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小猪和蛇

小猪和蛇

1.小猪怎样认识了一条蛇

这一天,小鹿叮铃采了许多野果子,请小猪唏哩呼噜到家里吃午餐。叮铃知道唏哩呼噜喜欢痛痛快快地吃。她就把草莓、鲜蘑菇、核桃仁、山梨和野葡萄什么的,都放在锅里煮烂,装在一个大盆里端上桌子。她自己只盛了一小碗。

小猪吃得非常快活,就像在家里那样,“唏哩呼噜、唏哩呼噜”,把一大盆好吃的果粥全都吃光了。反正叮铃是他的好朋友,不会笑话他。

回家的路上,一阵风把唏哩呼噜的帽子吹掉了。

他站在那儿,看着他的帽子发呆。

“你应该把帽子捡起来。”他对自己说,“要是就这么回去,妈妈准得骂:‘怎么回事,帽子呢?马马虎虎,稀里糊涂!上回丢了手套,这回又丢了帽子。你当那些是天上掉下来的呀?告诉你,都是花钱买来的!’她还要说呀说呀,一连说好几天。我可不乐意让妈妈骂!”

可是,他不去捡帽子,又站在那儿说:“妈妈才稀里糊涂。其实,帽子根本就不是‘马马虎虎’,是让风刮掉了。我当然知道帽子是买来的,可是,可是……”

小猪“可是”了好半天,也没讲出来。还是我们替他讲了吧:

可是他的肚子吃得太饱了,圆鼓鼓的,像个大皮球。他根本就弯不下腰去!

要是再刮一阵风,把帽子刮起来,恰巧落在他脑袋上,那就好了。

可惜他站了好半天,帽子也没刮起来。他只好下决心自己捡。

小猪喊:“一——二——三!”

喊到“三”的时候,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腰弯下去。

这么猛地一弯,他觉得肚皮很疼,接着就听见“嘣”一声响。

倒不是肚皮裂开,是腰带断了。腰带一断,他的裤子就滑下去。帽子是捡起来了,可是裤子一直褪到地上。

小猪急忙又弯下腰去,把裤子提起来。

这时候,头顶发出一片唧唧喳喳的笑声:“唧唧唧,小猪光屁溜儿!”

“喳喳喳,都露出来啦,露出来啦!”

小猪很不好意思,还有点儿生气。他抬起头,对树上那群麻雀说:“告诉你们,八哥‘你好再见’是我好朋友。你们再笑,我就喊她来!”

那位八哥小姐很勇敢,不让欺负人,这群讨厌的麻雀都有点儿怕她。所以他们一边大声叫着:“没羞,光屁溜儿!没羞,光屁溜儿!”一边飞走了。

总不能提着裤子回去。小猪正想把断了的腰带接上,忽然发现草地上丢着一条花花绿绿的腰带。

这条腰带又新又漂亮,比他原来那条好得多。小猪就把新腰带拾起来,把裤子系好。

走了一段路,小猪觉得裤子又有些松了,他就使劲勒紧腰带,又加上了一个扣儿。

“想勒死我呀?”他的肚皮忽然说话了,“这回你把我系了个死扣儿,连气也喘不过来!”

这话好像是腰带说的。小猪觉得非常奇怪,自言自语说:“腰带怎么会说话?我的肚皮倒是爱说:‘咕噜噜,我饿啦!咕噜噜,我饿啦!’可是腰带从来没说过话……”

“我根本就不是腰带。”他的腰带说,“我是一条蛇。”

小猪努力弯下身子去看,看出他的新腰带果真是个活的东西。那个活东西很像一条腰带,可是有一双小眼睛,一张大嘴和一条细尾巴。他硬是把人家的脑袋和尾巴系在一起了,还打了个死结!

“真对不起!”小猪觉得很不好意思,“我有时候有点粗心……我爸和我妈都这么说。我现在就把你解开……”

小猪把那条蛇解开来,放到草地上。

“谢谢你,”那条蛇喘了一口大气说,“我现在觉得舒服多啦!”

“我现在不太舒服,”小猪说,“裤子老往下掉。再见,我要回去找我的腰带了。把它接起来,也许还能用。”

“你不用去找。要是你不把我打个死结,弄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也许能帮你一个忙。咱们试一试,好吗?”

那条蛇绕住小猪的腿住上爬。小猪觉得很痒,咯儿咯儿地笑起来。

蛇盘在小猪的肚子上,绕了两圈儿。他把身体拼命拉得又细又长,然后用力收紧。小猪走了两步,满意地说:“这祥很好,裤子不往下掉了!”

他又说:“可是我要回家,你能跟我跑那么远吗?”

蛇说:“没关系,等你到了家,我再自己回来嘛。”

小猪说:“你真好,愿意帮助别人。刚才我的裤子掉了,你也不笑我,不像那群麻雀!”

蛇说:“你也好,不讨厌我。他们都讨厌我,要不,就是怕我。反正谁都不跟我好!”

小猪说:“我跟你好。我叫唏哩呼噜——因为我吃东西很响,‘唏哩呼噜,唏哩呼噜’!你叫什么名字呀?”

蛇说:“我叫花花,因为我身上有好些花条条儿。”

小猪问:“为什么他们讨厌你?”

花花说:“因为我长得很丑,像一条带子,没有手也没有脚,跟大家都不一样。”

小猪觉得花花很可怜。真的,他的样子很不好看,而且,没有手和脚,一定也很不方便。

“这不怪我,”花花叹了一口气说,“我从蛋壳里孵出来就是这样子的!”

小猪说:“没关系。马阿姨说我的腿太短,山羊伯伯说我的肚子太大,鹅妈妈说我的耳朵像扇子,好难看。干嘛非得跟他们长得一样?偏不一样!”

花花有些高兴了:“我没有手,一样做事情;没有脚,也能跑。我还会游泳,会爬树,不信你看!”

花花窜到地上,爬上一棵小树。他忘了小猪的裤子。

小猪的裤子松了,一下子褪到地上。他慌忙提起裤子,朝四周看看。

还好,这回没有人瞧见。

2.花花怎样当鞭子,怎样当竹竿

小猪唏哩呼噜一进院子,猪太太就叫起来:“哎哟!唏哩呼噜,你身上缠着一条蛇!”

唏哩呼噜说:“这是我的新朋友,叫花花。”

花花赶紧爬下来,叫一声:“猪阿姨!”

猪太太说:“怎么跟这种野孩子交朋友?看他长的那讨厌样子!”

唏哩呼噜说:“他不讨厌!”

猪太太说:“不讨厌,怎么把你的腰带咬断?瞧,裤子都掉下来了!”

唏哩呼噜说:“是我自己弄断的……”

他就把腰带是怎么断的,花花怎么帮他系住裤子,讲了一遍。猪太太听了以后说:“嗯,这还差不多。可是交朋友也不光是不讨厌就行,还得是好孩子。你们看,我都忙成什么样子了?这张毛毯晒好了,我得敲敲上边的土,去给我折一根树枝来!”

树枝长在树上。猪太太不会爬树,唏哩呼噜也不会。花花会爬树,可是他没有手。唉,手还是很有用的!

猪太太很不高兴:“我就说不行么!”

但是她瞪了花花一眼,又高兴起来:“你自己就很像一根树枝嘛!那毛毯上没有多少土,抽三下五下就可以了。”

就算她的唏哩呼噜长得比花花更像一根树枝,猪太太也绝想不出拿自己的儿子去抽毛毯上的土。

可是花花太想跟唏哩呼噜作朋友了,他愿意试一试。他只是有些担心地说:

“您不会揪着我的尾巴抡吧?”

猪太太连忙说:“那怎么会!我总不能让你拿脑袋去撞毛毯。再说,尾巴光溜溜的,也揪不住呀!”

商量好了,猪太太就抓住花花的脖子,照着毛毯猛抽起来,一时间尘土飞扬。猪太太怕花花受不了,一边抽,一边很关心地问:“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花花觉得浑身都疼,他却使劲忍着,回答说:“没事儿!”

猪太太可不是“抽三下五下”,她一口气抽了好几十下子。花花从头到尾都麻木了。猪太太把他放到地上,好半天,他才能爬动。

不过他也没白费劲儿,猪太太到底承认他是儿子的朋友了。她对他们说:“玩儿去吧!好好玩儿,别打架啊!”

唏哩呼噜领花花到屋子里看了他的连环画,还拿出所有的玩具,跟花花玩儿。他们追小皮球的时候,小皮球滚进了耗子洞。花花说:“没事儿!”

他钻进耗子洞,不一会儿,就用头顶出两个小皮球来。唏哩呼噜快活地喊:“哈,这个红的是大耗子那天偷走的!”

花花说:“都不在家。”

唏哩呼噜问:“谁不在家?”

花花说:“耗子呗!”

唏哩呼噜说:“耗子最坏!他们把我的点心都搬到洞里去了,还把我妈妈的耳朵咬了好几个洞,流好多血!”

“什么?”花花觉得很奇怪,“耗子敢咬你妈妈?”

“就是嘛!”

“你妈妈怎么不咬耗子?”

“咬耗子?”唏哩呼噜哈哈地笑起来,“我妈妈咬耗子?”

花花不明白小猪为什么笑。他看见小猪笑得那么开心,也跟着笑,还告诉小猪:“我是说,先咬紧他,再把他吞下去。”

小猪笑得更厉害:“哈哈哈哈……我妈把耗子吞下去!”

他们正嘻嘻哈哈闹成一团,猪太太在院子里喊:“别闹了,快来帮帮忙!”

猪太太正在晾刚刚洗好的衣服。她说:“瞧,三根竹竿都挂满了,还剩下两件衣服!你们谁替我当一会儿竹竿?”

稀里呼噜长得圆滚滚的,当大皮球还差不多,所以猪太太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盯着花花。

花花可以把身体挺得笔直。不过,那很费力气,要挺到衣服晾干,怕是办不到。他睁着又黑又亮的两颗小眼珠儿看着猪太太,显得十分为难。

猪太太不高兴地说:“哼,我就说你不行嘛!”

花花连忙说:“行,行,我行!”

他努力挺直身体,真像一根竹竿。猪太太把两件湿衣服挂在他身上,把他横搭在晾衣架上。

猪太太刚刚走开,花花就累得全身发抖。他问小猪:“衣服干了没有?”

小猪看看说:“没干,还往下滴水呢!”

过了不一会儿,花花又问:“唏哩呼噜,现在干了吗?”

唏哩呼噜说:“没干。你好累好累吧?”

花花说:“好累好累!”

唏哩呼噜说:“那你就快下来吧!”

花花说:“不行。一下来,衣服就掉在地上,就脏啦!”

唏哩呼噜说:“没关系的,快下来!”

花花喊:“哎哟,我挺不住了!快去叫你妈妈,把衣服拿下去……”

小猪跑去叫妈妈。这工夫,花花的力气用光了,全身变得软塌塌的,“噼呀!”从架子上掉下来。

花花摔得好疼,两件湿衣服也掉在地上了。

猪太太一边跑过来,一边生气地哇哇叫:“好哇,你这个小坏蛋,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

唏哩呼噜朝他喊:“花花,快跑!”

花花吓得“噌”一下蹿上草地,一溜烟逃走了。

3.猫先生怎样替猪太太抓耗子

猪太太家的耗子洞里,住着两只大耗子。

这一天晚上,两只大耗子回到洞里,耗子老二说:“呀,我的红皮球不见了!”

耗子老大说:“红皮球怎么是你的?那是我的!”

耗子老二说:“明明是我抱进洞里来的嘛!”

耗子老大说:“要不是我叼着你的尾巴,把你拖进洞里来,你抱着大皮球怎么走路?”

耗子老二一想,反正红皮球也没了,用不着再争吵。他就说:“行啊,红皮球归你啦!”

耗子老大这才想起,红皮球已经不见了。他恨恨地说:“红皮球一定是猪太太趁咱们不在家的时候偷走的。今天夜里,咱们还去咬她的耳朵!”

耗子老二说:“对!这回干脆咬下来,用盐腌了,留着冬天吃!”

耗子老大说:“耳朵是我的!因为是我想出来去咬她的耳朵。”

耗子老二不服气:“可是你没想出来咬掉,也没想出来用盐腌!”

耗子老大说:“要不是我想出来去咬,你能想出来用盐腌吗?”

耗子老二想了想说:“没关系,猪太大有两只耳朵。这回都咬下来,你一只,我一只!”

耗子老大说:“我要大的!”

耗子老二一想,两只耳朵都是猪太太的,还有什么大小?他就很大方地说:“行,你先挑,剩下的那一只归我!”

猪太太不知道两只大耗子正在盘算她的耳朵。不过,白天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刚好把孩子们用过的摇篮从木板棚里搬出来,刷洗干净。猪太太说:“真怪,怎么大耗子不咬我的孩子们,也不咬我的先生,单咬我?一定是因为我的耳朵最大、最肥!这回我把摇篮吊得高高的,睡在里边,看大耗子还怎么咬!”

猪太太一下子就生十二个宝宝,所以那个摇篮很大。她把很大的摇篮挂在天花板上,好高好高。

这天晚上,她正好爬到摇篮里去睡。

两只大耗子半夜里跑出来,一看,咦,怎么猪太太不见了?

他们听见头顶上也打呼噜,抬头看,原来猪太太吊在半空中,睡得正香。

耗子老大挠挠头说:“真糟糕,耳朵怎么那么高?”

耗子老二说:“咱们爬到天花板上,再顺着绳子滑到摇篮里去!”

他们俩爬到天花板上。耗子老大说:“咱们把绳子咬断,先摔她一家伙,看她以后还敢给咱们找麻烦!”

耗子老二说:“对,摔得她以后再也不敢睡摇篮。我们以后咬她的鼻子和脚丫子也方便啦!”

两只耗子就咬绳子:“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绳子断了,猪太太从半空中摔到地上,“砰!”

“哎哟,屁股疼死啦!”

两只大耗子一见猪太太的样子,开心得不得了。他们哈哈笑着跑回洞里。

猪太太挣扎着爬起来,冲着洞口大叫:“该死的耗子,走着瞧吧!”

耗子老大在洞里喊:“瞧我们明天晚上怎么摔你!”

耗子老二哈哈笑:“还要把你的耳朵咬下来下酒!”

猪太太吓得不敢再讲话。猪先生安慰太太说:“不要怕,我有办法!”

猪先生买了两条鱼,提在手里去看猫先生。猪先生说:“对不起,我太太遇到一点儿麻烦,想请先生帮帮忙!”

接着,他把两只大耗子的事情说了。猫先生说:“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猫先生跑到猪太太家去。耗子老大告诉耗子老二:“猫来了!”

耗子老二从洞口探出头去,笑嘻嘻地对猫先生说:“哟,这不是猫先生吗?老没见啦,您这一阵子够忙的吧?”

猫先生猛地一扑,可是耗子老二早把头缩回去了。他在洞里说:“您进来坐坐,别客气!我这儿有热茶招待。”

猫先生搬来一把椅子,在洞口外坐下,不慌不忙地说:“你小子别神气!我进不去,你也出不来。我在外头有吃有喝,你们在里头可得饿肚子。我就不信你们一辈子不出来!”

他又告诉猪太太:“我不能离开工作岗位,就麻烦您替我准备一下午餐吧!我跟猪先生是好朋友,您也别拿我当客人,简单一点儿,有四菜一汤就可以啦!”

他又告诉猪太太,四个菜是红烧鲤鱼、清蒸螃蟹、葱爆海参和油焖大虾。猪太太小心地说:“守在这儿,怕是没用处……他们后头还有个洞口,通着牛太太的屋子……”

猫先生说:“他们怎么知道我是守在这儿,还是守在牛太太家?等他们饿极了,一跑出来,我就把他们逮住!”

猪太太见他这么有把握,连忙提了篮子上街买菜。

可是一直等到天黑,猫先生已经吃完第二顿“四菜一汤”,耗子还是没出来。猫先生小声告诉猪太太:“我得回家睡觉去了。您放心,这两个家伙当是我藏在什么地方,今天夜里肯定不敢出来。明天我还来守着,您还是别客气,四菜一汤就够了!”

猪太太很不好意思地说:“这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我们还没缴……明天能不能改成两菜一汤?”

猫先生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就两菜一汤!我早就跟您说,不要客气嘛!”

接着,他忽然一拍脑袋:“哎哟,对了,我想起来啦!我太太让我明天陪着她去买衣服,我不能来了。唉,您看我这记性,真没办法!”

夜里,两只大耗子跑出来。

他们因为猪太太请猫先生来对付他们,都很生气,下决心把猪太太的耳朵咬下来。没想到刚一下嘴,猪太太就没命地号叫起来,叫得那么响,连两只大耗子都吓昏了头,以为咬上了一颗地雷,慌忙逃回洞里去。

第二天,猪太太两片大耳朵上贴满了橡皮膏,一大清早儿就忙着翻箱倒柜。她想找出值钱的东西,都卖掉,好给猫先生买大虾、海参,凑四菜一汤。

小猪唏哩呼噜知道妈妈想干什么。他打算借这个机会跟花花见见面。

自从花花弄脏了猪太太的衣服,猪太太就认定花花是“野孩子”、“小坏蛋”,不许儿子去找花花。花花呢,因为闯了祸,也不敢登门来找唏哩呼噜。

唏哩呼噜知道花花能钻进耗子洞,也不怕耗子,可是他不知道花花能不能打得过那两只好凶好凶的大耗子。不过他太想跟花花玩了,就对妈妈说:“我去找花花吧,花花不怕耗子!”

猪妈妈说:“找谁?找那个小坏蛋?你别给我添乱啦!”

唏哩呼噜说:“花花能钻进耗子洞,还说过‘咬耗子’。”

猪太太有些动心了:“耗子洞他倒是真能钻进去,可是……他说过‘咬耗子’?”

唏哩呼噜点头:“说过。我去找他来,好吗?”

就算是再弄脏十件衣服,能咬上耗子一口,也值得!猪太太喊叫说:“好,让他来!让他使劲咬那两只该死的耗子!把他们的耳朵都咬下来!”

4.花花怎样成了小猪的朋友

小猪唏哩呼噜到树林里找花花。他不知道花花的家在哪儿,就找到自己掉帽子的地方,大声喊:“花花——!花花——!”

花花从草地上飞快地跑过来,像鱼在水里游泳。

“唏哩呼噜!”花花快活地向小猪打招呼,“你的腰带又断了呀?”

“没断,”唏哩呼噜高兴极了,“我想来找你玩,就跟我妈妈说,你敢咬耗子——我妈妈的耳朵又让耗子咬流血了,她想叫你去咬耗子!”

花花说:“好,那咱们走吧!”

唏哩呼噜说:“你不要去!”

花花有些紧张:“你妈妈要打我呀?”

稀哩呼噜说:“不是。两只耗子好大,好凶,你打不过的!咱们就在这儿玩吧!”

花花说:“回头再玩,先去教训教训他们。我也咬他们的耳朵,给你妈妈报仇!”

花花跟着唏哩呼噜到他家,看见猪太太正高举着竹竿站在桌子上。猪太太盯着耗子洞口,两腿发抖。一见到儿子和花花,她可怜巴巴地叫:“快救救我吧!他们大白天的也跑出来,咬我的脚丫子!”

原来猪太太举着竿子是为了自卫。花花放心了,他说:“大耗子那么凶啊?让我去跟他们谈谈!”

他“嗤溜”一下子从洞口钻进去。

耗子洞里立刻传出“吱吱”的大叫声。唏哩呼噜担心地说:“打起来啦!”

可是声音很快就没有了。唏哩呼噜又高兴地说:“一定是花花胜利了!”

那为什么花花老不出来?到底是花花咬死了耗子,还是两只耗子咬死了花花?

唏哩呼噜非常着急。又等了一会儿,他跑去问牛太太:“牛阿姨,您看见一条蛇从耗子洞里出来吗?”

牛太太说:“没看见。怎么会有蛇?‘耗子洞’嘛,总是耗子跑进跑出的!”

等了一整天,到天黑也没见花花出来。

猪太太和唏哩呼噜一直等了三天,完全绝望了。小猪非常难过,他想,花花一定是被两只大耗子咬死了!

想不到在第四天早晨,花花突然出现,他很抱歉地说:“我想咬大耗子的耳朵,给猪阿姨出气,可是嘴巴张得太大,一不小心,把他整个儿吞到肚子里去了。另外一只大耗子要逃走,我一着急,把他也吞下去了。我有个坏毛病:吃饱了就想睡觉。没想到这回睡了三天,真对不起,让你们着急啦!”

小猪真快活啊!

猪太太比她的儿子还要快活。她再也不说花花是“野孩子”、“小坏蛋”,老是说他好,好得不得了!

从这以后,花花成了唏哩呼噜的好朋友。唏哩呼噜可以随便去树林里找他玩儿;他也可以随时到唏哩呼噜的家里来玩儿。

猪太太下决心对待花花像对待儿子一样。可是日子长了没有耗子咬她的耳朵,她晒毛毯的时候,又开始拿花花当树枝用了。当树枝就当一当吧,谁让他是猪太太儿子的好朋友呢!不过,花花只要一听说要拿他当竹竿晾衣服,就一溜烟地逃走。不为别的,他说:“我是怕把猪太太的衣服弄脏!”

------继续阅读----《小猪卖橘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故事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