在是春天了,别的树都开始发芽长叶了,你怎么还会掉这么多叶子啊?”小兔担心地问道。

“你真好,谢谢你的关心。”树儿感激道,“我们是香樟树,很多树都像你说的,在秋天落叶,到了冬天就光秃秃的了,等到来年春天的时候就会发芽长叶。但我们香樟树就不一样。我们是常绿乔木,叶子四季都更新,春天最多。”

“是这样啊!我看到别的树儿吐出新绿而你却落叶纷飞,真的以为你生病了,都担心极了。”小兔说道。

树儿说道:“有朋友的关心真好,谢谢你!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香樟树萌发新芽长出新叶,新叶逐渐长大,老叶仍在枝头,但颜色渐渐暗红,等新叶完全长成,老叶的颜色也由暗红变得枯黄,风儿一吹就如黄色的蝴蝶在空中飞舞了。”

小兔瞅着树叶仔细看着说道:“恩,我看到了,你上面的叶子刚长出的是嫩黄色的,有一部分是深绿色的,还有暗红色的,几种颜色夹杂在一起,看起来还蛮好看的。”

树儿还是每天照常落叶,小兔照例每天跑来看树儿,也认真清扫着路面。树儿有小兔这个伴儿觉得更开心了,他正努力地长出更多新叶,希望能在夏天给小兔带来大片的阴凉。


睡前故事蚂蚁和树叶

一天下午,小蚂蚁来到森林里找吃的,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水坑里。小蚂蚁在水坑里直扑腾,吓得直喊“救命”。

一片小树叶看见了,用力挣脱了树妈妈的手,飘到了水坑边,忙去救小蚂蚁。小树叶伸出手,急切地对小蚂蚁说:“别怕,小蚂蚁,快抓住我的手,我把你拉上来。”小蚂蚁拼命伸长了手,可是,坑太深了,小蚂蚁怎么也够不着。

小树叶四处一看,连忙去找来一条绳子和一根小树枝,它把绳子拴在树枝上,做成了一根“救生棒”。小树叶一手抓住绳子的一头,一手用力把“救生棒”抛进水坑。小蚂蚁看到了,赶紧用尽力气游过来,终于够着了“救生棒”。它爬上了树枝,松了一口气:“这下,我可有救了。”

小树叶拽住绳子,一点点往上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小蚂蚁救了上来。小蚂蚁非常感激,连声说:“树叶大哥,谢谢你,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小树叶不好意思地说:“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以后你出来可要小心一点。”

经典童话小松鼠和红树叶

有一棵大树,树上有一个树洞,树洞里住着一只小松鼠。春天的一个早晨,小松鼠刚刚睁开眼睛,就看见洞口外面的树枝上,长了一棵绿芽芽。小松鼠问:“你是一颗能吃的豆豆么?”

绿芽芽摇摇头,说:“我不是豆豆,我是芽芽,我能长成一片树叶。”

天气越来越暖和,绿芽芽舒展开,变成了一片嫩嫩的小叶子。

有一天,忽然又刮风,又下雨,小松鼠急忙跑到洞口,问小树叶:“你这么小,这么嫩,你经得住风吹雨打吗?”

小树叶不但不怕风雨,反而把叶子舒展得更大了。

雨过天晴,小松鼠跑到洞口外面,走到树叶跟前,说:“我真佩服。你当我的小妹妹,我当你的大哥哥,你到我家来住,好么?”

小树叶听了,笑着说:“傻松鼠,我怎么能离开我的树枝呢?离开树枝我就干枯了。”

小松鼠说:“那你快快长大,长大了偶们一起玩儿。”

夏天来了,天气真热啊,知了叫得人心烦。小松鼠去找小树叶玩儿。他钻到绿树叶下面,就像钻进了一顶绿帐篷,啊,真凉快呀!只是小松鼠长大了,毛茸茸的大尾巴只好翘在树叶外面。

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在冷飕飕的秋风中,绿树叶变红了。

小松鼠很奇怪,他问到:“你要变成一朵大红花么?”

红树叶把身子往洞口里探一探,说:“你不知道么?天气一冷,我就穿上红衣了。”

小松鼠看看红叶,觉得她很美,就问她:“你是要当新娘了么?”

红树叶很不好意思,脸儿羞得更红了,她没说话,只摇摇头。

天气虽然越来越冷,但每天天刚亮,红树叶就朝洞里大声喊着:“小松鼠,早安!”

小松鼠揉揉眼睛,也赶紧回答:“红树叶,早安!”

每天早晨,小松鼠的树洞里,闪着柔和的红光。

他知道,这是因为阳光透过红树叶照射进来。

小松鼠从洞里钻出来,他邀请红树叶和他一起去玩儿。

小松鼠兴奋地告诉树叶:“你知道么?在大树的东面,有一座山,山上有很多鸟儿,鸟儿会唱很好听的歌,我们一起去听吧?”

小松鼠越说越高兴,可是红树叶却低声说道:“你又忘了啊,我是树叶啊,怎么能离开大树呢?”

小松鼠听了,有些扫兴,可是每天都有这片红树叶陪他,也是很值得高兴开心的事啊!

红树叶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又一天,下起了第一场大雨,红树叶把身子贴近小松鼠的洞口,替他挡住了风,挡住了雨,小松鼠的家仍旧很温暖。

雨停了,小松鼠赶紧跑出树洞,他看见红树叶全身湿淋淋的,一滴滴雨珠儿往下滴落。小松鼠扬起他毛茸茸的大尾巴,替红树叶擦干了雨水。

红树叶依偎着小松鼠的大尾巴,她感觉特别的暖和。

红树叶的颜色更红了,太阳一照,比花儿还红,还好看。

小松鼠越看越觉得她美,就很不好意思地说:“你比花儿还好看,你愿意嫁给我么?”

这一回红树叶没有害羞,她说:“你又忘了么?我是一片树叶啊!怎么能嫁给松鼠呢?”

小松鼠说:“可是,你对我多么好啊、多么亲切啊!你陪我说话,还给我遮风挡雨,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那我们就做好朋友吧!”红树叶说。

小松鼠很高兴,把大尾巴围着了红树叶说道:“好朋友永远不分离!”

人生故事走向虫子

一只八条腿的小虫,在我的手指上往前爬,爬得极慢,走走停停,八只小爪踩上去痒痒的。停下的时候,就把针尖大的小头抬起往前望。然后再走。我看得可笑。它望见前面没路了吗?竟然还走。再走一小会儿,就是指甲盖,指甲盖很光滑,到了尽头,它若悬崖勒不住马,肯定一头栽下去。我正为这粒小虫的短视和盲目好笑,它已过了我的指甲盖,到了指尖,头一低,没掉下去,竟从指头底部慢慢悠悠向手心爬去了。

这下该我为自己的眼光羞愧了,我竟没看见指头底下还有路。走向手心的路。

人的自以为是使人只能走到人这一步。

虫能走到哪里?我除了知道小虫一辈子都走不了几百米,走不出这片草滩以外,我确实不知道虫走到了哪里。

一次我看见一只蜣螂滚着一颗比它大好几倍的粪蛋,滚到一个半坡上。蜣螂头抵着地,用两只后腿使劲儿往上滚,费了很大劲才滚动了一点点。而且,只要蜣螂稍一松劲儿,粪蛋有可能再滚下去。我看得着急,真想伸手帮它一把,却不知蜣螂把它弄到哪。朝四周看了一圈也没弄清哪是蜣螂的家,是左边那棵草底下,还是右边那几块土坷垃中间。假如弄明白的话,我一伸手就会把这个对蜣螂来说沉重无比的粪蛋轻松拿起来,放到它的家里。我不清楚蜣螂在滚这个粪蛋前,是否先看好了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朝这个方向滚去有啥去处。上了这个小坡是一片平地,再过去是一个更大的坡,坡上都是草,除非从空中运,或者蜣螂先铲草开一条路,否则粪蛋根本无法过去。

或许我的想法天真,蜣螂根本不想把粪蛋滚到哪去。它只是做一个游戏,用后腿把粪蛋滚到坡顶上,然后它转过身,绕到另一边,用两只前爪猛一推,粪蛋骨碌碌滚了下去,它要看看能滚多远,以此来断定是后腿劲大还是前腿劲大。谁知道呢?反正我没搞清楚,还是少管闲事。我已经有过教训。

那次是一只蚂蚁,背着一条至少比它大二十倍的干虫,被一个土块挡住。蚂蚁先是自己爬上土块,用嘴咬住干虫往上拉,试了几下不行,又下来钻到干虫下面用头顶,竟然顶起来,摇摇晃晃,眼看顶上去了,却掉了下来,正好把蚂蚁碰了个仰面朝天。蚂蚁一骨碌爬起来,想都没想,又换了种姿势,像那只蜣螂那样头顶着地,用后腿往上举。结果还是一样。但它一刻不停,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没效果。

我猜想这只蚂蚁一定是急于把干虫搬回洞去。洞里有很多孤老寡小在等着这条虫呢。我要能帮帮它多好。或者,要是再有一只蚂蚁帮忙,不就好办多了吗?正好附近有一只闲转的蚂蚁,我把它抓住,放在那个土块上,我想让它站在上面往上拉,下面的蚂蚁正拼命往上顶呢,一拉一顶,不就上去了吗?

可是这只蚂蚁不愿帮忙,我一放下,它便跳下土块跑了。我又把它抓回来;这次是放在那只忙碌的蚂蚁的旁边,我想是我强迫它帮忙,它生气了。先让两只蚂蚁见见面,商量商量,那只或许会求这只帮忙,这只先说忙,没时间。那只说,不白帮,过后给你一条虫腿。这只说不行,给两条。一条半,那只还价。

我又想错了。那只忙碌的蚂蚁好像感到身后有动静,一回头看见这只,二话没说,扑上去就打。这只被打翻在地,爬起来仓皇而逃。也没看清咋打的,好像两只牵在一起,先是用口咬,接着那只腾出一只前爪,抡开向这只脸上扇去,这只便倒地了。

那只连口气都不喘,回过身又开始搬干虫。我真看急了,一伸手,连干虫带蚂蚁一起扔到土块那边。我想蚂蚁肯定会感激这个天降的帮忙。没想它生气了,一口咬住干虫,拼命使着劲,硬要把它再搬到土块那边去。

我又搞错了。也许蚂蚁只是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把一条干虫搬过土块,我却认为它要搬回家去。真是的,一条干虫,我会搬它回家吗?

也许都不是。我这颗大脑袋,压根儿不知道蚂蚁那只小脑袋里的事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